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紐約法會的途中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30日】我要去參加2003年4月的紐約法會,當我要在法國華西機場出發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向機場的人們講真相。真是不容遲疑,許多的由中國人組成的團組在那裏,儘管我手中的材料不多,我邊發正念邊試著用我不流利的中文對他們講真相。

不論他們做何反應,我都儘量以善心講真相並從不氣餒。當時有好一陣我身邊圍著一個相當大的中國人團體,他們不想聽我講。然而最終還是有一個中國人看到我這種鍥而不捨的勁頭,就向我走來,我對他更深入的講了真相。

這次旅行我需在阿姆斯特丹轉機。在飛機裏,我向坐在我周圍的人講真相。這裏有相當多的有緣人,他們甚至希望得到有關的聯繫方式以便到公園裏去煉功。我還給一個空姐發了真相材料,她非常高興而鄭重地收下了。

每當我對一個人講真相,我的心變得越來越寬廣,我感覺到師父洪大的慈悲放射出的金光環繞在我身體所在的每一個地方。

在阿姆斯特丹機場,給一個帶著口罩(為防SARS)的中國人講完真相後,我走向一個像中國人的亞洲姑娘。我對她講真相並給了她相關資料。她是一位在法國學習的韓國人。她被我們的功法所吸引並對我說,「這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你來對我講這些絕不是偶然的。在哪兒可以練功?」有一刻鐘時間,我與她一同讀「論語」,一起聽煉功音樂,還給她看了師父的照片。她說:「你師父像韓國人。」她看上去很幸福,此時的候機廳沉浸在大法的柔和寧靜的音樂中。

到了紐約,在公共汽車中我對一個澳大利亞人講真相,他也驚嘆於我們的功法,他不停地講我所做的是多麼的好,他堅持替我付汽車票並領我到了我該乘坐的地鐵車站。在地鐵車廂中,我抓住時機對乘客講真相,車廂中充滿了祥和的氣氛,每個乘客都高興地拿了真相資料,有的人還希望參加我們的遊行。

路上我還給一個為我指路的姑娘發了材料,她對我說:「真是不可思議,這一星期中我已兩次收到法輪功的材料。」我對她講,「這是緣分!」她說:「那是肯定的!明天我要去參加你們的遊行,我渴望能煉功。」

第二天在法拉盛街區集體煉功兩小時後,我們在街上遊行並向中國人講真相。當時陽光燦爛,柔和的音樂在迴盪,人們用欣賞的眼光觀看著我們的遊行隊伍。

不論是在吃飯的時候還是在街上走路,我們都沒有停止向人們發材料。很多中國人對我這個法國人來到紐約和他們講法輪功感到驚奇,繼而很多人接受了材料。

在法會上,我們聽到了很多修煉者感人的心得,看了很好的講真相的錄像片。當看到影片中中西方弟子在天安門廣場的英雄壯舉時,當看到影片中我們的師父時,這一切在大法弟子們的心中引起共鳴,場上響起熱烈的掌聲。

第二天,在下午的法會結束之前我就必須動身返回,因為我的假期已到,我的同事們都知道我是大法修煉者,我要遵守我的諾言。我還趁這個機會向開車送我去機場的中國小伙子講真相。我們總算按時抵達機場(機場距法會會場較遠)。我對這個小伙子說,「這是我給你的車錢,我還給你我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我給了他和他的家庭一些真相材料。他被深深地感動了。他真心的謝了我,並對我沒能在紐約多待些時候感到遺憾。

到了機場,機場服務員對我說我的行李(60公斤)嚴重超重(允許重量為25公斤)。我的行李中有許多重要的大法資料。我邊發正念邊對自己說,甚麼都阻擋不了我。我拿出一個足有15公斤重的包,將我的行李分成兩個。儘管超重,機場服務員僅僅在我的行李上掛了一個「重物」的標籤,不僅托運了我的行李,還找了一個人幫我提著包直到登機區。

在回巴黎的途中,我繼續向中國人講真相,有些人拿了真相光盤並很高興有一個西方人對他們講法輪功。

在最後的班機上,我向一個美國人講真相,他一直拿著我們的材料不撒手,他也想更多地了解大法!

人們確實在覺醒並等待著我們更深地講大法的真相和偉大!

最後,以一首小詩結束:

紐約之行開啟了我的心,
一切是那麼清澈。
這種清新來自每個弟子。
正法之路如此不尋常,然而又如此祥和,
如果我們一直選擇大法,道路是清晰的,
千年的因緣就能最終顯現,
在佛道神的眼中,
大法弟子的路是如此神聖,
以致使得每一步
都留下一個永久的痕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