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綜合:中國新聞封鎖導致薩斯病蔓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7日】

  • 中國新聞封鎖導致薩斯病蔓延

  • 參考資料:SARS揭開中國更廣泛的醜聞

  • 中國新聞封鎖導致薩斯病蔓延

    在一種傳染性極強的致命性、無藥可治的傳染病發生的時候,對疫情進行隱瞞、壓制、甚至散布假消息說天下太平、傳染病沒有發生、或已經得到控制、很容易治療,這種做法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是愚弄人民。中國政府在將近半年的時間裏,就是這麼做的。中國政府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何嘗不是這麼做的呢?它在關係到其本國公民公眾健康這樣嚴肅的問題上撒謊,那麼它對法輪功的誣蔑性宣傳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美國之音5月6日報導,在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基本得到控制之後,薩斯病在中國繼續擴散。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普遍認為,中國的新聞封鎖使非典型肺炎得以在中國廣泛傳播,釀成今天難以對付的失控危機。

    在過去的三個星期裏,非典型肺炎,也就是薩斯病,終於成為中國官方控制的新聞媒介的報導重點。但是,在此之前的五個月的絕大部份時間裏,中國官方控制的新聞媒介不是閉口不提非典,就是散布非典的假消息,說非典已經得到「有效控制,」中國已經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治非典的方法。」與此同時,非典型肺炎在中國四處擴散,並且傳播到世界五大洲,給中國和世界許多國家造成了現在還難以估量的巨大損害。

    *非典事屬自然疫情擴散出於人為*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說,非典病毒在中國出現,可以說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讓這小小的病毒引起的傳染病從去年11月中旬開始得以由點到面,擴散全中國、威脅全世界,卻一點也不是出於自然,而是出於人為,是中國執政黨××黨半個多世紀以來長期一貫的新聞封鎖政策造成的。

    胡平說,中共的一貫做法是,遇到突發的新聞事件,首先要從維護政權的角度進行封鎖,在有關非典消息的新聞封鎖上,中共的做法是典型的:「至於這麼做會導致多少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染上薩斯病,這一點在中共官員心目中是很次要的。對他們來說,人命只有統計學上的意義。只要數目限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就可以忽略不計。」

    世界輿論普遍認為,在一種傳染性極強的致命性、無藥可治的傳染病發生的時候,對疫情進行隱瞞、壓制、甚至散布假消息說天下太平、傳染病沒有發生、或已經得到控制、很容易治療,這種做法是非常不負責任的,是愚弄人民。中國政府在將近半年的時間裏,就是這麼做的。

    *封鎖疫情招致廣泛批評*

    在非典型肺炎從中國擴散開去之後,香港、台灣輿論,以及一貫對中國政府非常客氣的新加坡領導人強烈批評中國政府在非典型肺炎問題上長時間強制實行秘而不宣的新聞封鎖,給周邊國家和地區造成災難性損害。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也對中國政府在非典型肺炎的問題上誤導公眾的做法提出了批評。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還沒有正面回應來自國內外的強烈批評。但是,中國政府控制的大眾傳播媒介現在開始大力宣傳,現今的北京政府在如何樹立「負責任的大國形像」,中國政府在如何努力爭取「取信於民」。這似乎是間接地承認,中國政府先前給全世界呈現了一種不負責任的大國形像,是失信於民。

    中國××黨前高級官員、前中國總理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發表評論說,封鎖消息是中共長久以來的應急機制。這個機制的大致運作方式是,一旦發現有甚麼不妙的事情發生,就先封鎖消息,假如消息實在封鎖不了,就製造假消息。鮑彤說,在致命的傳染病非典型肺炎疫情發生之後將近半年的時間裏,中共用於封鎖非典消息的力量,要比對付非典疫情的力量大得多。

    *封鎖疫情後患無窮*

    由於中國長時間的新聞封鎖,中國以及世界各地的許多醫務工作者和公眾對傳染性極強的非典型肺炎沒有防備,從而受到感染,許多人死於非命。

    美國保守派思想庫「傳統基金會」的中國問題專家譚慎格說:「××黨政權的問題是,它總是控制新聞媒介。××黨政權覺得,假如能夠控制新聞,就能控制事實。這是××黨意識形態當中的普遍問題。我認為,通過控制新聞媒介,中國××黨政權確實是造成了嚴重的非典型肺炎問題。」

    譚慎格認為,封鎖消息,封鎖非典型肺炎的消息,是典型的××黨行為方式。另外,中國的公共衛生系統非常不完善,沒有能力對付這種突發性的致命性傳染病。

    *越南與中國形成鮮明對照*

    但是,另外有許多觀察指出,越南也是××黨政權,而且越南的公共衛生系統比中國更不完善,更沒有能力對付這種突發性的致命性傳染病。但是,在人們還不了解的非典病例在越南出現的時候,越南當局立即尋求國際援助,並馬上採取大規模行動,向公眾發出警告,從而避免了廣大的越南公眾受到非典型肺炎的危害。用華盛頓郵報的話說就是,「中國跟越南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中國因試圖掩蓋疫情擴散而受到廣泛的批評,但越南從一開始就歡迎外來援助。越南是最早控制了薩斯病擴散的國家。與此同時,中國依然在跟不斷擴散的薩斯病搏鬥。


    參考資料:SARS揭開中國更廣泛的醜聞

    《國際先驅論壇報》(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 5月2日發表 Jasper Becker 的文章:SARS揭開了中國更廣泛的衛生醜聞(SARS unmasks a wider scandal; Health in China )。

    文章說,北京市長孟學農,衛生部長張文康因為服從黨的命令而被懲罰,這是一個沒必要的好跡象。孟和張隱瞞真實的SARS病例是因為黨的權力依賴於高速的經濟增長,而甚麼也不能阻止這一目標。兩名官員被發現隱瞞,僅因為一名正直的中國醫生敢於揭露北京所掩蓋的SARS病例。

    文章指出,中國衛生系統不徹底的改革簡直糟糕至極,中國正在為此付出代價。最負擔不起的農民卻要承擔全部醫療費用,而富裕的黨內精英和國有企業雇員卻享受著大量的醫療補助,這消耗了國家衛生預算的大部份。只有付得起藥費的人才能指望治療SARS、艾滋病或其它現代病。

    文章說,現在人們在中國看到的是大規模的政府動員,進行抗SARS的戰役,媒體毫無疑問地會歌頌全能的黨。這樣的戰役只會帶來暫時的成功,但會導致未來的失敗,就像SARS三月份在人代會召開期間為了保護黨的榮譽而被隱瞞,這導致亞洲和世界失去了控制疾病的寶貴的時機。

    為了有效地抗擊SARS,中國共產黨必須停止直接對媒體的控制,允許記者自由地報導公眾關心的事情。這種欺瞞風氣在中國高官宣傳一項項重大勝利時屢見不鮮,如清理黃河和淮河,但通常是在這些責任人升遷或平調到其它地方後,這些事蹟被證明是假的。

    常識告訴我們SARS的爆發與不計後果的追求增長有關係,這使公眾健康付出了重大代價。大多數中國人喝世界上最髒的水,呼吸世界上污染得最嚴重而危險的空氣。中國有著異常高的胃癌和肝癌發病率,而治療患者的費用使許多家庭破產。這樣的故事,像其它事一樣被掩蓋在虛假的統計報告裏。甚至在北京,或許它是中國最富裕的城市,文玉河的臭味千米外都可聞到。每個溝渠和運河都充斥著腐爛的垃圾和工業廢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