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專家中國歸來談SARS疫情(圖)

關注度:

普萊策先生
【明慧網2003年5月5日】本週三在德國威斯巴登結束的109屆內科醫學年會上,主委會特邀剛從中國調查歸來的世界衛生組織普萊策先生介紹中國的疫情。會後普萊策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這位37歲的病毒專家對他的中國之行仍記憶猶新。

問:請您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普:我叫沃爾夫崗-普萊策,是法蘭克福大學醫學病毒學研究所的主治醫生。

問:您的中國之行是如何促成的?
普:我參與了德國最早出現的兩例SARS病人的治療,通過這兩個病例,我們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診斷出了病原體。一週後,即3月23日,我就被世界衛生組織作為諮詢員派往中國。原計劃停留十天,結果在中國一呆就是五個星期,上週末才回到德國。

問:您們在中國進行了哪些工作?
普:我們先到北京了解整個中國的情況,然後到廣東省,接著又去北京了解北京市的情況,最後到上海。在每個地方我們檢查了那裏的醫療系統是否有能力對付SARS病,走訪了各地的醫院和衛生部門,我和我的同事們針對檢查的結果提出了相應的改進建議。

問:您對SARS病目前在中國的傳播情況印象如何?
普:在過去的幾週內,中國的疫情急劇惡化,大家可別忘了,這只是官方公布的數字而已,實際情況並不是在最近才突然變得這樣糟糕,其實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疫情已經很厲害了,只是一直沒有公開,包括在中國國內也沒有公開。一個很根本的問題是缺乏可靠的信息,這也是我們中國之行的原因,之前根本沒有消息,總是被封鎖或者被說成是沒有危險。但是我們發現,目前中國的SARS疫情遠不像宣傳的那樣已經得到了控制,我們密切關注著每天新劇增的病例,不僅是在北京一個地方,而且還包括其它省份,比如山西、內蒙古,還有一些地區的衛生部門現在也慢慢開始統計病例,因為只有當這些病例被記錄下來時,人們才能進一步阻止疾病的傳播。

問:您預計中國的疫情將會怎樣發展?
普:肯定困難重重,很可惜寶貴的時機白白浪費掉了。這麼多星期以來人們早就應該開始有所準備,可是卻無動於衷,傳染病在這期間大肆傳播,所以現在自然是難上加難。如果三月初就開始採取措施會容易許多。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中國政府各層現在已經開始採取措施,我們但願疫情能被控制住,但是目前的情況肯定會持續好多個月,至少半年或者更長。

問:上海的情況怎麼樣?
普:我們看到上海的準備工作比北京做得早,做得好。但是在上海也有跡象表明,公布的病人數據,可疑病人和確診病人的分布並不是正確的。所以我們建議他們再考慮考慮,重新對病人進行檢查,但這裏的病例比北京少,這也許是因為這裏的準備工作做得比北京好,也許是上海運氣好,這裏發病的人少,沒有出現人們在北京看到的醫院爆滿。

問:您覺得上海還會出現發病高峰嗎?
普:和其他地區一樣,上海應估計到疫情還會發作,所以必須始終保持高度戒備狀態,到目前為止採取的措施當然還可以,但必須還要進一步改進和不折不扣地執行下去,對這一點我們做了很清楚的建議。上海的危險期遠沒有過去,到現在為止看起來還不錯,但是一定要絕對謹慎,不可避免,還會有更多的病例出現,我們但願人們能夠正確地進行處理。

問:您對現在中國官方採取的措施印象如何?
普:有些看上去已經有點過分誇張了,比如對病人或和病人有過接觸的人進行處罰,人們擔心這可能會導致反面效果,病人可能因此隱瞞病情,不去登記。不過面對每天激增的病人數,嚴格的措施也是必要的,但一定要把握好分寸。顯然官方也想通過這樣大的行動來彌補前段時間的延誤。

問:您對中國民眾有些甚麼建議來改善目前的情況?
普:建議很多,最重要的是,各級衛生部門要有能力迅速記錄發現的病例,確定專人照顧,醫院要有能力對所有的SARS病人和可疑病人進行及時準確的治療,保證它不再進一步傳播。這是最主要的兩點。

問:您覺得SARS病在中國以外,尤其在發達國家,會大面積爆發嗎?
普:人們應該預計到發病的可能性,我自己親身體會到,到現在為止機場的防範措施還不夠好,但我想,在歐洲或是北美,人們做了比較充份的準備,所以我不認為會有災難性的爆發,不過個別受傳染還是可能的,尤其在頻繁接觸的場合,例如在家裏,受傳染的可能性更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