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流離失所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5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61歲,自己總有一個觀念障礙著,總認為自己寫不好,所以過去所有的材料都是同修代寫。後來通過學法悟到了寫的過程也是在揭露邪惡,所以今天我終於突破重重障礙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

2002年夏天,我突破重重思想障礙開始學電腦,準備建資料點。9月,資料點剛建起來不長時間就被破壞、同修被綁架,我則流離失所。在流離失所期間,通過不斷學法和同修交流,逐漸意識到被逼流離失所就是被迫害,如果對此完全沒有抵制的意識,其中多半就包含了默認迫害的心,所以不能當成一個反抗被抓被關的方法模式無條件地接受下來。如果我們能在流離失所期間冷靜下來努力學法提高自己,結果可能並不一定是每個人都要流離失所下去,畢竟講清真相是需要物質環境和針對對像的,而且在常人社會這一層,反迫害也是沒有模式的,不存在「有被抓危險就必須長期流離失所」這樣一個固定的直接關係。

當我悟到這層理之後,就打算回家。可是這時我就又想起了同修說的「不配合邪惡」,「為了大法工作」,「在哪都是證實法」,心裏一直決定不下來。後來我決定離開同修家到一個比較靜的地方多學學法,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了的關。這時我就到我的親屬家住下,靜下心來認真學法。通過學法,我逐漸明白了,師父說:「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必須全盤否定它,於是我回到家中。可是開始心裏不太穩,不敢開窗戶、不敢上街買菜,怕別人知道我回來。通過靜心學法認識到不在事情的本身,而是通過這些事情暴露出自己還有哪些執著沒放下,從理性上認識到,提高上來,這樣才能達到金剛不動。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在迫害中流離失所這個形式本身並不是錯,但自己的心態如何擺正、如何更加純清?是因為自己的執著不去而找藉口流離失所,還是完全為了更好更多地救度世人而放得下個人在世間的名利情的表現,這些問題都是很重要的,值得更多當事學員思考。

以上是根據個人情況得出的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