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葫蘆島市個體企業主趙連新慘遭凌虐:後背被扎破,電棍插入肛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6日】遼寧葫蘆島市連山區鋼屯鎮三十多歲的個體企業戶趙連新,家庭生活可以說早已是人們所希望擁有的小康水平,夫妻恩愛、女兒可愛,家有轎車,吃喝不愁,經濟殷實,可謂春風得意。在社會上交際廣泛,遇有朋友手緊,也是慷慨解囊,毫不吝嗇。當看到周圍的人們不知疲倦地忙碌著,有的燈紅酒綠,醉生夢死,有的出爾反爾,不講信用,雖感經濟富足,可內心分明有一種無奈的苦,堪憂人心不古,人世無常,覺得活著沒意思,無聊至極,感歎人生幾十年轉眼即逝,開始涉獵打麻將等不良嗜好,生活質量大滑坡。

就在這心浮氣躁、思維動盪不寧之時──1999年1月份,趙連新在偶然機會,經人介紹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接觸了法輪大法,被書中講的讓人如何重德,怎樣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遇事先考慮別人的道理所折服,開始走上了修煉的道路,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了全新內容,活得更有價值,明白了活著的意義和人生目的,真是煥然一新,心靈受到了強烈震撼,不再為因為吃虧而斤斤計較、忿忿不平,且樂於助人,以苦為樂。還在自己的家成立了學法小組,自願為學員提供很多方便。可就是這樣一部高德大法,卻在中國大陸慘遭鎮壓,趙連新做為一名普通的法輪功學員,只是為了做一個好人,不放棄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卻接二連三遭到抄家和非法關押,甚至遭到非人的折磨,身心備受摧殘。

1999年10月份,鋼屯鎮派出所惡警藏國光等人,非法闖入大法弟子趙連新家,將其帶走並非法拘留15天,無理索要2000元。11月下旬,趙連新決定向政府反映一下自己學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依法進京上訪,哪想上訪辦成了拘捕房,竟被非法拘留15天,接著非法關押於看守所15天,並威脅趙的家人,又索要2000元。

2000年3月份,葫蘆島市連山區政保科張大隊長、劉興成等10多個惡警,闖入趙家,亂翻一通,公然搶走桑塔納轎車一輛,還有錄音機、錄音帶等物,將他非法拘留1個月,被惡警勒索2萬元後才將轎車取回。這簡直就是明搶,這難道還不是土匪的行徑?4月25日,他為了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又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之後被非法拘留1個月,惡警劉興成又貪心地向趙的家人索要1萬元,並無恥地說:「我就是要把你們整窮了。」6月8日,惡警藏國光等人,又私闖民宅,把趙強行拖走送入葫蘆島市拘留15天,惡警劉興成還想趁機發橫財,竟獅子大開口,開價索要5萬元(因趙的家人抵制未遂),就這樣觸怒了它們那無底的貪心,上下串通一氣、狼狽為奸,於6月23日將趙連新非法判處教養1年。

在被非法教養期間,由於趙不放棄信仰,堅持煉功,被扔進嚴管室(專門迫害堅修大法弟子的),被幾個四防輪流看守,整天坐在水泥地上,不許動,稍有不順從它們,上來就拳打腳踢。趙經常被毒打,這樣持續3個多月,仍未屈服於邪惡,堅持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就在他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惡警們帶到葫蘆島市新區醫院強行注射藥物,粗暴灌食,並逼迫趙說「不煉」之類的話。趙嚴詞拒絕,卻遭到電擊,臉、脖子……到處是青紫色。打人的兇手滅絕人性。但這種種殘酷迫害,並未磨滅趙追求真理的堅強信念。在嚴管室,劉國華、王勝利、張福勝等十多名惡警逼迫趙等堅定的大法弟子看攻擊大法的錄像,被拒絕後,就逐個對他們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趙被第一個拽出去,之後,4、5個惡警用腳踩住他的身子不讓動,用鞋底狠命抽打耳光,劉國華等惡警用電棍在趙的背後上連電帶捅,亂拉亂蹭,趙後背被扎破,鮮血浸透了衣衫;褲子被脫掉,用電棍捅私處,將電棍插入肛門,折磨的死去活來,昏昏沉沉,惡警仍不罷休,用冷水潑在他身上,接著電。致使趙的頭脹得像要裂開似的,頭上到處是青紫、淤血,眼睛腫得連縫都沒有了,慘不忍睹,連認識趙的人都不認識他了。包括趙共六位大法弟子個個被折磨得遍體鱗傷,折磨後還一個連一個銬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劉國華為首的幾名惡警衝進屋,不由分說又挨個進行血腥迫害,拳打腳踢,揪頭髮往地上撞,電棍電……。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持續4天。但無論惡警以多麼殘忍的手段進行摧殘,也動搖不了趙他們堅修大法的心,最後惡警也未能達到它們的罪惡目的。

勞教還未到一年,就將趙甩到錦州教養院,趙絕食抗議,拒絕穿號服,要求無條件釋放,並屢遭毒打和強行灌食。惡警派6個四防看守趙,有的四防員摁雙手、雙腳,有的坐在大腿上,讓趙保持一個姿勢不許動,這樣殘酷的迫害整整持續4個多月,還常常進行人身攻擊、污辱、漫罵,用煙頭將趙的胳膊燙出水泡,並用手指捅趙的眼睛,用拳頭狠擊肋骨,使趙痛苦不堪,在極度痛苦中煎熬度日。

非法勞教一年到期時教養院仍不肯放人,公然對趙進行加期處理。2001年9月,按教養院的規定應當將趙無條件釋放,可葫蘆島市教養院卻有意刁難,向趙家人勒索1萬元(包括葫蘆島市教養院副院長姚闖一部手機;大隊長劉國華5000元等)後才放人。這就是中國教養院惡警們的醜惡嘴臉。

趙從教養院回來時,身體已被迫害得不成樣了,原來未勞教前160多斤的大體格,現已瘦成皮包骨,眼睛深陷。

然而迫害並未結束。為躲避當地惡警無端騷擾,趙及家人背井離鄉,流離在外。就在這種隨時都有可能遭到迫害的嚴重局勢下,趙堅修大法的心矢志不移,繼續用各種和平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希望民眾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

2002年2月3日晚,趙和妻子到老家鋼屯市場懸掛「法輪大法好」條幅,被鋼屯派出所惡警劉哲江、陳思龍非法抓到所裏,並被所長王愛民搶走隨身帶的171元現金和5000元存摺。趙不配合他們的犯罪行為,遭到毒打,趙嚴厲斥責:「打人是犯法的。」所長王愛民無恥地吼道:「就犯法了,願哪告哪告去。」接著強行將趙送入葫蘆島市看守所。趙絕食抗議惡警的非法關押,第4天,惡警蜂擁而上,踩腿、摁胳膊……強行插管粗暴灌食,並用白塑料管(長約80釐米,一寸粗)輪流抽打,還強行他銬坐在鐵椅子上;後來惡警見無效,唆使幾個犯人用鐵棍兒、鐵尺等硬器把趙的嘴撬開,牙撬活動了,牙床流血了,腮幫子腫得老高,就這樣強行野蠻灌食,持續達20天,最後惡警也未達到罪惡目的,無可奈何將趙放回。

由於邪惡的非法追捕,趙及家人曾先後換了3個臨時住所。2002年7月,趙一家搬到新租的住所剛一個多月,就被惡警發現。28日凌晨3點鐘,數名惡警敲門砸鎖、破門而入,將大法弟子趙連新、趙亮一同綁架到連山派出所,因不配合邪惡,趙連新被所裏惡警打得口鼻流血。晚間二人被押送市拘留所,他們放下生死,絕食絕水抗議迫害。5天後,送進區醫院搶救,11天過後,二人雙雙獲釋,匯入正法洪流。

2002年9月13日,趙在街上繼續發放真相資料,救度世人。不曾想又被警車盯上,在眾目睽睽之下,幾名惡警將趙再次強行綁架到連山派出所,後交與老家鋼屯派出所。所長王愛民氣急敗壞,三次將趙押送市看守所,均遭到看守所拒收。因趙在被劫持過程中,身體給弄得滿是傷痕血跡,前額、胳膊、腰部等多處破皮,渾身裸露髒破,不堪淒然。因此,派出所將趙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宿後,只好無條件將其釋放。

一樁樁、一次次的邪惡強加迫害非但沒有絲毫改變大法弟子趙連新對大法堅定的心和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決心,反倒使趙在苦難中更看清邪惡對大法迫害的實質,越來越理智、冷靜、成熟,向民眾講清真相的步伐走得更穩健。

責任單位:

葫蘆島市連山區政保科:(0429)2160442
葫蘆島市教養院:(0429)2135626
連山區鋼屯鎮派出所:(0429)4131376
連山區連山街派出所:(0429)260328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