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較量?正邪交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9日】最近在明慧網上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中多次看到「正邪較量」、「正邪交鋒」之類的詞句,曾經有同修在交流文章(《從面對邪惡干擾時的一段修煉經歷談起》)中談到我們大法弟子和邪惡之間不是較量的關係,正義和邪惡之間也不是較量的關係。我們深有同感,我們覺得應該以法為師來衡量這個問題。因為現在起訴邪惡之首到了關鍵時期,我們的一思一念對此事影響很大。要促進此事進一步向好的方向轉化,以更好的實效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們還應突破觀念,提高心性。

「一正本身就壓百邪。」(《正念》)從師父的講法中我們領悟到了這麼一點:正與邪不是較量的關係,關鍵是我們的心正不正,如果心正就能壓百邪。大法是最正的正法,大法威力無邊,是無所不能的,邪惡甚麼都不是,邪惡怎麼能和大法較量?我們正法弟子神的一面也是無所不能的,只是我們人的一面有不正的思想,念不正,阻擋著我們神的一面,所以突破觀念,抑制人的思想,歸正我們的心是很重要的。

我們怎麼對待邪惡呢?我們再學一學師父在《轉法輪》中的一段講法可能對此會有所領悟:

「也有不好的,不好的我們也要處理。舉個例子,我第一次去貴州傳功的時候,正在辦班,有一個人來找我,說他師爺要見我,他師爺是某某,修煉好多好多年了。我一看這個人帶的陰氣,很不好,臉臘黃的。我說我不去見他,沒有時間,就推了。結果他那老頭子就不高興了,開始跟我搗亂,天天跟我搗亂。我這個人不願意跟人鬥,我也犯不上跟他鬥。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當時我說了幾句話,他們都感到震驚,嚇壞了,誰也不敢動了,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們中還有一些完全是常人,修了很長時間。這是講開光問題舉了幾個例子。」

以法衡量,我們認識到了一點:我們不跟邪惡爭鬥、較量,但是大法是慈悲眾生的同時也是威嚴的,忍包含著忍無可忍,對迫害大法毀滅眾生的那些無可救要的邪惡和邪惡的舊勢力,就要正念清除。

根據相生相剋的理,如果我們思想中有和邪惡較量的念頭,相應的就可能會有較量的事發生,就像如果我們怕,就可能會有讓我們怕的事發生一樣,這是相生的。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我們思想中有了和邪惡較量的念頭,可能同時和邪惡較量的事情也存在了。

最近我們和同修們交流時,發現較量、爭鬥的思想在不同層次都有所反映。交流時有同修說不應帶著憤恨的心發正念,另一同修馬上明白過來了,她說她以為對邪惡就是應憎恨,所以發正念時懷著憎恨之心,同修一提醒就想起了我們是無怨無恨的。還有一位同修說大家都來罵邪惡之首,罵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形成一個正義之場。另一同修說我們不用去罵它,我們講真相就是在揭露它,在消除它,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做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們是歷數邪惡之首犯下的滔天罪行,揭穿它的畫皮,讓人們認識到它的邪惡本質,是正義對邪惡的抵制,消除,好比是法官在法庭上說某個犯了流氓罪的人是流氓,並不是罵此人是流氓,而本來此人就是地道的流氓犯。交流時還有較量、交鋒等說法,實質上也有點類似爭鬥的意思,只不過聽起來好聽一些,加上明慧網上也多次出現這樣的說法,所以同修容易被迷惑。

起訴邪惡之首,將它送上法庭,不是和舊勢力、邪惡較量,如果我們認為是和它們較量豈不是承認了它們嗎?它們不是「他們」,連舊勢力的本身我們都不承認。這不是在和它們較量,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包括邪惡的無可救要的舊勢力。如果我們和它們較量,就等於它們和我們處於同等位置。一正壓百邪,我們做正了,心正了,它們甚麼都不是,邪不壓正。我們不和任何生命較量爭鬥。

我們不能把它們看大,而我們神的那面頂天獨尊,身體巨大。根據相生相剋的理,我們抑制人的一面,我們神的一面真的很強大,邪惡就相應地變小,這是相剋的。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在這場戲中,不論是我們個體或整體的提高還是我們救度眾生、證實大法,關鍵都是看我們的心,所以我們不能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怎麼和邪惡「較量」上面了,而要看重我們的心。心態正了,正念強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才能取得好的實效;心正了,我們個體、整體才能提高。只要我們心性到位了,心態擺正了,事情本身就簡單了,即使我們能力不夠,需要智慧師父會賦予我們智慧,需要神通大法就賜予我們神通,需要時間就會有時間。

師父說:「大家有的時候考慮問題呀,都是養成了一種習慣:我要做一件事,我這件事怎麼做啊,那件事怎麼做呀,思考得,哎呀,自己覺得很全面、很圓滿;到一做的時候,真正的實際情況它是千變萬化的,反而不行了;不行了那就又重新思考。不是這樣做。用正念哪,你覺得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

我為甚麼要大家這樣做?好像是很被動,是吧?不是的,是因為你修好的那面甚麼都知道、怎麼做都行、怎麼做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個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麼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時候你的智慧就會不斷地來,因為那個時候你修好的那面就會和你這邊容貫在一起了。那是神啊,無所不能啊,當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開了,智慧就來了,那不一樣啊。不行到時候師父也會給你智慧。」(《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對於神來說,要做事太容易了,可到底是邪惡在阻擋著我們神的一面還是我們的人心在阻擋著我們神的一面?我們應針對我們的心還是針對邪惡較量?

我們認識到要圓容師父所選擇的,我們就要按師父說的原話去理解師父的原意,師父說是「一正壓百邪」(《轉法輪》),在面對邪惡的時候,我們認識到要把握住我們的心性,擺正我們的心,突破人的觀念,而不是和邪惡較量。目前我們以正念清除邪惡,念不正運用神通除惡可能神通也不能得以充份發揮其威力。「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們覺得前面提到的那篇體會寫得比較生動,也是同修的親身經歷得出的經驗教訓,大家可以再看看那篇體會。(《從面對邪惡干擾時的一段修煉經歷談起》)
僅供參考,請以法為師。

(後記:我自己經常忘了這是在演戲,迷於戲中,摔了好多跟頭,摔得很痛很難受,包括執筆和整理這篇體會的過程中都在摔跟頭,總結教訓去掉了一些阻礙的人心,才完成這篇體會。教訓提醒我再告誡自己:起訴邪惡之首是這場大戲中精彩的重要一幕,可不要迷於其中,而要抓住其背後的實質,才能演好這場戲。不被戲中的枝節衝突所迷惑,保持冷靜清醒的頭腦很重要。願與同修共勉,僅供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