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們老倆口是不修煉的人,只因三個女兒、一個女婿修煉法輪大法,相應知道法輪大法是一個很好的功法,看到他們的身體都好了,而且孝敬老人。但是當權者不讓煉,我們害怕,所以在開始鎮壓時,我們偷著把放在我家的大法書燒了,心中十分懺悔,請師父原諒。我們嚴肅聲明,在這期間所說、所做的對大法不好的言行作廢。今後支持大法,支持兒女修煉。

聲明人:李樹勣、王杏梅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5月開始修煉大法的,自從修煉以後,大法書中的法理不斷啟迪我,使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和意義,使我對人生的世界觀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我也是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能在大法洪傳之時走進修煉之門真是萬古難遇之事,我對未來充滿信心和希望。

1999年7月20日以後,全國鋪天蓋地的對大法造謠、誣蔑和攻擊我們偉大的師父,我真是很震驚,不知該怎麼做,因學過大法,知道書中的法理都是教人怎樣做一個更好的人,對於電視、報紙上所說的一切,我是不相信的,單位領導找我談話,我也是把大法的真實情況告訴他們,電視上所說的是謊言。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放不下的執著和怕心,也沒有真正在法理上去認識,在單位和家庭的壓力下,寫了「保證書」和「揭批書」之類的東西,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污點,可當時想,我這是應付他們,只是表面的,心裏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大法,大法是不重表面形式的,其實這時已經悟偏了,自己還認識不到,後來師父在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指出「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我知道自己確實是錯了。後來由於不斷學法和學師父的經文,自己對法理也有了新的認識,當閱讀《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對我的激勵很大,特別是當看到同修發表的嚴正聲明時,想到自己,心裏就隱隱作痛,後悔莫及,感覺愧對師父,不配做大法弟子,雖然自己早就寫了聲明,卻遲遲不願上網發表。我認識到不願上網發表還是沒有正確對待自己的所為,還是在人的觀念和框框裏爬行,也恰恰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就放大你的執著,鑽你思想的空子,以各種理由讓你不願上網發表聲明,這是人為的滋養了邪魔,沒有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沒有做到正念正行。師父用他那洪大的慈悲,挽救著每一個走錯路的人,師父講:「你們得走自己的路,摔了跟頭也不要緊,你知道怎麼爬起來,你知道怎麼樣珍惜你做的一切,更好地做好以後的一切。」我認識到對於一個曾經在自己修煉道路上留下污點的我,寫嚴正聲明是重新走入正法的機會,是給自己的未來重新奠定一個新的基礎,這是偉大的師父給我的一個機會,能不能把握這機會,也是自己的選擇。我鄭重聲明:我於1999年7月20日以後所寫的「保證書、揭批書」,還有上交的大法書,等一切所說、所寫的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堅定實修,以法為師,站在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做到正念正行,用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法上認識法,走正自己的路,也是在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在修煉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聲明人:王紅衛 2003年6月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得法的,由於平時不能真正用心學法,對師、對法沒能真正堅定正信,致使在99年7.20期間做了使我至今深感對不起師父的事,向居委會交了大法的書和師父的法像,並向邪惡寫了「保證」,隨後自己慢慢地放棄了修煉。

2002年4月,由於師父的慈悲和同修們多次幫助,使我又重新回到了修煉行列。學了師父的一篇篇新經文和看《明慧網》資料,我才知道已經到了正法時期了,通過學法,我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有的使命和責任,在悔恨和自責中我重新確定了助師正法的路。發正念清除著邪惡,講真象中救度著眾生。每天都在不斷地努力精進中,但在這一年多來,總有一件事使我感到不安,每當在《明慧網》上看到大量同修新發表的嚴正聲明和師尊在《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和《建議》中指出的邪惡的迫害下寫過「悔過書、保證書」等有關章節後,內心總不免產生刺痛感,而每次都被一些執著心堂而皇之的攔阻下來,總覺得和自己對不上號,即使有些關係,只要自己在正法中做好師父教導的三件事就行了。看了《明慧網》上5月13日一位同修寫的「發表嚴正聲明以後」,對我的觸動很大,我知道自己一直沒有勇氣把它寫出來,除了還有些怕心外,最主要的還是沒有認識到當時的做法就是向邪惡妥協,就是在承認並配合了邪惡,在這份聲明寫到此刻的我才又一次認識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怎麼配做大法弟子呢?我深悔自己對師、對法所犯下的這一切,更深知自己絕不能放棄大法弟子的資格,我要助師正法!

在此我提出嚴正聲明我曾對邪惡所寫的「保證」作廢。對自己不敬師的行為,在今後的助師正法中加倍彌補,把邪惡的迫害揭露出來。

聲明人:楊延化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身體有胃病、皮膚病、婦科病等,修煉以後很快就好了,使我感受到法輪大法是一部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天法。從99年7.20以後,中國當權者就開始鎮壓法輪功,電視台、電台謊話代替了真話,欺騙了善良人民,當時我也被強制地簽了字。可是我心裏很苦,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信仰「真善忍」,不能說假話,可是我沒有做到。我意識到我不能帶著假面具生活,在99年11月底,我去北京上訪,當局不接待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我就到了天安門,當時看到特務比遊人還多,只要喊「法輪大法好」它們就像惡狼一樣撲上去往死裏打,然後塞到車裏去,20分鐘就一輛車。當時我也喊出了發自內心的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特務抓住我一頓打,然後把我塞進車裏,一會兒人就滿了。我們被帶到一所大房子裏面,被非法搜身,然後關到籠子裏。我見到這裏關著許多大法弟子。我被分處接回本地,它們審問我為甚麼去北京,我說去正法,去說一句真話,它們又讓我交代去北京以前幹了甚麼,我說我不知道,它們就惡狠狠的讓我跪下,我說不,我沒有犯法,惡人一腳踹在我腿上,我跪在了地上,因我一言不發,它們把我帶到一個掛著窗簾的小黑屋裏,用繩子把我捆起來,惡人用電棍指著我說:「人家都說了,你不說我也知道。」我說:「不知道」。它就用電棍電我,當電我的嘴時我沒做好,最後我又被罰了5000元,一張單據也沒給。非法拘留了15天,從拘留所回來後它們還是關著我,不讓我回家,讓我寫「悔過書」,使我不能正常的工作、生活,給我家庭和親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最後我絕食抗議它們的非法關押,我愛人又偷偷把它們逼我寫的「悔過書」送到黨委,它們才放人,那時我被它們折磨得體重只有80斤。精神受到很大傷害,我沒有做好,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寫過的「悔過書」、「保證書」一律作廢。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聲明人:錢桂紅 2003年2月25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對學法的重要性、嚴肅性從根本上認識不足,正念不穩,修得有漏,被偽善、情、自私、怕心所動,偏離了法,在2001年3月,同修進京證實法時,派出所把我叫去做了自己不該做的糊塗事,在「保證書」上簽了字,雖然不是我內心的真實表現,是不情願的,但也是對大法的侮辱和背叛。回家後,我無臉見任何同修,當一名同修說應寫聲明作廢,因無法上網就沒寫,雖然兩年時間裏,也學法、講真象和發正念,但這事一直在心中是無法抹去的陰影,這也是我一直沒有從理性上認識法。總是從感性上認識法和這場迫害,學法就像完成任務一樣,沒有用法去破一切執著和邪惡及一切謊言,沒有用法去堅定正念,特在此嚴正聲明,我在「保證書」簽的字全部作廢。我一定跟我師父走到底,勇猛精進,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純正自己,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堅定地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書良 2003年8月3日


嚴正聲明

我自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以前病弱的身體得到了強壯與健康,道德回升,心靈得到淨化,家庭變得和睦。1999年7月中國獨裁者對法輪功的污衊和鎮壓使我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我想:做好人有錯嗎?懷著種種解不開的疑問,我於2000年10月2日與幾位同修去北京上訪,後被單位遣返,送進了看守所,非法拘禁長達40多天。看守所對修煉者強行管制、迫害、折磨,凡是去北京正法的,所屬單位不接,無論多長時間,只要你不說:「不煉了」,就別想出去,有的同修一關就是兩年多。2001年1月,由於自己始終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向不明真相的群眾發大法資料,再一次被公安機關非法扣押。派出所所長指使打手對我大打出手,用狼牙棒毆打,致使我一個多月不能坐床,彷彿安上了假臀,腫起足有半尺多高。從腰部到大腿,皮膚像茄子皮一樣又紫又亮,我實在不堪忍受這種殘酷的折磨與摧殘,含淚屈打成招寫了違心的「保證書」、「決裂書」,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它們利用電視、報紙、電台大造聲勢,說我認清了「××」,如何被洗腦了等等。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也給自己修煉造成了障礙,我現在追悔莫及,我要鄭重聲明,我以前在打壓下寫的「保證書」、「決裂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在正法中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聲明人:陳海燕 2003年6月18日


聲明

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現在想起1999年7.20在廠時所作所為,交過一本大法書、兩盤煉功帶,寫的不符合法的東西,有的寫得很圓滑,拿來過關的。現在通過學法認識到在自己的修煉過程中,在1999年7.20當時在法理不明、精神壓力下寫了一些不符合法的語句,一些不敬師父的話,做了那些不該做的事,雖然心裏是不願幹的,但是已經做過了。在學法中知道法給予我們的是最好的,但是大法也是威嚴的,我們應圓容好,我們應該破除舊勢力、否定舊勢力。把我原來順從舊勢力的一切全部否定,也就是對自己空間場徹底的清理,結束它們的參與。所以在今天,我再嚴正聲明當時在單位1999年7.20以來,不論甚麼情況下,所寫不符合法的每一個字、每句話,所有不符合法的行為都作廢。今後我要以法為師,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杜曉紅 2003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7.20那天和幾個同修去北京和平請願,因聽說我們輔導站站長被邪惡抓走,我們中午就乘車到北京,剛走到天安門廣場就過來幾個便衣警察,不由分說就把我們抓上車,拉到北京一個地方進行拷問,搜身。在那裏大約呆了幾個小時,到晚上又把我們拉到保定,在那裏呆了20多個小時,白天頂著烈日曬,晚上在露天裏,一天一宿沒吃沒喝,幾百人照樣煉功背師父經文。邪惡讓學員都回去,學員說,不把問題講清楚決不回去,又調來很多警察把學員包圍在中間,它們又叫各地區來領人,不走就往車上,拉、拖、抓頭髮,最後我們被迫上車拉到本市,要我們寫保證書,不寫不讓回家,還搞甚麼株連制,一人上訪殃及全家,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邪惡高壓下,說了背離大法的話,想起來非常痛心,現聲明所說一切不符合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緊跟正法進程。

聲明人:許治秀 2003年8月


嚴正聲明

我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2年7月在接母親解教回家時(母親因在資料點被邪惡非法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非法綁架並被勞教一年。到勞教所後由於邪惡強化洗腦及殘酷的瘋狂迫害,在這種強迫的威逼下,我違心地抄寫了邪惡為我寫好的「五書」及「思想彙報」。做出了違背大法、不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事。現在擺脫了邪惡爛鬼控制的我,特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期間,在強制的殘酷迫害下所寫的「五書」、所寫的「思想彙報」及一切有損於大法的文字材料全部作廢。同時聲明,在我有生以來所說、所做的一切有損於大法及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現在我要堅定地緊跟正法進程,隨師正法。做正法洪流中的一個法粒子。

大陸聲明人:李振玉 2003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是95年年底得法的,99年鎮壓後,兩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由於當時在壓力下神志不清,幹了寫「保證書」等不配稱為大法弟子的事。出來後,很長一段時間意志消沉自暴自棄。在師尊的慈悲和周圍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從新振作起來,走入正法洪流中。在鎮壓後第一次人權會期間,為了支持人權會,搞過一次集體聲明活動,我已聲明過去所寫「保證書」作廢,但沒見《明慧》發表,只見了一個500多人的集體聲明報導,沒有單人姓名。事過三年了,證實大法的工作也做了三年了,最近卻突然有了單獨聲明的想法,而且還非常強。所以寫了此聲明,再次聲明自己以前寫的所謂的「保證書」和所有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的「材料」作廢。那不是我的真實心態,是邪惡強迫下所為。我一定勇猛精進,彌補自己的損失,救度更多的生命。

聲明人:賈仲衛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因99年7月21日參加府右街上訪,於99年11月被邪惡帶走,遣回原籍,關押在拘留所。由於學法不深,未能識破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在「保證書」上簽了字,為此特做如下聲明,「保證書」上的簽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同時聲明:無論何時何地,所有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大法賦予我生命,我將用生命捍衛大法,自醒悟後我一直都在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我會兌現史前的誓約,我將更加珍惜並不會錯過這萬古不遇的機緣。

聲明人:陳樹振 2003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修煉的路上我是有污點的人,我聲明我做過的對不起大法的事、說過的錯話全部作廢。我挖了一下自己的根源:是有怕心。怕是私。師父說:「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廣度眾生》)。《真修》中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我認識到,寫嚴正聲明的過程就是在突破舊勢力、銷毀它,也是自己頭腦正與邪的決戰。師父還說:「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又給我指明了最正的路。我錯誤的根源是沒有學好法。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定的走正法講清真象之路。我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更加清醒、堅定的容於大法洪流,排除干擾,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抓緊時間講清真象、救度世人。

洪寶珍 2003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個人對法理解的不深,在邪惡利用十六大召開之際,來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要叫我進「洗腦班」,我離開家。結果邪惡就利用街道居民委,天天白天、晚上到家裏找我兒子,要找我寫甚麼書。由於個人的正念不足,兒子對大法的不理解,再被邪惡謊言的矇騙,兒子就找我寫,我不寫,他就代我寫。雖然我沒寫,但我沒能堅定正念,堅決反對或制止他,給大法抹了黑,也給自己留下了污點,同時也連累了親人。給大法造成不應該有的損失。特此聲明,由兒子所寫的一切,我都不承認,全部作廢。講清真相,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劉新芳 2003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三級警督。因修煉法輪大法,堅信「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於2000年被強行調離公安機關,同時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同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高壓迫害和邪惡假善的迷惑下,自己沒把握好走向邪悟。說了、寫了、做了一些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給大法帶來了損失,深感愧對大法、愧對師父。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歸正自己,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張愛泉 2003年8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於九九年九月份去北京上訪,九月未回來後被綁架至派出所,惡警不讓回家,並且必須寫保證。當時自己法學的不好,沒能站在法上去認識這場迫害,而且執著於一個「情」字,怕老人、兒女們沒人照顧等,為了應付,寫了所謂的「保證」,之後自己心裏一直感覺不安,深知不應該寫,對不起尊敬的師父,對不起千年不遇的大法。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堅決要一直修煉下去。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榮華 2003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自99年7.20以後,在證實法和講真相揭露邪惡等方面沒有做好,由於邪惡的高壓和干擾,加上自己的執著心大,當邪惡迫害時,由於怕心,寫了很多傷害恩師和對大法不利的「書面材料」。現在弟子清醒了,今通過《明慧網》做嚴正聲明,在99年7.20以後所寫的「三書」,和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堅定維護大法,做一個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董強 2003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50歲,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7月被惡警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由於邪惡強化洗腦及殘酷的瘋狂迫害,在這種高壓威逼下,我違心地抄寫了邪惡為我寫好的「五書及思想彙報」,做出了違背大法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在勞教期間,在高壓殘酷逼迫下寫的「五書」、「思想彙報」及所有有損於大法的文字資料、語言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堂堂正正隨師正法,做法中的一粒子。

聲明人:賀文 2003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2003年5月份的一天,我在街上和一同修傳遞材料,由於當時心態不穩,被惡警看到,產生懷疑,便上前盤問,搶去我手中的材料。把我非法綁架,關進看守所。釋放前,我因正念不強,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家人代筆寫的「保證書」上被迫按了手印。特此聲明作廢。我決心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

聲明人:張豔俠 2003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認識不深,認識不到修煉的嚴肅性和師父正法是怎麼回事。99年7.20,受到邪惡的殘酷迫害,由於怕心重,自私心強,燒了師父的法像和濟南講法錄像帶。心裏一直悔恨自己,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不配做師父的弟子。通過學法,悟到師父是慈悲的,不會放棄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決不承認邪惡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勇猛精進,加緊彌補,走好師父給弟子安排的正法之路。

呂豔美 2003年8月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自己的執著、有漏、親情等,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心中十分慚愧,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在邪惡的迫害下按的「不煉功」等手印、說的對大法不好的話全作廢。今後我會跟上正法進程,加緊彌補,決心走好最後的路,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韋風玲 2003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是94年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使我沒有了疾病的痛苦。法輪大法使我去掉了不好的心和行為,身心受益,深感師父的慈悲、偉大。因為我在2002年被非法關押期間在邪惡舊勢力迫害、欺騙高壓下,自己在神志不清時寫了「悔過書」。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高壓下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一律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繼續修煉。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盛淑媛 2003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以前學法不深,根本執著心未去。在邪惡對我迫害中迷失了本性,做了許多對不起大法師父,對不起大法和眾生的事。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我漸漸的明白在任何環境下都不應向邪惡妥協。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利大法師父和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堅決按師父的教導做,助師正法。

嚴正聲明人:韓猛 2003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因怕心造成我邪悟。經同修多次幫助,認識到自己是被後天觀念所左右,失去正念,喪失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現在明白了,我要恆心隨師正法,修煉到底。特此嚴正聲明我簽字的「悔過書」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洪桂榮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修煉法輪大法,時刻以大法法理來約束自己,在常人社會中做個更好的人。可是99年7月20日當權者下令迫害大法,不讓煉功。讓我寫保證書,我被迫在高壓下寫了「保證不煉了」。現在我悟到自己錯了,現嚴正聲明繼續修煉,一修到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以前所寫「保證」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管亞茹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迫害下,有放不下的執著,違心說了對不起師父、不符合大法的話,寫了「保證書」,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今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和「保證」一律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岳國民 2003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期間,由於長期關押和酷刑折磨,一時意志薄弱,違心地寫了「四書」並說了順應邪惡的話,在此聲明全部作廢。以後決心用法歸正自己,加強正信、正念,加倍補償過錯和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謂艱難、奮起直追,一修到底。

聲明人:劉玉清 2003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是在2002年12月9日,被綁架到勞教所。因邪惡的迫害,加上自己的執著,說了「不煉功」,背叛了師父。現在我很痛悔,聲明作廢。我也認清了邪惡迫害的陰險、毒辣。我決心從新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對大法的損失。

聲明人:陶雪梅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後,在很長時間裏怕心很重,別人問我時我都說「不煉了」。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造成的嚴重損失。

聲明人:張玉玲 2003年5月2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正法過程中,被邪惡鑽了空子,因為害怕邪惡的進一步迫害,在分局,我講了有違大法的話,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包括我全家在分局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作廢。並跟上正法步伐,用行動來彌補自己的一切過失。

大法弟子 王瑜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鋪天蓋地的邪惡高壓迫害下,理智不清,邪悟了,現通過學法證悟到,我從前所作所為都是錯的,並在此嚴正聲明,從前一切詆毀大法的言行及「書面材料」全部作廢。重新回到正確的修煉軌道上來,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定修煉。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董尚 2003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沒有嚴格要求自己,許多執著心放不下,在邪惡迫害下寫了「保證」,寫完後非常後悔。特此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高志華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不是一個修煉人,但我的父母修煉,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我是一個退伍軍人,在服役的二年時間內,曾寫過很多違心地對大法不好的「保證書」,我現在嚴肅聲明,我原來在部隊所寫的一切「保證」,聲明作廢,今後加倍彌補。我從內心說:法輪大法好!

聲明人:潘文博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受到邪惡幹警編造假經文、不許學員睡覺、栽贓陷害、造謠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騙,在高壓下,不情願被迫寫下了「保證書」、「悔過書」。聲明所寫不利大法的言語一切作廢。堅定修煉。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德喜、項炎平、張楊德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自己學法不紮實,對正法認識不清,做了正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為此後悔不已。今天我鄭重聲明,自己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師尊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並歸正自己、走好最後的路。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宋萬林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月7.20期間,大法被迫害時,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現在通過學法,認識到對不起師父,今後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特此聲明:在村裏和派出所寫的「保證書」全部廢除。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褚式雲 2003年7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因進京上訪而被強制教養,在此期間,管教們強迫我寫了「保證書、悔過書」等一些違背大法的言論,我現在嚴正聲明一律統統作廢。從現在開始,加入正法洪流,加倍彌補,做一名真正的修煉人,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延民 2003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在99年7.20以後,自己學法不深,認識不清,在邪惡的高壓下,自己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在正法期間要加倍彌補自己的損失,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三件事,堅修大法心不動。

聲明人:許治秀 2003年7月


嚴正聲明

2001年去農村發放傳單被抓後寫了「保證書」,2002年我又寫了 「保證書」,現在我認識到自己錯了。從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兩次「保證書」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在怕心和常人心影響造成的嚴重損失。

聲明人:張振江 2003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曾在高壓迫害下,由於學法不深,在理智不清的狀態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在此嚴正聲明從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緊跟師父正法進程。

聲明人:王服、李光娜 2003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夠精進,在邪惡的迫害下正念不足,怕心嚴重,不情願寫了 「保證書」。現在我認識到自己錯了。從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在今後的修煉道路更要精進實修,助師正法。

聲明人:羅學民 2003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在講清真象中被邪惡警察抓進勞教所,在勞教所的威逼下,它們整天連夜不讓我睡覺,我受不了,做了不願意做的事,自己心裏總是難受,所以聲明在勞教所裏寫的一切都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薌遠 2003年7月10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心性差,多次為同修陳某寫的「保證書」、「悔過書」之類的東西聲明全部作廢。即不承認舊勢力的考驗,也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從今以後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作合格的弟子。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王恩岩 2003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因2002年給功友找房子,以後出事,被非法勞教一年,因自己正念不足,被迫違心寫了「五書」,但我的心沒有變,現在特寫聲明,在勞教中所有寫的「五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王玉蘭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4月12日被邪惡抓捕到「610基地洗腦班」,那裏特別邪惡,我在此嚴正聲明,我在「610洗腦班」所寫的一切作廢。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情,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張玉英 2003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1年11月在看守所寫的「保證書」,現聲明作廢。那是被迫寫的,是錯誤的。做了對不住師父,對不住大法的事情,現在我覺悟了,我決心跟師父永遠修煉下去。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郝爾欽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自從邪惡破壞大法以來,我多次做過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事。寫過「三書」,寫過「揭批」,及其它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閆金海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四年來在邪惡的迫害下,我在拘留所和家中簽的名、蓋的「不煉功」等的手印,說的對大法不好的話全作廢。今後我會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聲明人:汪廷康 2003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的7.20受迫害,惡人讓我寫「保證書」,當時學法不深,寫下了「保證書」,現在我悟到自己做錯了。現在嚴正聲明,繼續修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薄振榮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在強制洗腦、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的損失,跟上正法的進程。

聲明人:程職貴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在主意識不清醒的情況下,在邪惡的威逼、恐嚇下,寫下了所謂的「三書」,特此鄭重聲明全部作廢。並表示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肖雪玫、廖國安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在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對大法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陳冬榮、胡花枝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曾在壓力下,被迫在「保證書」上簽字,非常後悔,現聲明作廢。我們要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堅修到底。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倪秀花、顧鳳珍、孫銀仙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們在江氏集團的壓迫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現聲明全部作廢。決心以法為師,緊跟師父走到底。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龐淑英、張桂芝、仇洪峰、王玉芳、劉景雲 2003年7月9日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被迫簽字「不煉功」等,現聲明全部作廢。珍惜修煉機緣,堅修大法緊隨師。今後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那振賢 2003年8月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