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談控訴江澤民和「610」群體滅絕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4日】去年10月,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向美國聯邦法院地區法庭遞交了控告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類似納粹德國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的訴狀。目前此案正在進行中。

這是第一次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在國外因為屠殺本國民眾被告上法庭。據媒體報導說,江××被嚇得動用大量中國政府官員和外交手段在美國四處活動,向美國政府施加壓力,並且說:「願意付一切代價阻止此案成立」。中國駐美大使楊潔篪向美國國會議員發信企圖阻撓,並威脅國會議員若支持此案將破壞中美關係。


美國天主教大學聶森教授,參加華府龍舟賽。他很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活動。
*聶教授母親不敢去大陸奔喪

法輪功學員為何要急於將中國前國家元首江××送上法庭?有些海外華僑覺得,這樣做,也許有損中國的對外形像,「丟了中國的臉。」華府法輪功學員、美國天主教大學聶森教授說:「中國和美國的關係不是江××和美國的關係。審判江××有助於重建中國在國際上的形像。並且江目前動用近乎四分一的綜合國力鎮壓法輪功。儘快停止鎮壓,可舒緩中國目前的經濟窘迫。」

法輪功在中國已經被鎮壓快四年了。聶森教授說:「四年前,江××一意孤行下下令鎮壓。至今有名有姓無辜被迫害致死的人數有七百多人。有一億多法輪功學員在鎮壓下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狀態,若包括親人在內則有幾億人受到波及,生活在恐懼當中。波及層面非常廣泛。」

聶森說:「我的母親至親的大哥在大陸河北省過世了,我媽媽在台灣知道後,很傷心,但她不敢去大陸參加喪禮,因為她恐懼中共會把她抓起來要挾我,我在美國修煉法輪功,中共有一份美國法輪功學員黑名單,我的媽媽非常擔心我的安全。」

聶教授介紹,江××鎮壓法輪功的手段是採取大面積逮捕、扣留,強迫放棄信仰。若不放棄信仰則動用酷刑對待,並株連九族。包括行使中國歷史上最黑暗時期的保甲制,株連他所有的親戚朋友及他村裏的人。所以一個人修煉法輪功,波及到他村裏的人拿不到上級給的貸款和補貼。也就是說一個村子裏若出了一個人修煉法輪功,表示這個地方政府做得不好,波及到根本上所有不修煉法輪功的人。他說:「江××對付法輪功所採取的手段已經構成了群體滅絕罪。他不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有尊嚴地生活。」

至於普通百姓為甚麼要控告江××群體滅絕罪?馬裏蘭州法輪功學員郭女士全家都修煉法輪功,家庭快樂和諧。原本寧靜的生活自從法輪功被鎮壓後就改變了。從此全家利用業餘時間向公眾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把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實與大家分享。希望透過講法輪功真相能讓人理解,進一步來支持儘早結束鎮壓。


郭女士的兒子Rocky(右),是華府明慧學校的學生。Rocky自幼多病,修煉法輪功六年了,身體健康,原有的遺傳病都好了。
*鎮壓波及層面太大

郭女士的長子小的時候體弱,經過在法輪功中的修煉之後從來沒有去過醫院,也沒得過病。

郭女士的父親是歷經了延安整風活動的老××黨員,以自己在國外學有成就的女兒自豪。曾到香港探視過孩子,見到修煉法輪功後女兒的變化感到很開心。在鎮壓後,看到中共的宣傳,他變得很痛苦,給女兒寫了很多信,以為女兒去信了甚麼不好的東西。他在國內看到了很多誣蔑法輪功和李老師的文章。

郭女士也寫了很多信希望透過自己的真實情況來讓他們理解法輪功。即使是這樣,郭女士的父母一直生活在恐懼當中,在電話中不能提法輪功,因為害怕電話被竊聽,他們擔心中共報復,因女兒是法輪功學員,而把他們的醫療福利取消、把他們的房子收走。郭女士也給父母寄過真相材料,她的母親說:「我們已經老了,現在最在意的是有沒有房子住,能不能享受免費的醫療保障。她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但是她不想因此而喪失了她基本的生活保障。」郭女士有很多同學在國內都是擁有高學歷的,是到國外留學後回去的。他們因為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單位開除,因沒有經濟來源而到處暫住、流離失所,在這種背景下生活的人數是很多的。

她說:「有必要制止江××。通過起訴他,讓全世界都知道這場鎮壓的邪惡,以及迫害波及的層面之廣、受害人數之多。同時儘早的讓大陸那麼多人恢復正常的生活,免於恐懼和擁有人的尊嚴。」

*因為恐懼人被「催眠」

郭女士的父親是中共的老官員,參加了歷次的運動,參加了延安整風。她說:「延安整風是非常殘酷的。為了保證留下來的××黨員絕對忠誠,一心一意的跟著××黨,通過很多謊言說你參過國民黨啊、做過特務啊,說你做了甚麼事情,逼你說假話跟組織交待。留下來沒有被整死的,其實已經完全被催眠了,生活在恐懼中。延安整風中經常拉人去假槍斃,能留下來的人扭曲地很厲害。只要××黨今天說這個東西不好,是黑的,哪怕是白的也要說是黑的。他們在這個群體當中,迫於生活,有的人被變異得很厲害,當中央電視台說法輪功不好,一些人毫無選擇地相信了。」

郭女士曾與父親提過,他經歷這麼多運動包括那個中共的造假,如畝產三萬斤等。當時他負責一個地區工作,親眼看到一個田裏完全是把其他田裏種的莊稼挪過去,然後說這個田糧產超過三萬斤。郭女士寫信告訴父親說:您經歷了這麼多謊言,我是您女兒,我不會騙您的,您也看到了我經過修煉法輪功以後的變化。那麼江××為甚麼要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他的政治,為了他怕失去政權的恐懼,他造了這麼多的假。如果您不了解此事,最好甚麼都不說。

以後郭女士的父親再也沒有說過法輪功不好,但是他仍感到很恐懼,擔心因為女兒在國外講法輪功的真相而帶給她自己或家庭不好的後果。這種情況使郭女士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她家在中國是屬於條件好的,可是有大批大批的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流離失所。大量的人都沒有工作,到處在街上或朋友家寄宿,在公園裏睡覺,這樣的人在中國隨處可見。她說:「這四年下來,有多少人生活在痛苦和恐懼當中。」

*漠視不管 良心說不過去

如果我們在海外的人,當這件事情與自己毫無關係或看不見,漠視不管的話,對一個人的基本良心是說不過去的。她說:「在這種背景之下,法輪功學員有一種強烈的願望要儘快起訴江××。將犯下滔天罪行的國家元首繩之以法是真正關懷國家、愛國的行為,讓大家都知道善惡正邪之分,那麼我們的國家會更好更昌盛。」

郭女士說:「中國老百姓冒著生命危險,將江××酷虐法輪功學員的證據傳到海外。法輪功學員目前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證據,法輪功學員有很大的信心打贏這場官司,希望大家都來支持,共同努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