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長期牙痛想到應該精進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3日】我是1999年7.20前得法的。很久以來一直困擾我的是:不管我怎麼修煉,總感覺自己沒長進,心性提高很慢,好像自己總被一層厚厚的東西包裹在裏面,不能與「真善忍」宇宙特性溝通。至於對「千載難逢」、「萬古機緣」這些詞語好像根本就沒產生過甚麼震動,就感覺自己法得的很自然,並沒有像同修們所說的心靈深處深深的震撼,所以長期以來一直不知道珍惜大法和修煉機緣。

由於長期不精進,身體出現了病業表現:牙痛,並已持續10個月了。通過學法,認識到了是邪惡在迫害,「因為以前得法的,他們個人修煉那段時間已經過去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以前也曾試著用正念鏟除邪惡,並兩次試圖放下怕疼的心,與邪惡因素對話: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即使有漏也不許你們迫害;師父不承認你舊勢力的安排,我也一樣不承認,你讓我牙痛,我就運用師父給予的「搬運功」把疼痛打回到你邪惡身上,叫你更疼。就這樣我試著吃點蛋糕之類的軟東西,開始時,牙疼得簡直要哭了,可轉念又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這點苦還吃不了嗎?不就是疼嗎,我把怕疼的心放下,看你怎麼辦。經過一番較量,終於在發正念的作用下,疼牙能吃東西了,而且硬東西都能吃,也不疼了。可是,那股勁兒一過,又疼上來了,反而愈來愈烈,扯得半個腦袋都疼,簡直都承受不住了!後來經過學法,知道了:「是不是我們自己學法不夠?如果真的我們做錯了出現問題,我們去發正念,那麼給人的感覺是不對的,舊勢力就會搗亂,認為你不但沒做好你還要消滅它們。好像是這樣,是不是?所以我們還要儘量看看自己做沒做好,沒做好的我們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呢?

經過多次與同修切磋學法,我開始修煉以來第一次靜下心來找自己做的不對之處:平時學法不精進,不注意修口,由於對情的執著,被邪惡利用,放大了歡喜心、顯示心,信口開河,講出的話,很多都是不符合法的,就像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說的:「我們有的學員很多時候說話不負責任。」從而造下了許多口業,每次過後都懊悔不已,可事後仍犯同樣的錯誤,總也管不住自己。另外,在過心性關時,總是因為自己的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不去,而做的不像大法弟子的樣,並且出現很多次反復,自己總在懊悔中苦惱徘徊。為甚麼總是明知故犯呢?關鍵時刻把握不好自己,哎,心中也十分著急。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受到了另一位同修的鼓勵:「都這會兒了,還牙痛,趕快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於是,我就繼續深挖執著的根源,通過大量學法後,有一天我猛然發現,造成我不精進和受迫害的原因的根本,就是沒做到「敬師敬法」,長期以來沒按師父教誨的「真修大法,唯此為大」(《洪吟》-得法)去做,而是把後天形成的觀念與執著當成了自己,忘乎所以,強烈地抓著執著不放,比如:不願聽難聽的話、執著於美味的食物、斤斤計較、無所顧忌地開玩笑、搞惡作劇等。我愕然了!修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哪都沒做好!真是辜負了慈悲的恩師,同時也對不起自己宇宙體系中殷殷企盼得救的眾生!「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不管遇到甚麼事情,認識到了,你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只要堅定地學好法、你能夠改過、你能重新做好,你還是大法弟子。」「但是作為修煉人來講呢,提高對你心性的要求,對你執著心的放下,這一點是不能含糊的,是絕不能夠降低標準的,因為那是對未來、對將來的宇宙、將來眾生要負責的。」「在心性的提高上那是絕對不含糊的。……那都是絕對嚴謹的。」「所以呢,在正法沒有結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時間啊,紮紮實實地做好大法弟子每件應該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來、走向最偉大的這條路上,不能夠錯過每一次機會,也不能夠走錯每一步。」「沒做好的啊,抓緊精進。」「但是不管怎麼樣,作為大法弟子啊,你就是心懷正念,儘量地去做好你應該做的。」(《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師父的教誨一一浮現在眼前,使我重新鼓起了修煉的勇氣:我以後一定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多去執著,做好師父教誨的三件事,在修煉路上做到勇猛精進,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把以前失去的損失彌補回來,做一個讓師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近來的一點體悟,供和我有相似經歷的同修參考,認清邪惡,挖出根源,去掉不純,在剩下的不多的時間裏儘快趕上來。由於層次與心性有限,不足之處,敬請同修給予幫助,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