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經歷中的神奇 修煉因素大家悟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2日】去年1月5日,一學員發真象資料被抓,兩三天後在迫害下供出了與其同住一小區的A同修,當時警察便進入該小區對A同修進行秘密監視。這樣,和A同修住一起的另4位大法弟子也被暴露。

就在A同修和另一位同修到我家及和我們同住一小區的B同修家取資料時,被惡警跟蹤,這樣我們全被暴露。

A同修去B同修住處時,惡警在B同修家對面的樓上安了攝像機進行監視,整個過程都被攝了下來。A同修從B同修家出來到我家時,惡警用對講機向上級彙報:「她們又去了X號樓X單元了」(A同修從勞教所出來後我們才知道)。

這樣,惡警秘密監視我們三套房子約三四天後,1月12日晚9點便動手了。當時出動了近20名警力,領頭拿著槍,氣勢洶洶,B同修不開門,惡警撬門而入,在B同修住處的4名同修全被綁架。而A同修處,惡警先讓收水電費的人借收費的名義確認5位同修全在後,便破門而入,這樣共9名同修被綁架,損失真象光盤200~300張,真象資料上千頁。當時惡警把9名同修全部用黑布蒙上眼睛,雙手用繩子從背後反綁著。綁架到派出所後被關在鐵籠子裏連夜審問。

當時我們住處沒有任何動靜,我們也全然不知。

1月14日我們住處的C同修去找B同修一塊做真象時發現B同修家的門被撬過,屋裏有陌生人在說話,當時就警覺了,立刻返回。回來後大家覺得先不要猜測B同修那裏的情況,大家靜下心來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一起發正念近30分鐘,感到了強大的能量場。後來聯繫不上B同修及她家住的其他同修,證實她們出事了。1月15日我下班後,我和妻子及C同修切磋後,大家談到我們是否應該考慮搬家,於是當晚我和妻子去看房子(由於價錢太貴當時沒定),在樓下發現有保安監視。

找房子回來後,我擔心A同修來B同修家被邪惡撞上,便急呼了幾遍A同修想告訴她們不要到B同修家了(當時不知道A同修也被綁架)。

A同修沒有給我回話,我心裏很不踏實,後又去A同修住處想告訴她們B同修的情況,此時已是晚上10點。我敲門,裏邊的人問我是誰,我說找A同修,裏邊的人不給開門,後來我又提了該住處的其他同修,還是不開門,我說我是小X,裏邊的人仍不開門,並把電視機的音量調到最大。我當時以為A同修太怕,故意不給開門,這樣雙方對峙了約10分鐘後,裏邊的人說你明天早晨來,我們給你開門。(後來得知裏邊住的是蹲坑兒的,想抓捕其他同修)一看這種情況我就走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是師父的保護,使邪惡像吃了迷魂藥一樣,裏邊的人像亂了營似的,敲了十幾分鐘門竟不敢開。

我回來後心裏還有些委屈,覺得A同修的房子都是我同事幫找的,對我還不放心,我去都不給開門。結果當晚我做了一個很真切的夢,夢到A同修淚流滿面地告訴我,情況不是那樣啊,不是我們不給你開門。夢醒後,我感到有些不妙,心想A同修不至於不給我開門,那屋裏究竟住的甚麼人呢?

1月16日我們決定搬家(恰巧房子也到期了),把東西都收拾好了,結果沒找到房子,先前看的房子已被別人訂走了。於是第二天我請假又找房子,依然沒找到。在這過程中大家心態很好,堅持學法、發正念,於是我們想:難道不該搬家?既然沒找到房子,那我們就不搬了。

我下午照樣上班去。就在我上班的路上,另一同修呼我,說已幫我們找到了房子並交了定金,下午就可以搬家。於是我打道回府,並在路上就約好了搬家公司,讓他們下午兩點鐘來搬家。結果等到兩點半搬家公司的車還沒到,我每次打電話對方都說馬上就到,就這樣我們一共打了七次電話催搬家公司,對方三點半才來了,晚了一個半小時。並且來的不是我約好的搬家公司,而是另一家搬家公司的車。我當時沒做到用修煉人的心態想問題,心裏還很生氣,質問搬家公司的人:約你們兩點鐘來,怎麼三點半才來,約的是XX搬家,怎麼來的是你們搬家公司?對方一再說你們放心吧。我說:「你們這樣,真叫人不放心。」對方還是說:「放心吧,放心吧!」就這樣我們很快便搬走了。

事後一被抓的同修正念闖出後,我們才知道,原來從她們出事當天到我們搬家那天,我們家全部在被監視中。就在我們搬家那天,這位同修在看守所被提審時,負責盯梢的派出所打電話請示看守所這邊問監視我們的人是否撤?看守所這邊似乎同意暫時撤離。同修出來後我們一核時間恰好是搬家公司晚點的那段時間,監視的人剛撤走;如果搬家公司按點來,當時都是有危險的。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給我們化開了一難又一難……

這一切的發生,當時表面是平平靜靜的,我們也是事後才知道。A同修被抓後,房主在半夜就打電話給我單位的同事(是我同事幫A找的房子)問她介紹住房的是些甚麼人,他報名是房主裏邊的人也不給開門。同事告知我這些後,我才感覺A可能出事了,當時想萬一通過房主和我同事找到我怎麼辦?因出事前(後證實是出事當天)她們還從我這裏拿了不少真象資料呢,轉念一想,有師在,有法在,我還得堂堂正正上班,不能受這些干擾。

另外B同修被抓當天,我去過B家兩次(當時邪惡已全面部署),一次是下午去送真象資料,另一次是晚8點鐘去送她們缺的經文。而這一切均在被監視中。那時惡人對我們家的樓號及其他情況已有一些掌握,在她們被綁架後,惡警連夜提審問X號樓X層(指我們家)是不是還有幾名大法弟子,同修們堅決抵制邪惡,後陸續被分別關在看守所、郊區私人住宅及一單位地下招待所審訊,並在審訊中又多次問我們的情況……

現在回想整個過程,真是捏一把冷汗,因為當時有很多同修在我們家住過(包括出賣A同修的那個人及被綁架的9名同修中有7名在我們家住過)。在惡警基本掌握我們的情況、並從A、B同修處抄出各種真象資料的情況下,我們能安然無恙地搬離住地,確實是大法威力的體現。

有時大家交流的時候,同修不經意地說:「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就行了,邪惡根本動不了我們。」通過這次經歷後,我認識到,很多時候不是光靠我們正念正行就行的,我們在正法中正念正行是不錯的,但最主要還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就像我們的這次搬家經歷,完全是大法法力的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