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信講真象效果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6日】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和法正人間的臨近,眾多大法弟子以前所未有的緊迫感,爭分奪秒地做著師尊一再強調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清真象。據我了解的情況,周圍的許多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以自己的正念正行實踐著自身的光輝的正法歷程。但也有部份同修在深入、細緻地講清真象方面做的很不夠。就連與自己有直接因緣關係的人也沒有做到講清真象。當我問他們:「您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相識的熟人您都向他們講清真象了嗎?」這時,往往得不到肯定的回答。

大法弟子生活在常人社會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及與之發生著社會聯繫的人。每個大法弟子周圍都存在著人數眾多的這樣一個特殊的關係群體,幾十人、上百人或更多。這些人是大法弟子講清真象中首先重點救度的對像。

除能直接見到的可當面向他們證實法外,還可採取用信寄真象材料的辦法。幾年來,我連續不斷地利用這種形式做講清真象的事。現在就此談一下自己的體會。信是常人社會經常採用的一種交流方式,大法弟子可以充份利用這種形式,為法所用。

信可以溝通距離遙遠的親友間的聯繫,還可以寄給多年沒見過面的相知相識。關鍵是搞到他們的通訊地址。我千方百計地利用一切機會了解到了許多多年未見的親友的地址或工作單位,以便更大範圍地向一切有緣人證實法。如碰到熟人時,常有意識地詢問其他相識的地址、單位,還利用聚會、校慶等機會搞到同學、老師、親友的通訊名單。

寄信用的信封,以多種形式的為好。如我常用的有五、六種,有從郵局買到的,有從賣文具的攤、店買的,也有單位的專用信封。但一定要用有「郵局監製」字樣的信封,否則可能影響發信。

寄信用的字體,我儘量地使用多種字體,這方面只要用心去做,短時間就可學會幾種字體的寫法,不是件困難的事。為安全考慮,我不用自己原來常用的的字體,而且每種字體和地址發信的數量以二、三封為好,不宜過多。

發信地址的填寫是一件需要認真對待的事,千萬不可怕麻煩,圖省事,要經常不斷地變換。有些人覺得不寫地址可省去由此產生的麻煩事。但據我了解,這樣做不符合郵局規定,反而容易引起懷疑,影響真象材料的郵遞。

發信的郵箱(或郵局)易經常變換,我經常發信的有十餘處郵箱。要是一次發信數量較多時,我就騎車或乘車去遠處的外地發。

在寫信封時,去郵局發信時,經常會有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或破壞。主要表現在思想中的種種雜念和身體突然出現的不舒服。去發信的路上則頭腦中出現被跟蹤或被盯上的感覺,或真的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怪事。這時我遵照師父說的正念要足,一出門就發正念,徹底否定舊的勢力的一切安排。同時注意向內找,看自己是否信念堅定,心態純正,不讓邪惡鑽空子。因為書信是常人社會常用的也是合法的形式,大法弟子利用這個形式講真象是合理合法的,舊勢力不敢反對。再者有師父的保護,所以幾年來一直進行的比較順利。

當向本單位的同事、領導或個別的親友不便直接寄送材料時,我就請異地的同修幫助。我把姓名、地址等寫明讓同修在別的地方寄。同時我也採取這種辦法幫助其他的同修發材料。

後來,我大學、高中、初中、小學的同學能寄的都寄了,我從前的工作單位和現在工作單位的同事們、領導們也都寄了,以及所有能打聽到地址的親朋好友也都寄了。我就又從報紙、電視中查找到編輯、記者、主持人或各級官員的聯繫方式發信,我想這些媒體或個人的影響較大,有些人受迫害的程度較深,甚至有的直接參與了對大法的誣陷宣傳和迫害。他們看了真象材料,如能幡然醒悟,改過自新,不僅自己可得救度,而且從此不再刊登、宣傳迫害大法的文章,其作用可能會影響更多的人群。

我之所以注重採用寄信講清真象這種方式,還基於這樣的認識,信可以突破層層關卡、門檻的阻擋。利用這種公開的、合法的渠道,通過常人之手的傳遞,堂堂正正地送達有緣人的辦公室或手中。不僅是普通百姓,而且社會中的名人、各層官員這些不易接近的人士都可以通過這種渠道讓他們明白真象。另一方面,因為利用合法的形式,符合常人社會狀態,邪惡無法找到破壞的藉口,運用得當,可以收到安全、有效的效果。

以上個人認識,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