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全面講清真象和全面了解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日】記得「全面講清真象」的要求,是師父在2001年6月23日發表的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中正式提出的。從那時起,我一直在努力理解如何才算「全面」和「講清」真相,覺得很不容易。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講清真相的基礎和前提,不能想當然。而且能否做好,和自己的修煉狀態直接相關,也和做事心、事業心、對世人的關心程度、自身大局概念的建立等很多其它因素有關。最近在華盛頓DC活動的準備中,遇到一些事,頗有觸動,想寫出來,從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講清真相的基礎這個角度,和大家分享與探討。

在準備一項大型英文活動所需資料的過程中,為了達到一定的深度和全面程度,我們是從明慧網上的中文資料的內容篩選、翻譯做起的,後半部才是英文寫作以及形式上的改進。讀了大量中文資料的譯稿之後,英文主筆之一的西人學員針對一份關於說明江澤民以個人意志推翻政府決定、從而一手導致這場鎮壓的材料,說:「這裏的內容至少有百分之七十我過去是不清楚的,我想西方社會很多專業人士也和我一樣,需要這樣有深度的綜合說明材料。」當在百忙中讀到一些說明酷刑的個案譯件時,這位一年來花了很多時間準備起訴材料的學員傷心地哭了。她說:「我覺得自己現在才開始認識到甚麼叫酷刑,江澤民一夥在中國究竟是如何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我現在才知道中文明慧上有這麼多重要的揭露迫害的材料,很多可能都沒有翻譯到英文明慧上,而我因為忙,連英文明慧都看得不多。」結果和以往的工作經驗不同,在不知不覺中,這個翻譯和寫作的過程,不再是意想中的那種做事性較強的材料彙集、文字調整過程,而是成了準備小組內中、西方學員相互了解、共同深入了解真相、擴大容量的修煉過程。

這期間還有另一段關於修煉切磋的故事。在大家都已經很忙的情況下,面對極其有限的準備時間和厚厚的材料,部份學員沒來得及細看就表示:太多了,學員都不一定有興趣看完,社會人士會覺得很乏味的。還有的學員強調了自己希望採取的特定形式。然而在規定的時間內把大家提議的所有好處融合在一起達到一個整體的好效果是很不現實的。怎麼辦?靜下心來之後,大家面對面開了一次討論會。

會上,有學員提出:不是我們想儘量多講才出來這麼多材料的,而是這場迫害形成和實行的過程本身就非常複雜、廣泛。加之邪惡製造的無數謊言四處瀰漫,更加增加了真相工作的複雜性和難度。這些都是現實。那麼既然我們想講清真相,就一定要儘量站在救度世人的基點,如果面對的是路人,我們的確需要簡單明瞭,可能一兩個案例就足矣;但在99年以來的第五個7.20,在一個數千大法弟子彙集的公眾場合,考慮到同樣需要救度的法律界人士、各級政府官員、人權組織和華人團體等已經知道了很多個案的人們,很有必要更系統、更全面地、有理有據地歸攏一下事實要點和真相,以便幫助人們更加看清整幅真相畫面,較深刻地看清這場迫害的荒誕起因、系統性、廣泛性和殘酷性。而為了做到這一步,我們自己首先要肯下功夫全面、深入地了解真相。

交流之後,整個場裏的能量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面對同樣的內容,一位西人學員仔細讀了之後說:某某受迫害的經歷以前我幫著編寫了幾十遍了,但這一次你們把它放在一個大的畫面中刻劃個人的經歷,同樣的故事,我讀的時候淚水竟然很難控制……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接觸到很多其他海外同修,發現其中相當一部份人是不怎麼看明慧的,特別是不看迫害事實部份,因為認為自己都知道了,僅限於看頭條和弟子切磋文章。聯想到大陸一些同修,甚至個別資料點的同修,也是把每天的明慧文章作為來料加工──匆匆看看標題、點開幾篇快速瀏覽一下,就忙著用來加工向外發放的材料了,覺得很惋惜,因為一個「知道了」和急於把事做完的心就把同修擋住了,障礙了大法弟子自己全面了解真相。

「迫害」不是材料上的一個名詞,也不是空洞的概念,發生在誰身上都是實實在在的。從大局的某個層面上來說,大法弟子在人間遭受的這場迫害是宇宙中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的反映,這場迫害對未來宇宙和整個人類都形成了很大干擾,決不是和當前人類社會中任何其他迫害一樣,也不只是簡簡單單的人對人的迫害,所以我們自己一定要深刻認清其廣泛性、殘酷性、隱蔽性和破壞性。大法弟子自身全面了解真相是全面講清真相的基礎和前提,自己首先了解清楚了、理解好了,才可能根據對方的需要和理解能力,採取深入淺出、或簡單扼要、或系統全面地為對方提供真實、正確的信息;才可能在負責地講清真相的同時具有體察對方需要之餘地。

試想,如果大法弟子自己都不願意靜下心來深入了解迫害真相,或者把迫害材料當事情做,那接到材料的常人會不會覺得你是在概念化地「填鴨」呢?──你可以食不思味,我也不求欣賞,只要把我想給你的東西填進去就好。當然,這樣也會有效果,對常人來說,這個時候能知道真相已經是天大的福分了;可大法的慈悲救度能不能通過我們更好地體現呢?現代社會幾乎每個人都很忙啊,常人都有著自己的執著追求,我們怎麼能肯定他會願意花那麼多時間看我們自己都不願細看的材料、或者機械重複式的報導呢?更主要的是,大法要求我們「全面講清真相」,自己不能全面了解、深刻理解,又如何能夠達到這個要求呢?

說到全面講清真相這個要求,因為過去我們講得不夠系統、深入、全面(注意這裏講的「深入」不是要從法上講高,而是指在常人這層法的同樣境界中,在常人這層法中深入淺出地真正講出表象背後的深層事實和要點),有些常人雖然知道了一些迫害個案,也反對迫害,但卻反感我們接連舉辦的各種公眾活動、包括在旅遊景點和中領館前的一些活動,認為沒有必要,認為這樣不好的事說出去給中國丟臉;還有大陸國安人員,趁機給一些聽到過殘酷個案的中國人放煙幕,說這些現象雖然不好,但這是由於警察中個別人素質差、沒受過甚麼教育造成的,企圖為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脫;──他們不但繼續在社會上掩蓋迫害,反過來攻擊大法弟子,還繼續用似是而非的歪說混淆視聽。不幸的是,他們的言行,對不能全面了解真相而又身處他們謊言籠罩中的一些中國知識分子、外企白領等,欺騙性作用還是很明顯的。而這些只有我們去全面、深入地講清真相,謊言才會失去對世人的殺傷力。

其實在講清真相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做事心、急於求成、不求甚解的心等這些心會給講真相帶來的障礙,如果每次都嚴肅對待,更多地思考和實踐關於如何才能全面講清真相和全面了解真相的問題,我們才能全方位地、涵蓋所有層面地幫助所有人認清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