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去農村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日】7月14日,我和同修A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我們下午5點多鐘走的,再晚就沒有車了。帶點乾糧,拿上兩根黃瓜,天不黑我們就到了農村。我們先在一個樹林子裏坐下來,學法、發正念,等到天黑,我們上村子裏發資料。很快發完兩個村子,到第三個村子時,我們兩人分開發。當我發到村子中間時就聽到有人說話聲,我繞開了,繼續發資料。心想,同修A可能也躲開了。

其實就在我繼續發的同時,同修A遇到了麻煩。後來得知,我聽到說話的就是同修A和村主任。村主任說他在房頂上,看見我們就從房上下來偷偷的跟蹤。我們在前面發,他在後面揀,後來他就坐下來等。他知道同修A去的是一條死胡同。同修A發到頭往回走也發現了他,但躲不開了。村主任對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不理解,硬拉A上村委會去,邊說邊搶同修A的兜子和電筒。同修A一直發正念,心想決不配合邪惡,村主任沒有搶去,就踢了同修A兩腳,又打了一個耳光,並揚言要給公安局打電話。同修A一點沒害怕,一邊不停地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一邊樂呵呵地說:「大哥,你先別生氣,聽我把話說完,你再打電話也不晚哪。我們真的是在救你的,你先看看光盤,看看資料,了解一下真相,你對我可能就不這樣了。電視播的『自焚』和傅怡彬殺人那都是假的,是硬栽贓給法輪功的。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是不殺生的,連動物都不殺,怎麼能殺人呢?再說,警察也不能背著滅火器巡邏呀,救火也不能等著喊完口號了再蓋滅火毯吧,你看誰救火那樣救呀,分明是在演戲嘛,一看就是假的。再說那個小女孩氣管剖開了,還會說話、會唱歌。還有那個自稱學『法輪功』六年的王進東,盤腿都不會,結印也不會,他能是法輪功學員嗎?那不是假的嗎?」

這時我把整個村子發完了也沒見到同修A,找了兩圈也沒找到,心想決不能丟下同修不管。我就用手電照,這一照他們就衝我來了,我一看多了一個人,心想出事了,但我沒有害怕,心裏很踏實,很穩。因為我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救人來了,所以心裏沒有怕的感覺。

村主任問同修A:「你們是一夥的吧?」同修A沒有吱聲,他就問我:「發完了,還有多少?」我說:「快發完了,沒幾張了。」他又過來搶我的兜子和手電,手電被搶去了,兜子沒搶去,我和同修一直發正念,決不配合他。村主任說:「這回人齊了,走吧,上村委會。」我說:「上村委會幹啥,我們也沒幹壞事。」他再次揚言要給公安局打電話,讓公安局來抓我們。我心平氣和地對他說:「您了解法輪功嗎?」「從電視上看過。」「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是按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去做的。『真』就是說真話,辦真事,『善』就是重德行善,處處為別人著想,『忍』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矛盾從自己這裏找原因,您說我們是好人還是壞人?如果您認為我們是壞人的話,那甚麼樣的人才是好人呢?電視上說的全是騙人的鬼話,沒有一句真話,全是造謠中傷,希望您千萬不要相信電視的。」這時他態度有所緩和,不像剛才那樣兇巴巴的了。

同修A說:「你想這黑燈瞎火的,路又不好走,我們圖個啥,難道我們不願在家舒舒服服的睡覺嗎?大老遠的把資料送到你們家門口,不就是為了讓你們明白真相,不受矇蔽嗎?」我說:「我知道你們抓我們能得獎金,可是你想這錢能好花嗎?能常花嗎?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嗎?那可就損了大德了。不是我說的話不好聽啊,我說的是真心話。」他說:「上邊開會了,抓一個獎一千,抓你們倆就是兩千元。不過現在我不想那麼做了。」並主動要求到村子外邊好好聽我們談談。於是我們一起來到一個蘋果園。我誠懇地告訴他,煉功前我是輕度腦血栓患者,走路不便。煉功後全都好了,我這60來歲的老太太走了這麼遠的路,絲毫沒覺得累。我們又講了幾個嚴重病人煉功後康復的例子,又講了大法在海外洪傳的盛況,並告訴他大法資料來之不易,一定要珍惜,明白真相就是緣,就是福。就這樣一直談了兩個多小時。這時他像換了個人一樣,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我想讓我老伴也學,能行嗎?她是信佛的。」我們說:「行。」他問:「你們怎麼學?」我說:「就一本《轉法輪》,我們都看幾百遍了,還看不夠。」他問:「還有嗎?」我說:「如果你誠心想學可以給你找一本。」他說要有的話給他一本,我們說:「今天晚上就給你送來。」這時已是凌晨兩點多了。

這時村主任跟我們說了許多心裏話:「本想抓你們掙一筆錢,現在聽你們一講,我真的明白了,這缺德事不幹了,昧心錢我也不掙了。錢不常花,善惡有報。」我們說:「太好了,你真明白了,我們真為你高興。」他說:「我把你們放了,對子女有好處嗎?」我們說:「有、有,你是功德無量啊。」「那你們還發點嗎?」「我們還有資料,再發點也行。」「那好,我幫你們發。」於是,村主任給我們帶路,又發了一個村子。因為他路熟,哪家的情況他都清楚,所以哪家放光盤哪家不放光盤他都告訴我們,沒人住的空房也告訴我們,避免了浪費。他撿的資料也都發出去了。有單獨一兩家的遠一點兒,他就叫我們休息一會兒,他自己去發。很順利,一個多小時就發完了。一看錶已是3點40分。村主任說:「要有資料再發一個屯也行。」我說:「不發了,你也一夜沒睡,回去休息吧。」他又有點不放心地問:「你們晚上真能來嗎?我們怎麼會面?」我說:「肯定來,晚上七點多鐘你等我們。」他說:「地點還在小蘋果園或村頭的變壓器處。」我說:「好吧,晚上不見不散。」村主任又提出要用車送我們,我們執意不用。他說:「你們這麼辛苦,這兒離公路還有八里地呢。」我說:「沒事,只要你明白了,再有八里我們也走得動,放心吧。」

就這樣,我們走了五里左右,過來一輛三輪車,一問正好是去縣城的,我們就坐上了,到家才六點半。

回來後我們又和同修B切磋,同修B也同意晚上送書去,並在家幫我們發正念。我們又帶了些特別有說服力的、能一看就懂的光盤,磁帶、真相小冊子、還有卡片等。晚上我和同修A租了一輛車七點半準時到達,可是約定的兩個地點都沒有人。我就叫同修A和車在變壓器處等著,我自己進村去找。一打聽就找到了村主任家。剛一招呼,他老伴就出來了,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我說明來意。隨後村主任也出來了,不好意思地說:「你還真來啦。」我說:「我們煉功人說話是算數的,不說謊的。」我們就在大門外聊開了。不一會兒,村主任的兩個兒子也出來了,一起聽我講真象。從自焚真相到大法洪傳60多個國家;又談到邪惡之首在國外被起訴,還談到煉功治病奇效、積德行善、因果報應等等,談了很多很多。真是師尊的加持,我都不相信自己說話怎麼那麼有條理、有說服力。我越說越來勁,他們越聽越愛聽,氣氛非常融洽。

這時同修A也找來了,因為時間太長了,她不放心。主任忙搬大石頭給同修A坐,他老伴拉著同修A的手不撒開,說:「昨晚的事他回家都跟我說了,我說咱不做那缺德事,不花那昧心錢,雖然蓋房子,又供學生上學是困難點,那咱也不花那昧心錢。但我也不學,你也別去了,就這樣他才沒去接你們。沒想到你們真的都這樣好,法輪功是挺好。」她兒子把書接過來,說:「媽,讓我先看看。」我們總覺得有說不完的話,因太晚了,怕司機著急,只好告辭了。

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平安返回。其實,有師在有法在,我們真的甚麼也不用怕,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不希望落下一個弟子,我們也不應該落下一個能被救度的眾生啊。

我再補充點,我們在發資料時有很多次奇蹟發生。本來烏雲密布,好像天都壓下來了,我們就那麼一想:師父啊,不能下雨呀,剛發的資料不能被雨淋濕呀!結果天就晴了。有時天陰沉沉的黑黑的,甚麼也看不見,我們就想要有個月亮多好啊,結果月亮真的出來了。還有一次發資料時,狗呼地一下就出來了,同修A說:「別咬,我來救你們來了。」狗真的沒咬,就回去了。還有很多神奇的地方,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否則,真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眾生啊!

說的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