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期間的北京團河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8日】北京市團河勞教所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場所之一,這裏至今非法關押著二百多名全國各地的男大法弟子。團河惡警們曾揚言要達到所謂的「全國最高轉化率」,對大法弟子殘酷的迫害一天也未停止過。然而,開始於2003年春天的橫掃全國的「非典」疫情使這個一向氣燄囂張的邪惡中心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非典」疫情引起社會上廣泛關注後,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三個大隊的隊長們全部由正常工作制變為「三班倒」分開隔離上班方式。為避免人員流動產生感染機會,勞教所的巡邏隊也撤掉了,由各大隊自行巡邏。集訓隊的平房小院子原是全所最髒、亂的地方,惡劣的居住和飲食條件加上慘無人道的所謂「紀律」使許多大法弟子受盡折磨。「非典」襲來,集訓隊全部封門,人員被全部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原本安排在多功能大廳裏的解教會匆匆告吹。大隊櫥窗裏張貼的邪惡的洗腦材料變成了有關「防治非典」的資料,隊裏每天都陷入防治「非典」的恐慌中。原本送到外隊洗腦班進行變換招數迫害的堅定大法弟子被匆匆接回來。由於上級有關「取消一切公眾聚會的機會」的要求,半年來勞教所也相應取消了大範圍的所謂「講座」。然而他們仍然時不時地小範圍拉大法弟子去所謂的「學習」。

此間,為了通風消毒,每天全體大法學員被隊長帶到室外進行活動。晚間收看中央台新聞聯播的洗腦活動雖照常進行,但人員全部移至室外。出於對瘟疫的恐懼,隔離上班後的幹警數量明顯不足,只好使每天的「活動」儘量緊縮,大部份是將人帶到室外曬太陽。為減少大法學員之間的說話機會,小隊長以甚麼「做遊戲」、「演節目」之類的內容強撐著。以致一次在烈日炎炎下曬太陽,隊長非要讓大法學員「唱歌」,使一位69歲的老人實在承受不住,提出抗議,事後該老人被三番五次找去「談話」。

即使情況如此嚴峻,勞教所仍然奴役這些被強行關押的大法弟子。由於非典期間醫用器械物品奇缺,勞教所竟接來了衛生標準極高的安裝「醫用止血帶」的任務!不知所裏的官員們是迫於上級的任務命令還是處於經濟上的考慮。然而,在勞教所裏皮膚病橫行、令人堪憂的衛生環境中,「止血帶」到底能給傳染病防治第一線帶去甚麼保證?

對於當時人人自危的非典恐慌,所有清醒的大法弟子都心知肚明,惡警們也正是從大法弟子這種平靜之中感到了令他們心虛膽寒的氣氛。大、小隊長紛紛私下找大法弟子詢問對非典這件事情的看法。與此同時,廣大國內國外的大法弟子寄到團河的講真象信件使惡警們開始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壓力與恐慌。

然而,正如李洪志師父所講過的:「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地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佛法與佛教》)

「非典」剛剛勢頭減弱,死心塌地、執迷不悟的惡警們又開始趾高氣揚起來,甚至陰陽怪氣地向大法弟子挑釁。勞教所目前又開始加緊新一輪迫害。巡邏隊恢復了;上班秩序恢復了;洗腦又加班加點了;他們甚至拿「非典沒有出現大面積死人」這件事當成新的施壓武器。同時,他們不斷為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抹粉、歌功頌德。如今,堅定的大法弟子繼續面臨各種方式的糾纏、迫害。

大法弟子王方甫被帶出團河,目前下落不明

河北省大法弟子王方甫是一位30歲左右的大學生,醫學專業畢業。他因在北京證實大法而被非法抓捕,在分局遭受了四個月時間斷斷續續的毆打折磨後,又相繼被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團河勞教所等地迫害。在整個被迫害過程中,他始終堂堂正正、正念正行,寫過數十封實事求是地向上級部門申訴及反映被迫害情況的信件,均被非法扣壓,並受到惱羞成怒的惡警們更加瘋狂的折磨。在團河五大隊,他作為重點打壓對像曾遭受了長時間的體罰及精神折磨,致使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頭髮變白、腰腿受損、雙腳腫痛,最嚴重時起居困難,不能睡覺。惡警曾聲稱不惜手段把他「轉化」,否則就延期。在經過了所謂的「攻堅學習班」洗腦無效之後,忽然一天五大隊大法學員看到他被惡警帶著,連帶所有的行李衣物,從住區出去,此後再也沒有音信。有人傳說他被帶回原籍,更多的人則聽說他被非法轉押到北京女子勞教所繼續受迫害,至今詳情不得而知。此前,王方甫因堅定正信不受矇騙而被非法延期十個月。

大法弟子劉力濤被團河勞教所惡警投入集訓隊迫害

遼寧省錦州市大法弟子劉力濤因到北京證實法而被惡警抓捕並非法勞教,期間在分局被毒打、刑訊;在調遣處因不配合惡警寫「保證」而被雙手倒背、雙腿反綁於體後,被惡警指使的刑事犯多人壓在地上踩踏,致使嚴重窒息,送到團河醫院後隔天才甦醒過來。到團河勞教所之後又被當作重點攻堅對像受盡凌辱、糾纏與折磨。然而,非人的迫害絲毫沒有動搖他堅如磐石的正信。2003年6月的一天,五大隊大隊長楊保利因命令身體不適的劉力濤從床上下來遭到劉的拒絕,立即惱羞成怒,以此為藉口強行集訓迫害劉利濤一個月。他還恐嚇劉力濤說:「這是第一次,只要再有一次就給你延期十個月。」目前,劉力濤仍被非法關押在集訓隊,遭受甚麼樣的折磨尚不得而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