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大約在3~4月份時,我自己做了一件讓我後悔一輩子的事情。學校組織全校教師「政治學習」,在會上校領導對法輪大法進行了污衊性的說教。散會的時候,強制性地讓每個教師都在一塊白布上簽上名字。這件事過去後,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壞事,雖然我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是我的父母和妹妹都是法輪大法弟子。他們得法後,不論從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受益匪淺,因此,我從內心裏感受到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生機與希望。在此嚴正聲明:我的簽名作廢。今後我也將修煉法輪大法。

路素萍 2003年7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的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首先纏繞我多年的病痛不治而癒,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的道理。

自99年7.20以後,由於鋪天蓋地的謊言瀰漫了整個中國乃至全世界,幾天之內我也被這種謊言纏繞其中,但通過學法和理智分析,並且以自己修煉大法的親身體會相對比,我明白了這是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慣用的手法,他們的這種作法不但沒有把法輪大法壓倒,反而引起了更多的人去了解法輪大法,也更堅定了我對法輪大法的信仰。2000年初為證實大法是受不白之冤,我曾去北京上訪,被抓後送回當地公安機關,由於怕吃苦、怕受罪,怕牽連家人等等,違心地向辦事處、派出所及單位寫了所謂的「保證」。當時寫的那些東西雖然不是真心話,但也為自己的所為而失聲痛哭,總認為自己沒救了,對不起師父。雖然用「保證」換取了暫時的人身自由,但我知道大法弟子一旦這樣做,失去的是甚麼,開始自暴自棄。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繼續學法,看些網上資料,從法理上提高上來,明白了自己前一段不正常的狀態正是舊勢力的安排,也正是它們所高興看到的。師父說:「修煉也好、證實法也好、正念清除這場迫害也好,事情還沒有結束。沒有結束之前對那些做得不好的就是機會。最後再把握不好,到結束了也就不行了。」(《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師父給曾經走過彎路的學員一次次的機會,從今以後我要奮起直追,向善良的人們講清真象。我聲明迫於邪惡舊勢力、公安、辦事處、單位的迫害,所寫的所謂「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月英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自從99年7.20邪惡迫害大法以來,我沒有真正學好大法,在自己對大法不堅定和執著心的作用下,被邪惡利用,做出了許多有罪的事情。99年7.20期間,因為理智不清,我向邪惡寫了「保證」,並把一套大法書和師父講法錄音帶、其他大法資料交給了邪惡。99年11月,我因北京上訪被關在看守所,因為對法的不堅定和怕吃苦的心和親情放不下,向邪惡寫了「悔過書」。回家後為了能恢復工作,在報紙上說了詆毀大法的話,向單位領導寫了「保證書」。2001年7月,我因張貼大法傳單,被邪惡無理關押,在看守所期間由於正念不足,配合了邪惡的迫害,沒有體現大法的弟子純正、威嚴。2001年11月,我被邪惡無理勞教,在勞教所看到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受到非人的折磨,起了怕心,經不住邪惡誘惑,向邪惡寫了「三書」,並且為了逃避在看守所吃苦,提出看病並接受治療,並以此為接口被家人保釋。在保釋後,為了個人的利益,又寫了許多污衊大法的東西,並在邪惡繼續迫害中供出了其他大法弟子,還丟棄了大法的書籍和師父的像片,做了許多連常人都不齒的事情,甚至邪惡還要找我去做「臥底」,幾乎鑄成大錯。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真實的意願,是邪惡對大法的無理迫害、對我的無理迫害,是自己對法的不堅定、太多的執著被邪惡利用了。今天,慈悲的師父再一次給我機會,我決不再配合邪惡對大法、對眾生和我自己的迫害,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這裏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的背離大法的一切都作廢。我要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情,破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救度眾生,兌現對師父的誓約。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馬寶玉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得法,之前身體有多種疾病,煉功後病全好了,更重要的是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了。99年7月20日,一大早,天還黑著呢,就從家裏被抓走了,關押了三天。後來,工作、生活、家庭不斷受到各種騷擾,我想去北京反映情況,又被抓回,關押起來,逼迫讓寫「保證書」,上電視誣陷師父、污衊大法,並抄家,將我的所有大法書全部搶走,被無理勒索500元錢,又被強迫進洗腦班。只要學過法輪功的人,每人都被罰款少則500元,700元,不按時交就800元,1000元漲價碼,再不交就關押起來,被關押就得交更多,幾千元,多的達幾萬元。後來,我到外地,他們依然經常打電話進行騷擾。2002年4月,我回老家,當地公安兩次抓我,但他們未能得逞,他們揚言要抓住我。從此我不能回家與家人團聚。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在電視上所說的對大法不利的話,以及在逼迫下所寫的「保證」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決不辜負師父的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崔雲匣 2003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在修煉中不精進,對法理認識不清,正念不足,在江氏邪惡集團的瘋狂迫害中,曾經兩次違心地做了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事。第一次是1999年7.20以後,在我退休後又任職於公司時,迫於經理的多次威逼,違心地寫了「保證書」。第二次是在2003年的十六大期間,由居住地派出所和居委會通過威逼我的大兒子來逼我違心在所謂「表態書」上簽字。雖然兩次都是做文字遊戲,但客觀上卻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愧對恩師,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稱號。在此,嚴正聲明,兩次背離大法的所謂「保證書」、「表態」作廢。並抓緊時間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加強學法,同化大法,歸正自己,做名副其實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黃德琴 2003年5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11月有幸得到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如十二指腸潰瘍,心臟病,下半身長紫班,痛的我走路都非常困難,曾去天津,北京有名的大醫院治療過,藥費花了幾千元,也沒治好。通過修煉,我身患的多種疾病神奇般的都好了。所以在1999年4月23日去天津上訪,同年4月25日去北京上訪,當時我的心特別激動。但是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的鎮壓下,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目的不明確,只是為了祛病健身,因此心裏產生了不好的念頭,又怕影響到別人的工作,還怕影響孩兒們的學習。所以當時不堅定,就無條件地順從了邪惡,為此,鄉政府來人讓簽名,按手印,自己也就照辦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今後我一定要加倍彌補,好好學法煉功,努力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緊跟師父走正法之路,救度眾生,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的簽字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廢。

王玉祥 2003年7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4月得法的,因剛得法,對法理的認識不深,致使我在「7.20」這場浩劫中做了俘虜,說了一些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寫了誣蔑師父的文章,簽了「保證」,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我很後悔,通過近一段時間的學法及同修的幫助,使我深刻地認識到了自己的所作所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所以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情作廢。我要加倍彌補挽回因我的過失造成對師父、對大法的不利影響。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做好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精進實修,跟著師父回家。

大法弟子:劉素潔 2003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到大法的,得法前我身體多處骨質增生,痛得家務活幹不了,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得到大法後,通過學法煉功,我的病全好了。所以1999年4月25日我也參加了北京上訪。當時我心情很激動。99年7.20後,在邪惡的鎮壓下,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再加上家人反對,產生了不好的念頭,怕影響了別人的工作和孩子們的學習,所以就順從政府,簽了名、按了手印。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2000年5月7日我又去天安門正法,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並被鄉罰款2000元。孩子們簽了「不去北京上訪了」。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的簽名、按的手印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好好學法煉功,完成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緊跟師父走正法之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桂茹 2003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滿後,被惡警強行綁架到洗腦班,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罰站,在神志不清時聽信了猶大的邪惡謊言,寫下了「決裂書」。為了出來,又被迫寫了「認識」,做了所謂的「作業題和揭批書」。在這歷史的偉大時刻,我卻為了執著,開脫自己,鑄成了大錯。痛定思痛,悔恨萬分!反思自己還是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忘記了自己所肩負的責任。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到堂堂正正,堅定地維護大法,救度眾生,真正做到放下生死,不能抱有任何僥倖心理,因為修煉是嚴肅的。現嚴正聲明在洗腦班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李清波 2003年5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個曾經背叛大法的人。在教養院期間,在執著心的驅使下,做了很多大法弟子的洗腦,還自以為在「幫助」他們去掉最後的執著,沒有看到自己被邪惡思想控制,給自己找藉口。我在這種邪惡的思想作用下,幹出了助紂為虐,破壞大法,背叛師父的事情。出來以後,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下,在同修的耐心幫助下,學了師父的講法和閱讀大量「明慧」資料後,我深深悔恨自己所犯下的罪過,並嚴正聲明,在教養院期間,自己在不理智的情況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彌補自己的過錯,重新跟上正法進程,認真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聲明人:王建榮 2003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由於對修煉不嚴肅、存在僥倖心(認為不可能再被舊勢力迫害),又沒有把真相材料放好,致使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面對邪惡舊勢力強加的魔難,沒有清醒認識,用本性一面去正法,而又生出了怕心、求安逸心,總想繞著走,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幹的事。事後經過同修的幫助和自己的學法,才認識到事情的嚴肅性和嚴重性,認識到這是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決心加倍彌補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在迫害下和執著心的帶動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緊跟正法進程,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邢生輝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下,在同修的不懈幫助下,尤其看了師父最近發表的經文,使我在靈魂深處深深地震撼了,深深地懺悔以前所作所為,並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有損大法的一切作廢。回想以前一年多裏,由於自己在執著心的驅使下,使其邪惡鑽了空子,在邪惡的控制下,失去理智地做了一些助紂為虐的事,愧對師父的救度,起到了破壞法的作用。如今我又回到了正法當中,我一定要加倍彌補以往的過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時刻嚴格要求自己。

聲明人:關娜 2003年7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和修煉,而被中共政府多次非法抓捕,關押。期間,因迫於各方面的壓力,我曾說過和寫過一些有損於師父和法輪大法清白、尊嚴的話和文字。那些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東西,是違背我真實意願的,今向全世界、全宇宙各天體大穹無量眾生鄭重聲明,我在不夠理智的狀態下所說、所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作廢!!我將繼續堅修法輪大法,不再為任何外來壓力所改變!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陳敏 2003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99年7.20在邪惡迫害之初,由於我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只是從感性上去理解法,在壓力面前向邪惡寫過所謂的「保證書」;後來在勞教所寫了「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還有一些有損大法形像的文字、各自選打「√」等一些有辱大法的文字材料,這些都是違背自己的良心所為,我心裏特別難過,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我要努力去做好當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儘快趕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張振英 2003年7月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後,邪惡鋪天蓋地鎮壓法輪功,10月的一天派出所惡警來到我家非法抄家,並把我帶到派出所,逼我寫「保證書」,我說不會寫,他們說找別人寫,別人寫的甚麼不知道,寫完後逼我簽名,不簽不讓回家,就這樣在自己的怕心和家人的壓力下簽了名。回家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師父的一片苦心。我聲明我所寫、所說的背離大法的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王者芬 2003年7月


嚴正聲明

由於以前修煉不精進、悟性差等原因,在邪惡的考驗中,我走錯了路,做出了一名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向邪惡屈服了。現在在師父的慈悲救度中,我清醒過來。我認識到向邪惡屈服,沒能及時的證實法、維護大法的尊嚴,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恥辱。我現在聲明,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和簽名作廢。所說的「不煉了」作廢。我要重新走入大法中來,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按照師父教導的去做,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願跟隨師父走回家的路,再不迷失方向。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李秀玲 2003年7月16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我非常後悔,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師,現在通過與同修一起切磋,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對此嚴正聲明:對於以前所做、所說的對不起師父,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開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直至圓滿。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王軍允 2003年6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10月份得法的,通過修煉,多年的各種疾病全好了,受益很大。為了讓更多人得法,我經常出去洪法。99年7.20後我去北京正法,被惡警抓住非法判勞教15天。回來又到政府辦班,因自己學法不深,產生了一種怕心,按了「不修煉」的手印,也寫了「保證書」。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簽的字,寫的「保證」全部作廢。緊跟師父正法,救度眾生。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周秀芬 2003年7月13日


嚴正聲明

以前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我非常後悔,對不起慈悲偉大的恩師,現在通過與同修一起切磋,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對此嚴正聲明:對於以前所做、所說的對不起師父,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今開始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勇猛精進,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孫妮 2003年6月23日


嚴正聲明

自99年「7.20」大法受到迫害以來,本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特別是今年5月初被惡警綁架後的一切配合邪惡的所說、所想、所為及七月初在親情及人的變異觀念帶動下所寫的所謂「保證」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要用師父的法嚴格要求自己,盡自己最大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李寶珠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以前學法不深,在邪惡的迫害和壓力下,做了不該做的,寫了不該寫的,說了我不該說的,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深感痛心,對不起偉大慈悲的師父,我從今以後一定認真學法、講真相、發正念,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最後跟師父回家。因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有損大法的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維早 2003年7月


嚴正聲明

我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漏,被魔鑽了空子,在貼真相資料時被抓,在各種壓力和情的帶動下,違心寫了「四書」、邪惡的言論,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事後痛恨自己,現在聲明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我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趕緊爬起來,堅修大法心不動,加倍努力,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趙秀蘭 2003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太多,在洗腦班及勞教所2002年7-8月份洗腦期間,在高壓迫害下,說了、寫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今宣布全部作廢。弟子會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加倍彌補,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戰淑英 2003年7月11日


嚴正聲明

因被惡人舉報,於2002年9月9日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又強迫送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天,惡人多次逼供,但我們心中只有一念:講清真象,大法好!惡人無招法,只能用勞教、取保候審,又逼我兒子寫了兩份「保證書」,在此我們嚴正聲明作廢。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

聲明人:張翠萍、莊洪明 2003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以前因為學法不深,在邪惡勢力的迫害和壓力下,做了不該做的,寫了不該寫的,說了不該說的,對不起偉大慈悲的師父。因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背離大法的全部作廢。從今以後認真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謝謝慈悲的恩師!

姚厚嵩 2003年5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被邪惡迫害的大法學員,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壓力面前說了「不煉了」,經過反思自己,認識到對不起師父與大法。我以前所說、所做的鄭重宣布一律作廢,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修大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

大法弟子:寧淑珍 2003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99年,當時由於學法不深,在拘留所時寫了「保證」,我認為這是修煉人的恥辱,所以心裏一直很難受。今後一定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做的事,彌補自己過去的損失。

王群 2003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因學法不深,悟性低,被邪惡鑽了空子,向它們妥協。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匡學明 2003年7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次講真相發放資料時被邪惡抓捕,在逼迫下寫了「保證書」。今天我嚴正聲明「保證」作廢。今後我一定緊跟師父正法步伐,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楊純友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所有在鄉鎮市被迫害時簽過的名、所說的不該說的話全部作廢。洗刷污點,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丁萍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0邪惡鎮壓後,被迫所說、所寫的背離大法的現在聲明作廢。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鄭朝輝 2003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家屬在被恐嚇時所寫的和按的手印、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面、徹底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維護大法。

賈金明 2003年7月30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