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面對面講真象的經歷和體會(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9日】隨著邪惡因素的減少,我們本地越來越多的同修開始面對面給常人講真象,其中有一位流離失所大法弟子堅持這種救度眾生的方式已近半年,每天走街串巷給常人講真象,講完了還送給他們真象資料,不僅使很多生命明白了真象,自己也在這一過程中修煉提高了。該大法弟子在實踐中體悟到了這種方式有利於更加深入細緻地講清真象,經過交流心得也有不少同修從這方面得到了借鑑,開始投入到這種形式的救度眾生中。以下是該大法弟子寫的體會和講真相小故事。

* * * * *

一、面對面講真象的體會

我剛剛面對面講真象時很難,各種觀念、不好的思想在阻擋我,講的也很慢,我每講一個小時先清除聽者背後阻礙他的邪惡因素,再清理自身,然後找話題,有的從家庭瑣事聊起,或者現在的社會風氣,或為甚麼買賣不好做,逐漸講到諾亞方舟、紅眼石獅……。這樣我幾乎每天下午出去講,6點之前回來,開始講不了幾個,逐漸觀念少了,正念越來越強,後來範圍也就大了起來。我真正體會到了講真象就是修煉,各種觀念和不太好的思想去得非常快。有時正講著,見對方有點不喜歡聽的樣子,我就停下來找找自己,是不是急躁心、歡喜心,找到了馬上去掉它,對方眼神又回來了,繼續聽我說了。

講真象時心態很主要,心態好時一下午可講40個人左右,也不用多說,對方就能明白。邪惡的東西很壞,講得正好時,它給打不好的念頭,「他一會兒會舉報你,警車就在前面。」我一抬頭真有警車,我馬上意識到,這不是我的思想,這些我都不承認。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正念一起,不好的念頭馬上消了。我心態非常好時,邪惡鑽不了我的空子,它就讓貨攤的大遮陽傘倒下(當時並沒有風)、汽車就在我跟前停下「叭叭」直叫、或平地來一陣風吹倒了門。我知道它們的目的就是讓我急躁、讓我煩,最終讓我放棄給對方講真象,不讓我救他。我想我一定能救得了,我心不動邪惡就沒招了。有時正講得挺好,就感到不好的東西從身上滑落下來,還聞到一股燒焦的肉味,我知道又銷毀了一大批邪惡,它們臨死還干擾我,往嗓子那裏聚,讓我吐個沒完,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經文《快講》:「大法徒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揭穿爛鬼謊言,抓緊救度快講。」

在面對面講真象的過程中,我真正體會到了眾生的渴望,有時我騎車路過,有緣人主動和我說話、打招呼。我停下車,說:「你認識我呀?」她說:「我不認識,但總好像在哪見過你。」然後把自己椅子主動讓給我坐,這樣我能不給她講真象嗎?有時有緣人主動衝我笑,有的不願意讓我走,有的合十向我道別,有的與我雙手握手;有時說到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我流淚了,對方也哭了;有時正給一個人小冊子時,好多人過來向我要,「給我一本」,「給我一本」,「還有我呢」;一次一個同修呼我,我給完一個人小冊子就走,那人說:「這麼好,你也得給我說說吧。」有時我發現他們看我時那渴望被救度的眼神,我流下了淚,真想多救一些,如果我能分身該有多好。逐漸地我對他們就像久別了的親人一樣,有時他們豎起大拇指說:「你是這樣的,你的師父更是這樣的。」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有時上農村菜園和他們談笑風生,真都像是我的親人一樣。有時上工地,那裏的人非常單純,不看電視,也不知法輪功是甚麼,對他們講真象非常好講,他們都圍著我,還為我擔心:「大妹子,你說完趕緊走吧,我們知道了。」特別大中午在陰涼下睡覺的那些幹苦工的人,聽完真象說謝謝,真的是從內心發出來的。我碰到過很多乞丐,我一一叫醒他們,有的接過真象資料手在顫抖,連說謝謝;有的乞丐我叫醒他,他說不識字,我就讓他說法輪大法好,他就說。

狀態不好時用人的思維怎麼說,說的都很笨,半天講不了一個。我現在甚麼都不想,只有一念我就是救他,講出的都是對方想問的問題,講完了他也都明白了,真正體會到了大法賦予我的智慧。當常人時看的一些小故事都能用上,並且恰到好處。心態很正的時候我發現眼神都能銷毀邪惡。有一次我和十多個人講,我衝著前面幾個人在講,眼神沒瞅到的人說「我就不相信你們。」等難聽話,我眼神一瞅過去他馬上不說了,表現也很和善了,講到最後他真心地說了謝謝。後來講真象時不管有多少人我的眼神儘量全照顧到。這四個月講真象中我破除了很多觀念,逐漸怕心也在消失,我從中悟到其實邪惡不可怕,可怕的是走不出人來。

建議同修走出來面對面講真象,一天講幾個,這幾個明白真象的人又會使多少人明白真象,當世人都明白了,邪惡就沒有了存在的餘地了,法正人間的一天就不遠了。

讓我們重溫師父在2002年12月31日《師父的新年問候》:「路漫漫已盡,霧迷迷漸散;正念顯神威,回天不是盼。」


二、幾個面對面講清真象的實例

1.在路邊賣貨的大叔

我:(笑)大叔你好。
大叔:你也好。(笑)你有事嗎?
我:哦,沒甚麼事,我看你閒著想給你一份真象資料看看(我一邊拿一邊說),大叔你說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怎麼回事,你知道為甚麼嗎?地震呀、爆炸呀又是水災呀等等。
大叔:可不,真是把老百姓害慘了,本來生活就難,這又來個「非典」,唉!
我:(走近說)是人心壞了,才天災人禍的。
大叔:對,你說的真對,現在人心太壞了,我們老百姓真沒法活了。
我:大叔我們今天相見也是緣份吧,不耽誤你做生意,我今天就給你說說。
大叔:沒事沒事,反正中午也沒人買東西,你坐下,坐這兒(搬來一個凳子)。
我:大叔,人壞到這樣了,神不會讓他再這樣發展下去的,如果都這樣那就要淘汰了,是吧。神淘汰人時不會從天上把你拿走,也不會打雷劈死,也不會在天上告訴你怎麼做的,如果那樣誰都會相信了,那是不行的,就這樣才有了天災,其實是天在警世人呢,讓人們自己去琢磨。
大叔:(瞪大眼睛靜靜聽著)……
我:但是裏面還有一些好人怎麼辦?
大叔:你說該咋辦?
我:你聽說過法輪功嗎?
大叔:聽說了,電視天天在播,自焚、自殺、殺人……
我:(平靜地笑著說)大叔你看看我,我會像電視說的那樣嗎?我就是修煉法輪功的,修「真善忍」的。
大叔:不會,你可絕不會像它們說的那樣的。
我:大叔你說咱們家裏做飯時,如果火要出來了,是不是頭髮和眉毛先燒著,而且燒傷不像別的傷口,不能包紮吧,得在外面晾著,為甚麼王進東頭髮眉毛都在,而且腿上裝汽油的塑料瓶在高溫下怎麼不變形呢?小女孩為甚麼身上全包著,氣管割開了怎麼能說話呢?大叔你不要相信電視說的,它們說的全都是假的,江XX說三個月把法輪功打壓下去,為甚麼四年了,不但沒打壓下去,而且在外國蓬勃發展,60多個國家在修煉?
大叔:那麼多人在煉你們法輪功!
我:是呀,為甚麼你不知道,因為電視報紙都讓他們給佔了,網吧封了知道嗎?外國現在把江XX給告上法庭了,馬上要全球大審判了,這麼大的事你還不知道吧!?江XX把大陸用它的權力封得很嚴,它在搞「一言堂」,自己想說甚麼,下面就得聽甚麼,不聽就讓他下崗。
大叔:這個江××太混蛋了,把咱國家給鬧個雞犬不寧,大家都恨它,可給害苦了,害得老百姓都吃不上飯了。(老爺子很氣憤)
我:大叔你說修煉「真善忍」好不好?
大叔:好,好,「真善忍」不好,那就沒有再好的了。
我:大叔,咱中國大陸1億多人在修煉法輪功。它出於妒嫉心就打壓我們,你知道嗎?我現在有家不敢回,回家就抓人,反過來它說我們煉得都不要家了,把修「真善忍」的700多人害死,小到8個月大的嬰兒,大到70歲的老人。善惡有報是天理,老天爺不會不管的,錯斬了一個竇娥都三年大旱、六月飛雪的,打死煉法輪功的好人,你說老天爺會讓你嗎?馬三家勞教所把18個女學員扒光了投入男牢房,你說多邪惡呀!
大叔:太沒人性了!
我: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就能給你生命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把我今天給你說的話也告訴所有善良的人,你會功德無量的(把小冊子給了他)。大叔我走了,你一定記住啊!
大叔:丫頭我記住了,你一定注意安全啊!


2.在醫院門口

我想給醫院旁邊一個配鑰匙的殘疾人講講,但是他睡著了,我想叫醒他,在他旁邊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好像在等人(實際在等我講真象,他有明白的一面嘛),反正我給誰講都是講,我走過去……
我:大哥,現在幾點了?
他:三點四十。
我:(自語)哦,還來得及(我們同時在往醫院門口看,一下話題就來了)。
我自語:現在得病的人真多,而且好多都是沒見過的病。
他:可不,就是上醫院也不一定能治好,花的錢也多。
我:大哥你知道嗎?實際都不是偶然的,就像現在天災人禍不斷都是有原因的,就是人心壞了,以前怎麼沒有這病那病的,就是有病吃點小藥就好了。
他:跟人心沒甚麼關係,就是現在空氣給污染的,現在人條件好了甚麼都吃造成的(我們共同停了半天沒說話,我心想別看你受科學誤導很深,我一定能救了你)。
我:大哥你聽說過法輪功嗎?
他:聽說過,不過我甚麼都不信,也不信共產黨。
我:大哥,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江××打壓法輪功四年,沒有打壓下去而且在蓬勃發展,你知道是甚麼力量嗎?是「真善忍」的力量。
他:我不想聽,你們煉功不就是為了成神嗎?我不相信有神也不信有鬼,那都是騙小孩的,你別給我說這些(又說了一些很難聽的話,這時他在看地上的螞蟻,隨手拿起一隻螞蟻,在手上翻來翻去在玩)。
我:(我又來話題了)大哥,你手裏拿著這隻螞蟻,它現在還不知道是在一個人的手上,隨時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險,你現在要是把它弄死了,它還以為是自然死亡呢!有一天一隻非常非常聰明的螞蟻,對其它所有螞蟻說:餵!在我們上面還有一種叫人的,他們高高大大,大得我們現在生活在他的腳下……這時傳來好多嘲笑聲:你是精神病,在哪兒,我們怎麼沒看見?瞎說,你在搞迷信。大哥你說螞蟻為甚麼不相信呢?因為他沒有人的思想,它要想知道人,就得逐漸往人的思想發展,才能知道。
他:(他把螞蟻給放了,靜靜地看地上的螞蟻,我知道他也在聽)……
我:(接著說)有一隻鳥飛累了渴了,飛到一口井邊想喝水,井底一隻青蛙說:小鳥兒怎麼渴得那樣,從哪飛來呀?小鳥說:我從好遠好遠飛來,飛得好累,飛得好口渴,這時青蛙大笑說:你在說謊,天不就那麼大嗎(指井口)?你怎麼會飛得那麼遠,小鳥說:你在井底當然看不到天空到底有多大,很簡單,你想知道天空有多大你出來不就看見了嗎?青蛙說:我不信,但是我也不出去,因為我是井底之蛙,生活在泥裏多舒服,正說著青蛙睡著了。大哥你說你不信神,因為你不想打破人的觀念,如果一個人想修成神,那就得逐漸達到神的思想才行,很簡單。
他:你說這我還是真相信了,法輪功那麼好為甚麼還要鎮壓呢?
(我心裏笑了,這下好了,因為他有問題可問了,我就怕他不問問題。)我講了大法的洪傳、在海外的蓬勃發展、大法的美好、江氏集團無理鎮壓的邪惡,又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