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4月2日)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3日】
  • 真相與人心

  • 正念正行

  • 弟子切磋

  • 迫害真相

  • 海外綜合

  • 大陸綜合

  • 真相與人心

    美國國會議員塔德-愛勤2003年3月21日在給法輪功學員的覆信中表示基於捏造的事實逮捕李先生是一項惡名昭彰的罪行,但不幸的是這種事在中國並不少見。中國的人權記錄實在是太壞了。對基督徒、西藏佛教徒和法輪功修煉者等宗教信仰的迫害尤為令人不安。他表示會繼續鼓勵國會和布什政府不斷為在中國上百萬被鎮壓的中國人呼籲。

    美國加州克羅納市市長宣布河畔郡法輪大法週,鼓勵所有居民參加3月30日在河邊公共圖書館活動室內舉行的圖片展和法輪大法功法表演。

    美國加州河畔郡瑪裏艾塔市宣布3月24日星期一至3月30日星期日為瑪裏艾塔市法輪大法週,讚揚法輪大法在瑪裏艾塔市以及世界各地促進人們的身心健康。

    西班牙律師:兩個半月前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生命開始變得明朗,身體的感覺越來越好。這麼多年來的持續疲勞感也一點點的減弱了,這是我嘗試過的各種產品、維生素和草藥所沒能達到的效果。同時,我的道德觀念的改善和心性的提高也令我無法置信。我已下決心真正地通過學法提高自己,同時向那些由於無知,或有意或心存惡意想攻擊污衊大法的那些人直接證實法的偉大。

    惡人惡報:

    ◇天津市武清區東馬圈鎮政法委書記郝玉亮,自江氏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充當幫兇,十分賣力。2001年底至2002年初領導班子換屆中他被更換,並突然得腦血栓,2003年3月23日不治而亡,死時僅53歲左右。

    ◇遼寧省錦州市太和區某廠退休幹部張某某由於受喉舌電視宣傳謊言矇蔽,一日,他當著大法弟子的面惡毒地罵大法師父、罵大法,大法弟子警告他謗佛謗法要遭惡報的,他不聽,結果第三天得腦出血死亡。

    ◇河北廊坊現世現報三例:班振中經常在大門口監視法輪功弟子,2002年12月7日死於糖尿病。周建實曾把法輪功真相材料撕下來,大兒子奉命監視法輪功弟子,結果他自己被大兒子打瞎一隻眼睛,兩個兒子都在去年死了。趙承民曾被惡人指使監視大法弟子,他在廊坊市管道局醫院截斷了一條腿,正準備截肢另一條腿。

    ◇河北省景縣部份惡人遭報:溫城鄉打人兇手葛樂得乙肝;王千寺鄉打人兇手副文忠,撕毀大法師父法像幾日後死亡,死相恐怖;王千寺鄉打人兇手張彥升的吉普車被燒毀;溫城鄉派出所所長陶某已瘋癱。

    ◇遼寧省鐵嶺市鐵嶺縣下興家溝農民張義新由於受喉舌電視宣傳謊言的矇蔽,思想中抵觸大法。一日,他收到真相材料後開始罵大法,不久就癱瘓在床,至今不能起來。

    7.20回憶:1999年7月21日我去公園煉功,發現沒有人,後來碰到同修才知道大家都上省委去上訪了,於是我也去了。警察把我們被送到體育場裏,曝曬一整天,晚上把我們分別送到各區公安局登記才放回家。第二天我又上省委去請願,公安更粗野,當場毆打學員。我對省委感到徹底失望,於是決定當天隻身去北京上訪。我和來自外省市的學員只好餐風露宿火車站和公園等地,每天都有公安搜查,成批的弟子被無理逮捕,公安便衣假裝學員,利用學員的善心騙錢。


    正念正行

    法光照我心。第一次我用手寫小標語,貼在一個門棟裏,第二天,小標語被人揭下來貼在了外面,「法輪大法好」在陽光下格外醒目。慈悲的師父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我開始學習利用多種方式講真相。我一直堅持錄製磁帶講真相。一次我剛開始錄時,隨身聽就顯示出沒電的信號,我再重新連接一下,沒料到在這種沒電的情況下,帶子一直沒有間斷的走到最後。一次,我因有急事不得不放下錄製工作,我回來後,想找到那個點接著錄,可一播放磁帶,就聽到後面有節目,還很完整,我感到非常奇怪,我沒有錄怎麼會有節目呢?同修小劉急著要拿走這一盤,事後小劉反饋節目非常好,完整有序。我深深體會到眾生渴望得到真相的迫切希望和大法的無邊智慧。

    正念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1999年7月20日後,我去天安門護法,在當地上訪,向人們講真相,與同修交流切磋,幫助更多的人走出來,曾幾次被非法關押,遭受嚴重迫害,幾乎失去了肉身生命,最終憑著法中修出來的正信正念闖了過來,走正了自己的路!這段護法歷程才使我逐漸悟到甚麼才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2001年,我被看守所無條件釋放後,身體狀況繼續惡化,出現了生命垂危的情況,我感覺到生命正在快速地從我身體裏流失。我意識到這一定是邪惡對我的迫害。正法弟子的生命是為救度眾生而存在的,不能容忍邪惡肆意迫害!我對師尊說,我要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回想起來,當時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加持,我就走不過來!弟子傾盡一切也難以回報師尊的浩蕩佛恩!惟有勇猛精進,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位50多歲的大姨,學法很精進,兩、三天看一遍《轉法輪》。大姨正念很強,洪法效果奇好。一次,大姨在城裏貼不乾膠,剛貼完一張,一輛巡邏的警車到她身邊嘎然而止,下來幾個警察,叫她上車。大姨站那兒動也沒動,沉穩地看著警察,警察翻她的兜,把錢拿走了,大姨堅毅地伸出一隻手到警察面前,警察一愣,乖乖的將翻去的錢放在大姨手裏。警察問她說,你只說你是哪單位的就行。大姨依然不搭理他們。警察愣了一會兒覺得沒趣,鑽進車,一溜煙走了。大姨若無其事地將剩下的標語貼完,買了早點,回家吃飯了。從大姨那裏了解了真相的人們很多人爭相學煉大法。

    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27):

    ◇同修齊發正念 邪惡條幅自斷。三月五日早晨,北方某市工廠的物業退休辦邪惡之徒在老幹部活動室的二樓掛出攻擊大法的白布黑字邪惡條幅。該廠的全體大法弟子於當日中午十二點齊發正念,清除邪惡勢力。三月六日中午條幅開始活動,下午三點多鐘條幅兩端齊刷刷斷掉。大法的神奇力量給了作惡之徒以沉重打擊。

    ◇正念的威力。2001年9月一晚10點,我正睡覺,外面來了兩、三輛警車、10多個警察。我把心穩住開始發正念,我說:師父,不能叫他們進家,資料太多了,我的正念不讓惡警進大門。結果惡警們真的就沒找到大門走了。第二天一早我順利地把資料安全送到同修家。

    ◇天安門正法。2002年元旦剛過,同修胖嫂來到天安門廣場。胖嫂想:大法弟子做的是世界上最神聖最正的事情,邪惡不配考驗我,讓邪惡之徒看不見我。這時,一群遊客迎面走來,胖嫂扯出橫幅,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遊客的目光都投向了胖嫂。兩個警察站在胖嫂不遠的地方,就是沒發現她扯旗喊口號。胖嫂三次來北京正法,三次都順利安全返回。

    整體的力量 正念的威力──記蒙特利爾營救林鳴立活動。在營救林鳴立的過程中,我們蒙特利爾學員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利用營救親人的形式,從法上認識營救的意義,從而形成整體積極講清真相、窒息邪惡,取得了較好的結果:

    ◇海外的呼籲對於窒息邪惡、鼓舞遭受迫害的同修非常重要。林慎立曾經身陷囹圄,他以自己的親身體會談過:海外的一個電話、一個橫幅,都有使獄中的大法學員少流血甚至免於被迫害致死的作用。

    ◇「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大家認識到,我們營救林鳴立絕對不是出自於情,我們營救的不僅是林慎立的弟弟,營救的是大法弟子,是在講清真相、窒息邪惡、減少損失。這是林慎立的事,也同樣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事,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之後,打電話、發信件等講真相、窒息邪惡的行動中,直接參與的學員越來越多,效果也越來越好。

    ◇大法弟子的心。要改變常人對營救林鳴立這個問題的看法,首先是我們自己在法上要提高上來。據同修講,當他們真的從心底裏認識到營救林鳴立「就是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加拿大最應該做的」,國會議員對問題的看法立即就發生了變化,甚至連我們同修自己都覺得驚訝,更看到了法理在這個層次的顯現。

    ◇正念的威力 真相的力量。剛開始給勞教所打電話時要麼打不通,要麼打通後對方立即掛斷。幾個同修在小組學法之後,作為一個小的粒子團,一個學員打電話,其他學員發正念。漸漸地,勞教所的電話打通了、打好了,公安局的電話也打通了、打好了。再後來,警察不僅向學員保證「一定釋放林鳴立」,甚至有的警察還告訴學員:在關押林鳴立的勞教所裏同時還關押了其他幾十位大法弟子,希望我們也把他們營救出來。

    ◇善良的加拿大民眾、政府和議員們在營救過程中給與了極大的支持。林鳴立能夠提前獲釋,這首先是他本人正念正行、否定舊勢力迫害的結果。我們海外學員的積極營救,表現了大法弟子堅不可摧的整體力量;而加拿大和所有善良的人民正義的呼聲,對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營救活動,也凝聚著加拿大和全世界大法弟子整體的正念,表現出了大法的深入人心。


    弟子切磋

    關於安全和正念問題的認識。不管在甚麼時候,我們都應該保持正念,這是沒錯的。但不能片面理解「正念」的內涵,更不能抱著「有求」的執著心、不理智地對待安全問題。「保持強大的正念」是修出來的狀態,要在重視安全問題的同時發揮作用,而不是單憑主觀願望就能實現的。當一個大法弟子在表面上過於依賴與運用功能,而不願理智地對待常人這層理時,邪惡就會抓到你思想上的漏洞,從而找到迫害我們的機會。大法弟子應該堅持每天學好法,理解好正念的內涵,理智地考慮到在人中這一層的安全問題。只有真正按照大法去做,做出的事和自己的狀態才能在法上,才能達到應有的效果。

    也談安全問題:儘量圓容地理解法。安全問題一直要重視,這是對法負責,對學員負責,對自己負責,同時也反應了是否對法能圓容地理解。參與做資料的同修應該嚴格遵守單線聯絡,不和任何無關的同修談論資料渠道。一旦出問題一定要在法上認識,向內找修去執著,對另外空間的干擾堅定地清除。一味地利用常人的手段調查不熟悉的學員的身份,想找出特務,目前很困難,會暴露一些流離失所學員的身份,同時也會暴露自己,容易引起學員之間的猜疑,形不成整體,給邪惡迫害藉口,造成更大損失。其實是否特務,有法衡量,只要我們以法為師,走正,做好,再高級的特務也枉然。

    三言兩語:協調一致講真相的好切入點。目前在向大陸人民講真相中,全體大法弟子非常努力,但還沒能夠形成全體協調一致的局面。如果我們像《揭露惡人》一文中所指出的「每一次發生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情況時我們當地的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中都要這樣做」,海外大法弟子也齊心合力配合,「直到通過各種方式讓全中國範圍都知道、讓國際社會知道,具體是哪些惡人又追隨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直接欠下了血債」,其對邪惡的震懾力和對常人講清真相的作用會是巨大的。

    西班牙西人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真正體會大法是全宇宙中最美好的。自我聽到真、善、忍這三個字,我就從內心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但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仍然是我得法的障礙。當我意識到這一點後我就排除它們並把真、善、忍擺在第一位。現在每當我講真相時,我總是保持正念,並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這樣對方的態度在一開始就會轉變。他們似乎很高興聽到法輪功。當我真正做到能夠控制自己的主意識,放棄不好的思想,並遵照真、善、忍去修煉時,我發現每一天對我來說都是最好的一天。大法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現在當我講真相時,我總是努力保持正念,並遵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

    波蘭西人弟子:我的得法經歷以及我對整體的認識。一年前,我通過一個人在聊天室講真相而得法的。當時他只是說他修煉了一種真正改變了他一生的功法,並留下了法輪大法的網址。我非常感謝,並覺得確實如此。儘管我是一個新學員,我仍然把自己當作一個正法弟子。我對於整體的看法是,一個整體不會因為我追求它就能得到,我確信整體會自然而然地達到而形成的。如果一個團體中有問題,如果僅有一個人願意改變自己,他就能改變他的環境。如果我們提高思想和對法的理解,如果我們能使自己的思想達到純淨、平靜,以及一個更高生命的無為狀態,這將反映到表面上來,那麼我們周圍的一切都將發生變化。

    奧地利西人學員:成為真正的正法弟子。一天我在公園獨自煉功,聽到一群中國遊客在我面前形成一個半圓圈,驚異地盯著我。我由背袋中拿出中文簡介分給他們每一個人,一名女士指著我的黃色圍巾問道:「你是怎麼開始學法輪功的?」我告訴她《轉法輪》已被譯成十幾種語言,她看起來很驚奇。另一位生氣的男子大聲嚷嚷地將簡介丟向我。我一邊由地上撿起簡介,一邊說明法輪大法在全球六十多個國家都是自由學煉的。後來他們離開了。那名好奇的女士及另一名年長男士由我背後朝我走來,長者帶著微笑,手中拿著簡介,那名女士親切地說:「他要把簡介還給你。」我心中數次湧現這次經歷,我首次見證被矇蔽得很深的中國遊客,我要他們知道真相!我認為我這個大法弟子的出現,對他們而言是了解深受無數謊言毒害真相的開始。我感到了講真相及發正念的急迫性。


    迫害真相

    2000年10月,河北一名16歲少女去天安門為法輪功請願,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她絕食抗議,被下鼻管猛灌鹹鹽水,把胃脹傷。惡警用電棍電她身體的敏感部位、強制戴械具,關小號三個多月。2002年春節至2002年11月,每逢「敏感日」,派出所惡警就上門騷擾,11月3日,惡警將她們母女綁架,上銬後用電棍電。其父屢次被勒索巨額罰款。

    一名品學兼優的小弟子三次進京證實大法,前兩次被強行帶到駐京辦事處,兩天未進三餐,睡在冰冷的地面上。第三次在天安門高舉「真善忍」橫幅,被公安一腳踢倒,施以撕頭髮等非人的強暴殘忍的手段。

    2002年3月,我被非法綁架,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整整9個月。2002年12月3日被以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等莫須有的罪名秘密開庭,法庭上我大聲喊「審判大法弟子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兩個警察掐住我的脖子不讓我說話。審判長用略帶顫抖的聲音急急忙忙讀完了他必須讀的東西後,草草收庭,前後共10分鐘左右。

    我從小就得了小兒麻痺,十年前又出車禍,這條殘疾腿雪上加霜地被摔成粉碎性骨折。1998年喜得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1999年7月20日,因修煉大法我被反覆關押,遭受了毒打、不讓睡覺、戴重銬、罰站等折磨迫害。

    新華勞教所現關押大法弟子約50人左右,另有在高壓迫害下違心放棄修煉的人70到80人。近來,惡警進一步搞強制洗腦,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強迫做超強度的運動,一天長達17個小時。同時利用吸毒犯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多次被折磨昏死,李欣澤於2002年9月4日被迫害致死,王仁偉被惡警電擊肛門、陰部達數十分鐘。

    2000年12月25日我進京證實大法,被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二年勞教,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捆綁、電棍等,每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我被非法勞教後,無人照顧我那半癱的丈夫,2002年11月22日,他不慎摔倒在地,腦出血,不省人事,這時離我勞教期滿只有十幾天的時間,我要求提前解教,照顧病危中的丈夫,惡警一直拖到12月27日我到期的前一天,26日下午我丈夫去世後才放我走。

    致邯鄲公安局、各分局、各派出所的公開信:到目前為止,我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人數已高達六人。江犯為了自己的瘋狂妒忌和對權力的私慾,對信仰真、善、忍的上億人民瘋狂迫害。你們都是這場迫害的直接參與者,江XX的法西斯暴行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希望你們不要做他的殉葬品,棄惡從善,將功補過,善待大法弟子,現在還為時不太晚。不要因為你們的錯念,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災難!三思!

    一少女堅持信仰被雙城市第二看守所劫持,她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絕食絕水的十七八天時,被強行灌了兩盆濃鹽水,使她的頭劇痛,自2002年2月17日一直被非法關押到2002年5月8日,後家人被敲詐12000元鉅款,把她接回家。

    99年我兩次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罰款,後被非法判勞教1年,期間每天超負荷勞動最高達20個小時。2001年在北京被惡警綁架,帶到一地下室,是安全部的秘密審訊室,由十幾人進行圍攻,不准睡覺,前後20來天,中途我出現昏迷、血壓高、全身神經麻木無反應。當地公安把我帶回後押送到醫院,檢查後說是血壓高、腦微血管堵塞、四肢不靈、出現語言障礙。後我被保外就醫,監視居住。

    長春興隆山洗腦班非常邪惡,每月勒索法輪功學員1000元伙食費。對於絕食的學員,一天不吃就灌食,不法獄警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他們把打印好的五書讓家人照寫,寫完後填上大法弟子的名字,然後警察拽著大法弟子的手強按手印。洗腦班每天播放邪惡的東西,管教人員也用變異的思想勸說,妄圖削弱大法弟子的堅強意志。

    四川內江市邪惡勢力從2003年開始,在內江市煤技校內辦了一個可笑的「崇尚科學學校」,將在勞教所、各看守所裏堅定的大法學員非法延期關押,強制洗腦。現該洗腦學校非法關押30多位大法弟子,每天逼大法學員「上課」,寫「認識」,強行灌輸邪惡的謊言。據悉,第一期已經結束。還將有60多人將被送到此地迫害。

    我是遼寧大法弟子。我們全家得法皆受益,是大法給了我和父母第二次生命,淨化了我們的心靈。1999年7月20日獨裁者開始鎮壓法輪功,我進京上訪,卻被非法關押,單位領導多次讓我寫保證,被我拒絕後,將我送進了撫順教養院,期間我飽受體罰、灌食、24小時不讓睡覺等迫害。2001年6月我被放回家,後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我到北京天安門正法被抓,三天後被單位接回家。單位要求我寫「保證書」,如不寫,就送拘留所,開除工作,連愛人也一同開除。拘留一個月罰款3000元,直到寫「保證」為止。壓力下我違心的寫了「保證」。回到家裏,不准出門,每逢節假日,不是要到單位「彙報思想」,就是他們來問我的情況如何。


    海外綜合

    在過去的一年多裏,已有九名日本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親人在回中國大陸探親、出差期間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大法弟子蔡女士去年春節回國探親時被國安非法搜查審訊,一名警察透露,參與的警察有三十多人,從訂機票起就開始監視。劉女士是大法弟子的親屬,去年春節期間回國探親,如期返回日本後,國內朋友打電話告訴她,她當天抵達上海下飛機到飛回黑龍江至離境被全程跟蹤、監視,她接觸過的朋友都受到了調查。

    圖片報導:加拿大渥太華學員積極營救李祥春

    圖片報導:美國休士頓大法弟子中領館前強烈要求釋放美公民李祥春

    3月28日晚,台灣北部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在台北劍潭舉行,歷時兩天,一千四百名學員代表參加。週日下午舉行了大組交流活動。

    2003年3月31日,德國大法弟子開始了在柏林德國聯邦議院門前為期一週的呼籲請願活動。第一天,有一個德國人在這裏呼籲紀念前東德被獨裁者迫害致死的人們,他見我們就罵罵咧咧,不許我們掛橫幅。我告訴他,我們都是省吃儉用自己花錢講真相,你應該明白強權和專制的可怕,不應該相信中國江氏政府的造謠誣陷。他聽後不好意思了,同意我們在這兒請願。

    3月22日,澳洲大法弟子參加了卡迪夫市的春季健康博覽會,人們認真地觀看真相海報,展板和大法洪傳世界的影片。我來到會場外的街道上向路人散發大法傳單,街道上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大法材料都不夠用了,又去複印了很多資料,回來時人也更多了,同修開始播放普度濟世音樂,有的人特意走過來伸手接真相傳單。一位居民對我說:「這條路不是主要街道,很少看到這麼多行人的。」

    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中國牡丹江全體大法弟子熱烈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鞍山全體法輪大法學員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河南法輪大法弟子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正式成立
    ◇浙江大法弟子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法國法輪大法協會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協會正式成立
    ◇休斯頓法輪佛學會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丹麥大法弟子祝賀希臘法輪大法學會成立

    美國之音4月1日報導了美國發表的2002年度的全球人權報告。報導說其中有大量的篇幅是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報告說,在2002年的中國,隨便抓人、嚴刑拷打、刑訊逼供,甚至把人打死等情況時有所聞。報告還批評了中國的司法制度,在中國,不經過司法程序而送去勞教、勞改單位的,就有二十多萬人。報告批評了中國當局控制新聞輿論和媒體。

    自由亞洲電台2003年4月1日報導,歐盟代表星期二在聯合國人權大會發言,對中國廣泛違反人權表示關注。希臘大使克里庫科斯表示,中國仍然大量使用死刑、酷刑,實行嚴打,鎮壓從事民主、勞工權益和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同言論的人士,鎮壓家庭教會和法輪功人士。


    大陸綜合

    2003年4月2日大陸綜合消息:

    ◇地處湖北武漢市的華中科技大學電信系肖志向教授因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於3月27日上班途中遭武漢市610歹徒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2003年2月,北京昌平區大法弟子李明霞、崔向榮被610惡警非法綁架,在獄中受到惡警的瘋狂迫害,目前已生命垂危。

    ◇天津板橋勞教所內有許多非法勞教到期但仍然堅持不寫「保證」的大法弟子,勞教所在無理加期半年後仍不放人,並用盡各種方法,加劇迫害大法弟子。現在已有十多名大法弟子絕食抗議十多天了。同時天津建新勞教所、雙口勞教所、青泊窪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在升級。

    ◇最近,重慶沙坪壩和石橋鋪兩個資料點被破壞,多名同修被抓。3月21日,塗山鎮歹徒在彈子石地區懸掛誣陷法輪大法的圖片展覽,幾個大法學員到現場去向群眾講真相,使邪惡未能達到目的。下午,玄壇廟派出所把大法弟子王方玉、楊爺爺(快滿80歲)及楊爺爺的老伴叫到派出所,當晚又把大法弟子周良芝綁架到拘留所。周良芝和楊爺爺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近日,合肥市610邪惡組織脅迫一些街道、單位、居民小區張帖誹謗大法的圖片來毒害眾生。請本地區的大法弟子每晚8點,9點正念清除合肥地區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

    ◇合肥市「610」邪惡組織夥同合肥市公安一處,密謀於近日非法審判楊景芳、畢小俊、彭海英、溫燕、李鈞、張撫順等大法弟子。另外,大法弟子吳江海自2002年10月在住所被綁架以後一直沒有下落。

    ◇安徽省女子勞教所利用猶大潘映映等迫害大法弟子。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劉麗等人每天都被她們迫害著。大法弟子李梅就是在這裏被猶大們迫害死的。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大法學員陳光華3月31日被市局非法抓捕,隨後家中電腦被搜走。家中小孩還不到6個月。

    ◇據查,河南省鞏義市戒毒所裏非法關押著6名法輪功學員:蔣良深夫婦、張志坤、張巧俊、王根聚、王忠卿。另外:鞏義市看守所裏也非法關押張麗、張殿君、薛進忠、袁衡等10多名法輪功學員,上述學員均將被送往鄭州白廟勞教所非法勞教。

    ◇遼寧瀋陽市大法弟子朱國芬1999年9~10月份被非法拘留在收容所20天。2002年8月其家被警察非法抄查。遼寧省新賓縣大法弟子井淑芝先後五次被非法關押在新賓縣看守所,被惡警搜身搜錢2000多元,野蠻灌食8~9天,還被注射一種滿身起紅點點的毒藥。曾被撫順女子自強學校(實質也是監獄)非法關押2次,受到酷刑迫害導致遍體是傷。現在馬三家非法勞教三年。

    ◇在吉林省遼源市兩天前的大搜捕中,張純志、劉端勝等十多名弟子被非法抓捕。

    ◇據可靠消息,現在瀋陽市內一些居民小區內出現了一些白色桑塔納或捷達轎車,車裏一般坐兩個蹲坑的便衣警察,專門抓發放真相資料的大法弟子。他們的車牌也經常更換。望發放真相資料的大法弟子注意

    ◇撫順公元地區劉蘇芬於2月27日被抓,出賣了當地一些同修,帶領惡警去資料點,抓了6名大法弟子:劉XX、侯小惠、劉向明、韓桂琴、朱際萍、徐XX。現劉蘇芬已成為公安的臥底。安徽省黃山市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猶大名單:夏友琴;吳荷花;呂莉。淮南的殷金龍和陳紅蓮已走向邪悟,並幫助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

    ◇最近國內又拍了一個很邪惡的電視連續劇「生命無罪」,準備開播。請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予以清除。

    今日110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黃昏時分,我獨自走著,卻被開車飛快的司機撞了一下,我倒在那裏,當時頭腦中第一想法就是:我用大法賦予我的大善大忍的心境原諒他。奇蹟發生了──我竟真的站了起來,一切都正常!司機看我沒有詐他錢,了解到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高興地接過我遞給他的真相小冊子,說:「我今天是因禍得福啦,謝謝你!我一定會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並把今天的奇遇告訴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這真是:黃昏喜救度,小禍得大福。有緣一瞬間,生命永長駐!

    詩歌:寫給長春法輪大法日一週年

    維護噴墨打印機的方法

    姥姥年少時曾親眼見過真龍,95年年逾古稀的姥姥喜結大法緣後,多年的青光眼、白內障、偏頭痛等病不藥而癒。一次姥姥遭遇車禍,在師父的保護下很快就好了。99年7.20後,姥姥被謊言矇蔽,不僅放棄修煉還說了對師對法不敬的話,2001年春,確診為直腸癌晚期,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了。爸爸和我向姥姥講大法真象,姥姥重新開始了修煉,一直到現在。村民們都紛紛議論:「都癌症晚期了,甚麼事也沒有,是不是誤診了?」有的人說:「可能是人家煉法輪功煉好了。」

    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4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