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純正的正念使邪惡膽寒

——堂堂正正走出公安處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5日】我於2003年7月6日下午正念正行闖出魔窟,現將事情經過寫出,供大家參考,不妥之處,望慈悲指出。

2003年7月5日上午7時許,我和往常一樣集體學完法,準備出門講真相。突然一夥惡警闖入我家,5人闖入我的住處,一人在樓下把門(後聽說還有帶路的片警和市公安一科的人在巷子裏巡邏)大概10點鐘左右,他們開始行惡。把事先準備好的搜查證拿出來,逼我簽字,我拒絕。他們就強行動手,到處亂搜查。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切,我馬上鎮定下來,發正念調整自己。師父的話展現在我面前:「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得到!」(《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想:「我來到這個世上是幹甚麼來了?我不是為法而來的嗎?我要震懾邪惡,把他們所做的見不的人的事曝光!」正念一足,立即請慈悲偉大的師尊加持我,保護我的大法書籍和財產。同修加持我窒息邪惡,揭露他們一切卑鄙的手段。然後我站起來準備撥打110。邪惡心虛,馬上來搶電話。我走到臥室門口看到他們張牙舞爪,到處亂翻。我想「真、善、忍是法,忍無可忍也是法啊。」於是我說:「你們這些強盜,小偷只是偷偷摸摸,而你們是明搶,是誰給你們的權力?你們拿著人民的錢,不維護人間正義,卻迫害人民,迫害真、善、忍。手中有槍就亂殺無辜,人不治你們,天會治你們的!」惡徒們被震驚的目瞪口呆。緊接著我想將他們的殘暴行為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因為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我鼓足勇氣,衝出大門(邪惡沒攔住我)跑到大路上喊:「鄰居們,善良的你們快來幫我,我家遭強盜了。我煉法輪功,修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我們這巷子裏偷、搶、嫖到處都是,公安不管,卻對我一個婦女三番五次的迫害、抄家(因我丈夫煉法輪功被判刑2年多)。」聽到喊聲鄰居紛紛出來,罵他們迫害善良人,都在譴責他們。他們心虛,把我往家裏拽。惡人怕群眾的譴責聲,開始讀傳喚書,功友在人群中發正念,因此他只說了兩句,就念不下去了。

一直到12點差5分(全球發正念的時間)惡人就留下一人後倉皇逃竄。下午1點他們又來了,一直到下午6點差5分。邪惡折騰了一天,用盡了它們哄,詐騙,蒙的手段。晚上又來了9個惡警,我再次給他們講真相,揭露邪惡,勸他們不要助紂為虐了。

後來他們把我帶走,惡警一起逼問我,綁架我的頭目又去我家折騰到夜裏1點,並要求鄰居在抄家的清單上簽字,鄰居嚴詞拒絕了,邪惡就卑鄙的自己造假簽了字。堂堂公安知法犯法,編造假簽字,無恥至極。

惡警連夜在公安處私設公堂。先是兩個小頭目逼問我,我反問他們姓名、職務,他們都不敢說。我給他們講真相,並發正念。折騰了一夜,天亮後惡警又重複頭天的伎倆,繼續叫囂。由於自己還有一些人心、執著,回答了他們一些所謂「驗證」的問題。稍微有一點縫,邪惡就開始鑽空子,然後對一個問題反覆的問。我忽然悟到這不是配合了邪惡了嗎?請師尊慈悲加持,我要全盤否定這一切。靜下來後,我讓他們給我看做的記錄,看後立即把它撕的粉碎。當時惡警想打我,我用正念,正視他,他不敢打。氣急敗壞的給他的上司打電話。他們給我偷拍照片,我馬上發正念,他們就不敢照了。

邪惡的頭目來了,給我銬上手銬,並恐嚇我說要送去判刑、勞教,我此時已經放下了一切,我平靜的說:「你說了不算,你不能這麼做,你這樣迫害大法弟子,這罪你擔當不起、還不完,江魔頭已經被告上了國際法庭,你真的要替他墊背嗎?」大約半小時後,他們給我解下手銬。

通過這次經歷,我深刻體會到只要保持純正的正念,邪惡就一定會害怕,就無法得逞,就會自滅。同時也體會到大法整體的力量。「關鍵是你們怎麼樣配合好,怎麼樣協調好。」(《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在整個2天1夜的破除邪惡中,我每次發正念就感到有師尊的加持和功友對我的幫助。(回家後知道確實有很多功友在為我整夜加持)

最後以師尊的話共勉:「如果正念強,師父與護法神甚麼都可為你們做。」「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地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而且師父周圍也有很多護法,有很多佛、道、神,還有更大的生命,他們都會參與,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就是大家儘量地走正。」(《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