大陸來鴻:面對訴江案現狀大法弟子都有責任向內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4日】這封信僅代表我最近的一些想法,不見得都對,但我想我應該把它寫出來。

關於「訴江案」被駁回這件事,最近我也看了我們網站和其他網站的一些文章,大家的討論也很多。但我認為不管怎樣,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有責任的。最關鍵原因我看是我們沒有圍繞這樁案子將我們應該講的真象講到位。

「訴江案」從去年10月22日到現在已經近一年了,但國內真正了解這件事情的人還很有限。我想這和我們大多數學員對此案的重視程度不夠有很大的關係。

這一年來我也接觸過幾位同修,還有一次住在兩位不同的同修家裏兩天,並看到了當地學員做的兩種類型的真象光盤。現在回想起來,在數十次的切磋、交流中,不論大家在一起時間長短,我們竟沒有一個人提到過大魔頭被起訴的事情,更不用說談論圍繞此事大法弟子應該怎麼樣講清真象了,而且那兩張真象光盤中也都沒有提到「自焚」和「訴江」。

也許是每個大法弟子對目前講真象的悟法不同,網上有一陣子也倡導大家把真象講的更深入,更細緻,要多反映大法美好的一面,這是沒錯的。但問題是,當人們還被「自焚」等邪惡謊言矇蔽時,他們相信我們其他真象材料的概率有多大?個人認為「自焚」和「訴江」兩件事對魔頭來說,就像裝在它自己身上的兩枚炸彈(可能比喻不太恰當),任何一件事情被全民知道了,它都會完蛋的。可目前還有很多人連「自焚」真象都不知道,更別提「訴江」了。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如果這個主體對真象講清的不夠,海外弟子再怎麼努力也是很有限的。

有的文章提到:××黨對訴訟案被駁回的報導替我們做了宣傳,現在全國人民都知道流氓頭子被起訴了,而且網上也確實有一些有頭腦的網友對此事的質疑。但從另一面想: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靠這種方式來讓全國人民知道江××被起訴的消息,不正說明我們做的太不夠了嗎?而且每一次××黨對大法的反面宣傳都會毒害更多的人,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對此事深入考慮的。

在國內對大法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中,很多人對大法的邪惡念頭是非常深刻的。我聽到這樣的人:不提大法的時候,你和他一提江××,他便會破口大罵,恨不得親手殺了它,但你一提大法,他馬上就反過去了,馬上在觀點上又站到邪惡一邊了。「生命都有他明白的一面,可是生命又有他不明白的一面。恰恰人在世間的表面和大法弟子同在一世的這一部份卻是不明白的,而不明白的這一部份在後天人世間利益的爭奪上,頭腦中都充滿了不好的因素;」(《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因為有不明白一面的存在,所以他們是不理智的,而且幾年來邪惡的宣傳使得他們總認為我們是在搞政治,這些因素的本身再加上案件被駁回這一負面效果,所以也不能排除有很多人,聽到這個消息後,被矇蔽的更深。這樣看來,我們面對的講清真象的任務就更加嚴峻了。

上面是我對起訴案的一點想法,另外還有一些事情,也想談一下:

從今年3月份開始,我就在想一件事情,就是我希望能有一個圍繞起訴案來講清真象的更全面的真象片,讓人們能夠從這個片中了解到:海外起訴江××的消息,江××對法輪功犯下的罪行,圍繞這一案件世界人民和各國政府的反應,這一案件目前進行到何種程度等等。(最好能生產出像《見證》那樣的片子就好了,我覺得這個片子真是非常好。)在此之前我一直用《大審判記事》,但現在看來,這個片子需要更新了,而且實效性也不行了。新的片子出來後應定時更新。

再有為甚麼4、5月份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會發生惡警用「約束衣」迫害致死6名大法弟子的事情,我也談一談我的看法。7月初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地大法弟子對我提起說,現在鄭州可能有近半數的學員還沒走出來,還有的學員長期處於家庭魔難中,嚴重影響證實大法的事。有的同修原來也是去過天安門的,但2001年出來後一直被家人管得很嚴,連鄰居的同修家都不敢去,偶爾一次也是偷偷摸摸的。5、6月份,另一位同修附近的資料點被破壞,有一位學員被抓,供出了9人,導致一段時間這片地方資料供應不上。人們受矇蔽的程度依然很深。「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得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想師父的這段講話更能說明事情發生的原因吧。

希望沒有耽誤你太多時間。

[落款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