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著名經濟學者吳惠林談起訴江澤民(圖)

——江澤民受審 結束獨裁專制 走向自由的市場經濟

關注度:

著名經濟學者吳惠林
【明慧網2003年5月29日】大紀元記者台灣採訪報導/吳惠林是著名的自由經濟主義學者,目前擔任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權協會理事。針對江澤民被控告一事,吳教授從自由經濟與人權的相互關係,剖析中國目前的諸多問題。

吳教授學理精深,深入淺出,指出中國若要永續經營,必須得遵行世界潮流,走向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所以,他認為:針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一事,如果國際社會能夠對中國施加壓力,讓中國人民進一步覺醒,將有利於中國結束專制獨裁,走向開放的市場經濟。對於中國與全世界來說,都應該是件好事!

以下是此次訪談問答之摘要:

問:可否請您從人權角度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與過去白色恐怖的差別?

答:如果以維護自由的角度來看的話,這兩者是很類似的,都是迫害人的自由,迫害人權。那麼,人權現在是普世的價值,不管你用甚麼方式,都不能去加以迫害。我們現在都在歌頌自由的可貴,人權和自由幾乎是一樣重要的。

不過進一步來看,當初台灣的白色恐怖,兩方面幾乎是處於敵對的狀態。為了爭奪權力,大概是這樣的。他們都是把對方看做是敵人。但是迫害法輪功,他不是這個樣子的,被迫害那一方呢,那是甚麼都沒有做,是非常善良的百姓,就是一般的人嘛!而且也沒有一般人看起來的那種反抗的味道,譬如說台灣的白色恐怖會有示威啦!或像是過去美麗島的那種遊行啦!我們知道遊行就是會呼喊口號,諸於此類看起來比較激烈的方式。可是,法輪功即使說是抗議,也都沒有這種方式,都是和平的,也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所以這個角度來看的話,也是和白色恐怖時,有很大的區別。

白色恐怖其實也不只是在台灣啦!其實在全世界大概也都有啦!政權的那種爭奪的方式,其實和法輪功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個人是這樣來理解的,就是說表面上看起來是一樣,實際上是非常不一樣的。

問:目前台灣人權協會,對控告江澤民一事,會不會採取甚麼樣的行動?

答:據我所知,目前並沒有特別針對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的事件,但是協會一向都很關切法輪功被迫害的事件。要怎麼樣更好地的去反映呢?比較好的是說,是不是有搜集到非常多的這個具體的證據,然後再去跟協會的負責人,譬如說理事長,或是秘書長做一番溝通,也就是建議呀,跟他們說協會可以再做些甚麼!

其實過去也有啦!由協會的名義,給全球發出信函,給全球的人權協會去表達這樣的事情。但是,這個控告江澤民的事,我還沒有聽到是否有這樣的動作,不妨能夠再去拜會協會的相關人士,談一下這件事,因為中國人權協會的名字,中國人權嘛!直接就是關係到「中國的人權」。

問:吳教授是國內著名的經濟學家。根據報導,中國為了迫害法輪功,花掉整個國家四分之一的經濟資源。請問從經濟學的觀點,如何解讀這種現象?

答:這有兩種角度,一種是有形的,一種是無形的。有形的就是一般的資源,也就是這個錢嘛,中國現在把錢,國家資源的四分之一花到這種事情上,這個是事件本身看起來是莫須有的,是很莫名其妙的。尤其這些人也不是在做甚麼反抗,也不是在跟你爭,那中國把這麼多的國家資源放在這上面,那不是等於浪費掉嗎?這些資源要是拿去造福人民,或是做其他的生產事業,其他有益的事情,那不是更好嗎?所以,這就是我說的,有形的成本,他已經浪費掉了!

那麼,所謂的無形的成本是甚麼意思呢?原來你修煉法輪功的人哪,他是很平和的。他們遇到一些苦難,譬如說是失業下崗啦!他們不會去爭,反而會去反省自己,思考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怎麼樣做的不好了,不會去抗議,反而會去想辦法,用自己的能力,充實自己的能力,再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那麼這對於社會的安定,甚至對社會的生產是有所幫助的。現在中國他採取迫害,或者是讓原本修煉法輪功的人不修煉了,甚至得流離失所,沒有工作,那麼對於這麼好的人力資源他是浪費掉了。所以,這看起來這一種無形的成本,說不定就更高,比起國家資源的四分之一還更多、更大。所以說,這實在是非常的可惜,我只能說是非常可悲、可嘆!

問:好像一些人認為,中國現在要發展經濟,既然要發展經濟,對於這個人權就可以退一步,獨裁就可以容忍。甚至認為一個獨裁者會有助於經濟的發展?您認為,證諸台灣經濟發展的經驗,這樣的說法有沒有根據?

答:我想,那是不對的!因為你要發展經濟,還是需要自由的,就是市場經濟啦,現在全球都是導向市場經濟了!市場經濟就是開放、自由、競爭,那你現在限制人家,就是限制人家的自由了。那過去台灣的經濟發展雖然說是處於威權體制,但是那種威權喔,只限於你不要來和我爭政權,你要去做甚麼樣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自由喔!所以那個時候,雖然也有非常多的規定或者是法令,但也都沒有出問題啦!那是怎麼樣一種社會?你說你要去經商,那是非常自由的。那今天中國政府,也是在學習當年台灣的一種情況,但是我們也不要忘記,讓人家有自由,然後把經濟弄好,那就會,大家就會有更多的需求了!

譬如台灣為甚麼會邁向自由民主,就是經濟已經發展到某種程度,也開放了。那開放的程度,人們覺得還太窄了,人們對開放的需求度更高了,所以是會反過來衝擊這個政治層面上,是這個樣子。那中國發展的情況和台灣的情況也是蠻類似的,不過如果對人的自由作箝制,獨裁。我想人家就會怕,不會想在你這兒做一個長期的投資。那麼,箝制自由的獨裁者對於國家的永續發展其實是不利的。

中國近二十年來發展這兩種經濟,在我看來目前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階段。過去他跟台灣早期的發展是一樣的,就是「打代跑」,比較短期。那我剛剛所說的,大家對於他整個環境的不確定,不會那麼在意。現在你要去生根的時候,他就非常在意了,整個環境是不是自由,是不是尊重人權,就非常要緊。其實呢,外資也都在觀察,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沒有進步。所以,為甚麼近十年來,西方國家越來越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其實他的重要點是在這裏啦!大家怕都投資下去了,到時候都被沒收了,沒了,那投資額是非常大的。所以,中國那麼集權,不重視人權,這一點對自己國家的未來,或說是永續發展來講是很不利的!

問:您這麼說,我開個玩笑,是不是控告江澤民,也算是以最小的成本去解決這種問題的一種方式?

答:也可以那樣說啦!其實,我們看其他的國家,他真正是獨裁的話,也是根本沒辦法發展經濟的。可是過去也有很多那種軍事獨裁,他允許你在經濟層面上非常的自由。所以像那個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教授,他才會到智利去幫助那個軍政權,他也去幫助趙紫陽,因為趙也是比較開明的,他也明白經濟發展到一個程度,必然會衝擊到政治體制,的確是這個樣子。智利軍政府最後還是垮台了,皮諾西特(軍政首腦)流亡到海外去了,那是不是江澤民因為有這種先例,所以,那麼樣地擔心,在那兒舉棋不定,陷在這種矛盾的情境當中。我們用這種角度去看的話,其實也是蠻有趣的。

問:他現在在國外被告,應該也是……

答:對!他真的要發展國家,一定要朝著開放,讓人民自由,自由民主嘛,自由經濟才能生根。不然,他搞這個甚麼社會主義式的市場經濟,那其實是口號啦,是騙人的,那種東西怎麼可能用來發展經濟。如果是控告江澤民這件事讓世人都知道的話,反而會使世界上的壓力反過來促使中國民主化,這個進程將會更快。

所以,我是希望說,這件事情能夠引起國際的注意,因為這種媒體、資訊的力量非常大,如果這件事情能夠讓中國人都知道,讓國際上都知道,形成一種國際的輿論,形成一種壓力,讓這件訴訟案得到正確的審判,不僅是對中國的民主,甚至自由經濟,都能有所促進。那麼,這件事能夠成事本身,也必然會對中國的前途,有著極為重要且深刻的意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