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自行車到北京上訪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29日】2000年3月,為了讓更多人知道真相,制止迫害,我們五人決定騎自行車到北京上訪。為避開堵截和追捕,計劃白天上路,同時向路人講真相,晚上學法,早上煉功後上路。開始時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怕心,遇到路人問不敢說我們是上北京。由於我們的念不純,所以自行車老出問題,不是這部車漏氣就是那部車要換輪子,或集體走錯路。通過學法,大家認識到,既然敢於向路人講真相,為甚麼就不敢堂堂正正地直言去北京上訪呢?去掉這個怕心後,自行車出現的故障也少了。

我們五人中有四人是平時來往較多的,彼此很了解。就在出發前,另一同修非要和我們同行,途中她不時挑起我們的執著心,因此常產生不同意見。我想這也是師父安排暴露我們的缺點,要我們去掉它。

第三天傍晚我們到了焦衝,我的車漏氣要補,另一同修說她的車也要小修一下,我們算了一下時間還來得及趕路。誰知修車人把我們的車全拆開了,說這零件要換那零件也要換,還說要到很遠的地方才能買到零件。我們只好在這窮山區投宿。那裏很窮,每天只能吃一頓飯,且原始得好像與世隔絕。看到他們,讓我們想到:常人都能每天只吃一頓飯,為甚麼我們修煉人上訪卻像去旅行一樣呢?自此,我們決定每天只吃一頓飯,餓了就吃乾糧,抓緊時間趕路。

第二天一早我們又上路了,走了約一小時,到了一下坡路口,邊上有一牌寫著:下坡4200米。這可難為我了。我的車在這滑梯般的山坡裏如剎不好閘,就會連人帶車飛起來。這坡地很難走,即使是白天,我們在這個坡地斷斷續續地都走了好幾小時。我們都在想,如果不是修車,昨晚要走這坡路肯定非常危險。這大連山,沒有路燈,路面窄,任何車輛都不能並排行走,來往車速很快,時近清明節,老人說鬼門開的時候,而且在大山裏難免會出現猛獸類的。在遇到很害怕時,我們都在心裏背著法,喊著師父。

到了中午,突然下起了大雨,大家又冷又餓,在荒無人煙偏僻的大山裏,我們不知甚麼時候才能找到歇息的地方,我們,特別是懷孕的一同修,都感到有點苦了。我們艱難的繼續前行,突然發現路邊有個棚。棚內有幾張新竹椅,彷彿在靜靜的等待著我們。我們剛坐好,不知從哪裏來了一位大嬸問我們是否想吃麵。我們吃過麵,身體暖和了疲勞也消失了,此時雨也停了。我們謝過大嬸繼續上路。當天下午經過連南大約兩公里的地方天就開始黑了,我們沿途找住宿,但很多人都叫我們回頭返連南過夜,我們商量了一下,只有往前走,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遠多艱險,絕不回頭。我們騎在車上不到幾分鐘,眼前出現一座燈火通明的房子,門上寫著「歡迎司機,有吃有住」幾個大字。奇怪,迎面來的人怎麼會看不見呢?簡直像演化出來的一樣。於是,我們推車進去,更奇怪的是房子也是空的,只有老闆娘一人,她告訴我們這店新開張才四天,一算剛好就是我們離開廣州的那一天開的,怪不得床鋪用品全是新的,還帶有一股油漆味。

晚上我們總結路上遇到的各種矛盾,和今後路程怎樣安排。也引起了幾天來的最大爭論,後來通過學法各自找到自己的執著心,冷靜下來,過了這一心性關。我們就像小孩一樣,每過好一關師父都有獎勵。第二天我們吃早餐時,突然來了三輛集裝箱車,從車上下來七個司機,談話間知道我們要去北京,就說他們運貨會途經武漢,可以載我們一段路,我們聽了很興奮,因為我們單車製膠已磨得很厲害,而前面的路有多艱險誰也難預料,而且路人都說,在這路上除澳門回歸前夕有運動員騎著特製的自行車路過外,基本上是沒人騎自行車走的。

一輛集裝車上有四個座位,三輛車剛好是12個座位。上了車,其他四個同修和我一樣淚水不住的往下流,心裏除了感謝師父外還有甚麼話說呢!最後司機把我們送到離武漢約十公里的一間小店住下。司機和我們分手時,告訴我們說從廣州北上的那段最艱難的路已經走過了,以後走的路都是好走的,並告訴我們說,當時他們看到我們五人中有兩個是老人家,一個是大肚子的(懷孕),而且一個個相貌都很善良,才願意載我們的。當我們問他們為甚麼這麼巧合時,司機隊長笑著說:「我們是天上派來接你們的。」這話總共講了兩次。最後他還說:「這事從今已成過去了。」有的還說:「成為歷史了。」我說:「成為故事了。」「對,已成故事了。」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後來我們在途中去掉很多怕心、爭鬥心和各種執著心,終於順利到達北京。

這事我講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在整個上北京的途中,從阻止我們黑夜下坡,到路邊出現竹棚、旅店,直至司機接我們上路,都在師父的安排之中,師父就是要我們真修的心啊!慈悲偉大的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真修弟子。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7/2287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