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3月29日)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0日】
  • 要點文章

  • 海外綜合

  • 弟子切磋

  • 迫害真相

  • 真相與人心

  • 正念正行

  • 大陸綜合

  • 要點文章

    揭露惡人(明慧編輯部2003年3月29日):
    每當有大法弟子在中國大陸被勞教所、洗腦班等迫害致死,我們別的大法弟子都要及時把直接策劃、指揮迫害和直接參與迫害的惡人揭露出來,將這些犯罪惡人的姓名、性別、年齡、職稱、單位等個人信息記錄在案、公布於世。

    每一次發生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情況時我們都要這樣做,而且每一次都要持續做一段時間,齊心合力,直到通過各種方式讓全中國範圍都知道、讓國際社會知道,具體是哪些惡人又追隨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直接欠下了血債。

    內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鄭蘭鳳2003年2月11日因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被紅山區公安局抓走,非法關押在紅山區看守所進行折磨,2月28日被惡警迫害致死。屍體背後青一塊、紫一塊,有被嚴重毆打的傷痕。

    河南省漯河市大法弟子姚三忠因堅持修大法,被非法判三年勞教,在許昌勞教所受盡折磨,最後奄奄一息。勞教所怕承擔責任,2002年12月底把他抬出扔到外地路邊。家人把他送到醫院搶救近一個月,因傷勢嚴重姚三忠於2003年1月中旬去世。

    山東省萊蕪市鋼鐵總廠大法弟子柏士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分別被關押在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和王村女子勞教所。釋放後,又被萊鋼610犯罪團伙關押進洗腦班折磨致精神失常,於2003年3月初悲慘離世。


    海外綜合

    美聯社3月26日華盛頓DC報導:根據國會一項剛剛提交的兩黨聯合法案,在海外曾參與酷刑折磨和虐待他人的外國人將不會獲准進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奧潤-海什(Orrin Hatch)說:「美國不是容忍邪惡的國家。」參議員們說,這種人也不能獲得美國國籍。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議員馬克-佛利(Mark Foley)和紐約民主黨議員加裏-艾克曼(Gary Ackerman)在眾議院提出了相同的法案。佛利說:「我們不能允許其它國家的酷刑犯和殺人犯在美國逍遙法外。」

    南達科達州學員在兩大城市舉辦活動呼籲營救李祥春,3月18日,在第一大城市Sioux Falls 舉辦新聞發布會,從來沒報導過當地大法弟子活動的電視台採訪了全過程,並在全州的幾個大城市進行了報導。3月22日,在南達科達州第二大城市Rapid City進行了一次集會, 當地電視台首次前來採訪,並在當天下午進行了報導。學員們表示,只要李祥春一天不返回美國,就要繼續呼籲,使更多的政府官員和普通民眾對邪惡的迫害有更深更全面的了解。

    自由亞洲電台三月三日報導,林文蓉女士在德國的同學和法輪功學員聯合成立營救林文蓉女士小組,上週末在中國駐德國波恩領事館前舉行集會,呼籲中國武漢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林文蓉女士的活動。他們拉起張貼了英文、德文和中文的橫幅、標語,此外還有圖片牌,向民眾展示在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照片以及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很多參加狂歡節的德國民眾,在得知林文蓉事件後立即簽名,表示支持。

    參考資料:從2003年3月25日起,國際大赦組織正式啟動了「反酷刑」中文網。該網有中文簡體與正體以及英文三個版本。裏面提供了豐富而系統的有關「酷刑」與「反酷刑『的新聞、法律知識、國際與民間反酷刑組織的情況以及大量的實用鏈接。該網還提供了各種有關人權保護方面的資料。該網不但為遭受酷刑的不幸者提供了寶貴的幫助信息,還為人權活動積極分子、學者、律師、新聞工作者和學生提供了全面而系統的資源。該網站的網址:www.endtorture.org

    美國德州選區國會議員、眾議院移民委員會主席拉瑪.史密斯覆信給選民及法輪功學員,表達了對中國[江政權]迫害法輪功及查爾斯.李的關注。在信中說,他「絲毫不懷疑中國政府只不過是一個野蠻殘酷的專制系統」,因此他「支持在監視中國是否承擔了世界貿易組織的義務時把中國的人權政策也納入考慮範圍」。

    歐洲議會就歐洲議員關於23條立法的提問有關法輪功的答覆:2003年2月14日,香港特區政府向司法委員會提交了基本法23條立法草案。歐洲議會完全了解其政治敏感性。歐盟委員會全力支持議會在2002年12月19日提出的議案,要求香港特區政府確保基本法23條不用作對付被壓制的反對團體的內部手段以及限制言論、新聞與結社的自由。議會將密切監督這一重要議題的進展,尤其是這將對尊重人權與公民自由的未來立法產生最終的影響。歐洲議會將繼續對中國當局施壓,以提高對中國人民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的言論、結社與宗教自由的尊重。

    希臘法輪大法學會已經正式成立。這是在歐洲及全世界正法進程中的又一里程碑,大法將更牢固地深入於世界與人世間。在希臘,一個學會要想註冊,必須經歷法庭分析的過程。希臘法庭的裁決是:「……這是一個非營利性、不違背法律、道德和公共秩序的學會。因此該申請批准通過。」這與江氏集團的誣蔑之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真相面前,謊言無法避免被曝光。

    衷心希望人們選擇幸福、美好的未來(譯文)。在中國,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非法鎮壓和邪惡迫害已經持續3年多了。很多人現在正處於很深的錯誤認識中,他們試圖用某種方式證明這次鎮壓。而這些所有不正確的觀念的產生,正是由於一些個人的私慾、邪惡的思想和願望!人們甚至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但他們還是這樣肆無忌憚地在做!當時諾亞方舟的事向人們預示了即將出現的大洪水,但人們卻不相信。現在法輪大法修煉者善意地勸說人們停止鎮壓修煉真、善、忍的人們,不要助紂為虐,而邪惡卻利用那些不誠實人的私慾,以經濟和其它利益收買著他們。要知道這是偉大的宇宙大法,他能造就所有的一切,同時任何人也是逃不出宇宙法則的約束。現在每一個人都在選擇自己的未來。我們法輪功修煉者衷心希望人們所選擇的是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3月26日,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一張由哈勃天文望遠鏡拍攝到的麒麟座變星V838的迴光氣殼的照片。觀測數據顯示這顆爆發的恆星,在數個月的期間,就從比太陽稍熱一點的昏暗恆星,變成一個非常明亮但很低溫的超巨星,經歷了很快速且很複雜的亮度變化。


    弟子切磋

    破除邪惡證實法(5):

    ◇破除各種圓滑的面對邪惡的形式。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給後人做表率的,維護法也要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在邪惡面前說假話,或面對邪惡採用所謂周旋的辦法,我個人覺得原因有二:一是怕承受痛苦,但又不願意出賣同修,另一是用人的聰明來維護法,甚至有的覺得亂說一通特別解氣。這些都不是我們正法弟子的行為。在邪惡面前說假話錄口供不也一樣承認了這非法的審訊嗎?被操縱的人如果知道大法弟子在說假話,也可能會使其失去被救度的機緣。只有用最純正的法去清除邪惡及其根本才是最正的,也是最能解決問題的。當我們按照師尊的要求做時,我們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金剛的整體時,一切邪惡定會自滅。

    ◇破除各種圓滑的面對邪惡的形式。說邪惡已知的,假話,周旋,這是人的聰明所形成的理,也就容易陷進邪惡的圈套中,裏面可能就摻一兩件邪惡也拿不準的,你承認了就壞了。從根本上說,常人的技巧永遠不能用來代替法理,而將人的聰明所形成的理摻進正法中,容易干擾大法同修的正法正覺,引起法理上的迷惑、誤解。從窒息邪惡的角度講,無論在邪惡面前承認甚麼都是一種妥協,用更高標準來衡量,對那些在邪惡面前一言不發的同修來講不也是一種變相的出賣嗎?

    ◇破除舊宇宙的理──為別人承受。這其實不是正法,而且還讓它找到了迫害我們的藉口,而且也承認了那所謂的審訊,也就接受了這所謂的考驗了,而這考驗卻是極其邪惡的。只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才是最高最正的維護法。所有的生命都在法中,維護了法就是幫助了同修,偏激地維護某一位同修那是情不是正法。

    ◇在正法中清除舊宇宙的不純。作為正法弟子必須遵照師尊講的大法法理儘量一點不漏地理解和做到,才能真正明白新的宇宙的全新的法理。我看到:大小宇宙都是對應的,正念強,穿透力也強,就可以正法中直接清除邪惡的根本,救度眾生時,甚至平淡的一句話都可以打到他身體的微觀中,啟迪他的善念。因此為了維護大法的莊嚴與偉大,為了維護大法的神聖不可侵犯,為了救度一切生命,用生命中的每一顆粒子去窒息邪惡,直到法正人間的那天!

    大法金剛不動,永遠是第一位的。前段時間與兩位同修交流,甲說,乙被抓了,但周圍的人都覺得他修得挺不錯,對法理認識得也好,對乙被抓很困惑。我建議找出漏洞,要不然最壞的可能是這些人普遍都有這個問題。甲回想起來,乙臨出事前跟甲說過萬一聯繫不上(暗示會出事)大法工作找誰接替。問題就在這兒:邪惡安排了迫害,同修乙沒去否定它,卻在它們安排之下進行後續安排,其實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在此提醒同修正確認識師父(大法)、大法弟子、舊勢力這三者的關係,要時刻把大法擺在第一位,不被表象所迷惑,不被人情所動,事情過後及時找出漏洞,從法上成熟起來。

    撒謊。在修煉了很多年後的今天,當主意識不強時,發現自己依然有不誠實的舉動,比如坐車改了回程時間後沒有去補票,住旅館因臨時變動也沒補交一夜的住宿費等等。這些不誠實舉動的背後,主要是怕麻煩的心,加上一種佔便宜後的心理滿足。向內找,在重利的那顆心背後當然是私心和不善,我還看到有種反傳統反正統的逆反變異心理,這其中包括尊重社會規範,尊重傳統道德,尊重他人等等。與尊重善待相對立的是蔑視,自以為是、妄自菲薄、桀驁不馴正是舊勢力的特點。而我們就是要修得無私無我,修去所有的魔性,否則何談大法修煉呢?

    詩歌:真法已得復何求


    迫害真相

    近四年裏,已有至少641名大法學員被江氏流氓集團酷刑虐待迫害致死,然而被間接迫害致死的人更是不計其數,遼寧省鞍山市高XX患高血壓、腦出血、大面積心梗,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在壓力下她放棄了修煉,後舊病復發,離開了人世。鞍山市一工集團有限公司賈XX,心梗患者,修大法不到一個月就奇蹟般地恢復了健康。可是在壓力面前他放棄了修煉,2000年3月因心梗復發去世。這類例子在全國數不勝數,江氏流氓集團用一把無形的刀把他們不見血光的殺害了。

    2002年11月22日,廣東省廣州大法弟子羅織湘被天河區610歹徒劫持去黃埔戒毒所折磨洗腦。她絕食抗議迫害,後被送去天河中醫院,11月30日不知何故從三樓摔下致使頭部受傷,12月4日含冤離開人世,年僅29歲,死時懷有三個月身孕。羅織湘的丈夫被非法關押到花都赤坭勞教二年。

    江蘇省常州武進市前黃鄉大法弟子、年近六旬的謝仕良因修煉法輪功受到迫害,2001年5月11日,武進公安局副局長劉澤琨闖入謝仕良家非法抄家,將謝仕良打得渾身是血,後將其非法拘留15天進行折磨。2002年4月27日,謝仕良再次被抓,2002年11月29日,被非法判處十年徒刑,現關押在江蘇省蘇州第三監獄。

    江西省南昌市大法弟子劉兆琴於99年9月先後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卻被拘留,判勞教1年半。在江西女子勞教所期間,為了抵制迫害絕食五個多月,長期被強行灌食,並遭受慘無人道的摧殘,生命垂危。保外就醫後不久,又被劫持,她絕食絕水四個多月,後在同修的幫助下逃出魔窟。一個月後劉兆琴在資料點上再次被綁架到南昌市青雲浦看守所關押至今。

    1999年10月,我去北京信訪局上訪,被劫持到龍山教養院洗腦基地,遭到罰站、罰蹲、電棍電等迫害。有幾名學員被電得面部嘴部起大泡、淌膿水,可惡警在已受傷的傷口處頻繁電擊,一男同修身上被電糊。七個月後每人被勒索5000多元伙食費後被釋放。同年11月,我再次被抓走,後被判教養兩年,送到某教養院,每天除了勞動外,就是看謊言錄像,強制洗腦。

    我是河北省演藝界的大法弟子,2000年,我因參加集體煉功及兩度去天安門廣場正法,三次被非法拘留。在單位,經常因不參加誹謗大法的演出而被批評、扣工資。單位幹部迫於上級壓力,派人監視我,又扣發了我一個月的工資。

    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農藥中毒後遺症、子宮癌、乳腺癌奇蹟般地全都好了。江犯迫害法輪大法後,惡警經常到我家騷擾,三番五次將我抓進派出所、洗腦班,並對我家人進行敲詐勒索。在洗腦班,我舊病復發,生命垂危,就這樣他們才不得不放人。慈悲偉大的師尊又一次從死神手裏把我救了回來,回家的路上我奇蹟般地康復了。2001年國慶節前一天他們又突然抄了我的家,就這樣我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我夫婦倆由於堅信法輪大法,99年7.20後,受到了多種迫害。我多次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及洗腦班,妻子也兩次被非法關押,家屬被惡警敲詐達兩萬元。近三年來,派出所惡警經常在我家周邊蹲坑,每逢敏感日總要上門騷擾,同時我們也受到單位監管。

    2000年7月,我進京證實大法,慘遭惡警毒打及非法關押,我絕食抵制,被強行插胃管灌食,致使我大口大口吐血。2001年8月我因張貼大法標語,被關進刑警隊,在這人間地獄飽受迫害,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石家莊勞教所被長期剝奪睡眠,逼迫放棄修煉,2002年11月,我被轉往保定勞教所,遭到高強度的殘酷迫害:不許睡覺、晝夜罰站、毒打、電棍電,我絕水絕食抵制,被輸液及強行灌食,插胃管導致我全身劇烈抽搐、麻木,呼吸十分困難,多次險些昏死過去。

    2001年10月1日,我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返回後被抓到教養院洗腦班,惡人集體圍攻我,逼我放棄修煉寫「三書」。2002年9月,我因向同事講真相被惡人舉報,再次被劫持到教養院洗腦班,受到惡人瘋狂圍攻。我被折磨得心跳異常,無法入睡。
    在關押期間我的96歲高齡的祖父還有父母因著急上火而病倒;孩子受到驚嚇病得打滴流;丈夫被勒索9000元錢。

    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進行殘酷鎮壓,把我的家庭搞得支離破碎,全家人個個被關過看守所。我母親和其它幾位功友把一位因長期關押、導致雙腿不能行走的大法弟子帶回了家,當時我母親付了車費,就因這麼一個善良之舉,2002年大年三十晚上再度被抓。我的妻子因寫信給報社澄清事實,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如今她在勞教所承受迫害,受著煎熬。

    山東省郯城大學生遭遇:7.22日晚,我與我哥去北京被公安抓捕,押回當地看守所關押,家人被逼為我和我哥每人交2000元的押金後才放人,我家家徒四壁,只好將僅有的為父親治病(肝病晚期)的錢交上。後來我因運大法資料再次被抓,受盡酷刑折磨,惡警曾用火燒我的手,將我右手食指的一塊肉燒熟。回家後惡人仍不斷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

    我曾三次依法去北京上訪,三次均被市公安局非法帶回並劫持到看守所,並被非法判處三年勞教,勞教期間,被犯罪警察「剎繩」(一種酷刑)4次、不讓睡覺。2002年5月,我堂堂正正闖出了魔窟。回來後,單位讓我幹清潔工的工作,只給臨時工的待遇。

    我是在江犯迫害法輪功之後2000年8月才開始修煉的。因在年終總結中講大法真相,單位逼迫我放棄信仰,把我強制送往洗腦班,勒索罰款3000元。2002年長工資兩次都沒有我的份,8月12日,單位幹部讓我寫不到北京上訪的保證書,我被迫離家出走,丈夫在壓力下到法院起訴和我離婚。10月12日他們終於抓到了我,再次把我押進了洗腦班。


    真相與人心

    小外孫看到的。春節前我和小外孫每天聽一講李老師的廣州講法磁帶。有一天打開錄音機開始聽法後,我問他:咱們屋裏還有別人在聽法嗎?他說:有,有很多人。在頭頂上,都站著聽,還穿著古代衣服。我知道這是他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情況。孩子說:只要一開錄音機聽法,那些人馬上都來了。一天,他告訴我說:有一百八十多人來聽,還有一個八歲小孩。孩子告訴我,每次聽法時,法輪都從錄音機裏飛出來,很好看。

    大法給我們福分的故事:

    ◇沒得法前我是一個多病的藥罐子,人家都叫我「吃藥大王」。17歲那年被確診不孕症,醫生說我性染色體少一項,正常人是46對,我是45對,而且個子最高能長到1.44米。當時我已經是病魔纏身,每天靠吃藥來維持生命。我正在死亡邊緣徘徊時,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多種疾病及不孕症都奇蹟般的好了。

    ◇我自1997年修煉大法以來收益很大,心態越來越平和,改掉多年急躁的壞毛病,說話中總是考慮別人,注意別人的承受能力,使家庭關係改善並和睦相處,鄰里互相幫助,身體也健康了,多年的肝病、腎虛等病也不翼而飛。老相識見我也說:你比20年前的臉色還好看。

    ◇有一做生意的人,一天他騎摩托車外出時被卡車把摩托車撞散架子了,人也被撞出老遠,而他只是半邊臉摔青了,其它都沒事,可謂神奇。他自己想起曾撿了一本法輪功真相小冊子,看後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後凡有顧客來就介紹給人看。是對大法的正念保護他躲過了這一難。

    ◇我在學煉法輪大法之前,經常晚上失眠、害怕,惡夢常常伴隨著我,有時在惡夢中嚇的叫出聲來,深更半夜驚的我愛人也睡不好。我用了許多方法也沒能祛除煩惱。1999年我讀完《轉法輪》第一講,當晚第一次嘗到了睡好覺的滋味,我把《轉法輪》書全部讀完後,從此擺脫了失眠、害怕的煩惱。

    山東膠州市猶大遭惡報三例:

    ◇張福元,膠州市水利局幹部,曾為膠州市大法輔導站站長。在青島市李村監獄關押期間背叛大法,現在各地傳播謬論。前幾日張福元突覺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出是肺癌。和張一起給別人洗腦的還有龔愛民,希望此事對他也敲響警鐘。須知善惡報應毫釐不爽,無論誰做了破壞大法的壞事,都得去承擔。

    ◇潘世全,膠州市雲溪辦事處鄭家小莊人。在李村監獄關押期間背離大法,後被提前釋放。回家後與宋新忠、吳xx(原膠南市輔導站站長)、狄新明等參與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妻遭報應,由肛瘤轉為腸癌。潘世全攜妻到處求醫,北京後勤部總醫院醫生說已不能動手術,只能慢慢吃藥觀察了。現該人有所醒悟。

    ◇魯連、萬愛玲夫婦,係膠州市炭黑廠職工。自背叛大法以來,多次配合惡人參與洗腦迫害。二人因而也從惡警處領了多次工資。在當地影響極為惡劣。在其影響下,其妹萬xx也放棄修煉,年紀輕輕的竟得了絕症。

    癌症、車禍、罷官免職 惡報如影隨形追著太保莊鄉惡警。山東濰坊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對善良的大法弟子動用各種刑罰:電棍電、坐鐵椅、吊打、雪地凍、烈日曬、赤腳站冰地、遊街、車輪軋腳趾等等,勒索錢財十幾萬元。然而,天理昭昭,惡報也一個不落地報應在這些不法警察們身上:

    ◇原派出所指導員陳樹雲,男,40歲,自99年7.20以來一直為江羅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出謀劃策並親自出馬。2002年7月在本鄉一魚塘釣魚時,陳樹雲突然半身不能動彈,至今生活不能自理,成為廢人。

    ◇ 原派出所所長於發松,41歲,參與迫害的主兇,為人自私驕橫,連其同伙都罵它,因涉嫌嫖賭案被免職。

    ◇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王坤長,早已於前年死於車禍。

    ◇ 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董治寬,經常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對大法弟子更是心狠手辣。去年因有大法弟子走脫,董治寬被攆回家,不久便得了嚴重糖尿病。

    ◇惡警胡友祥,從大法弟子家搶劫一輛摩托車,一年多一直騎著,維修費還竟然讓大法弟子支付。去年秋其父得了肺癌。

    ◇ 惡警王升廣,經常沒白沒黑地開車抓捕大法弟子,自以為迫害好人賣了力,就能保住「鐵飯碗」。結果被新任所長攆回家。


    正念正行

    師父助我三次闖關:

    ◇2001年1月一天,我正在做飯,縣派出所五個惡警突然闖進,將我綁架到派出所,雙手銬在鐵椅子上,逼問大法資料的來源。我不說,七八個惡警就往我臉上撣酒、撣水,不讓我睡覺。第二天,只有一個惡警躺在床上看著我,他睡著後,我心裏請師父加持,然後從手銬裏抽出手,想從後窗跳出去,我請師父幫我,結果手剛觸到窗戶叭一下就開了。我跳出去一看,一堵三米高的牆擋在眼前,對一個普通女子來講,要跳出去,想都不用想。我在心裏喊:「師父加持我!」第二下跳時我騰空而起,爬上牆後沒想甚麼就跳了下去。

    ◇2002年10月9日,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在一起切磋交流。縣公安局政保科的一個女警帶著人,把大門撬開闖了進來抓我們。我對那個女警說:「你自己弟弟甚麼樣你不知道嗎?學大法以後變好了。大法能改變人心。江XX就邪在這,這麼好的功法他不讓學。」這幫惡警把我們拉到派出所。當時我一點怕心都沒有,惡警說甚麼我都能給他頂回去。下午四點多鐘他們只好放了我。

    ◇2003年1月30日下午我到樓群裏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抓。非法拘留期間我不配合惡人的指使,絕食抗議迫害。時時發正念、背法、找自己還有甚麼人的執著心沒有放下。後來他們就給我插鼻管灌食,灌完後我就動念吐出來,結果像脫水一樣都排出去了。絕食抗議到第十八天時,大夫檢查時我就暈過去了,他們用針扎人中我也沒反應,用木頭棍子狠勁劃腳心也沒有反應。大夫說:「不行了,真不行了。」610來人一看我昏迷不醒,就通知我丈夫和親屬到醫院來,我丈夫一看急了,就開始罵惡警,610怕事情鬧大,逼我丈夫交錢後放我回去。

    我們為甚麼散發真相傳單(小故事幾則):

    ◇有個同修幾次去北京護法,幾進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幾次正念闖關,經歷了許多魔難。一次她對幫她散發真相傳單的小姪子(常人)說:「如果有人來了(抓咱們),你不要管姑姑,你只管自己快跑,一定要聽話。」世人呵,請一定了解:我們之所以節衣縮食製作真相資料,頂著壓力、冒著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險,把這些真相資料送到你們手上,是為了千千萬萬的人不再蒙冤受騙,喚醒所有人的良知善念,人類才能有希望啊。

    ◇這是一個沒有多少文化的農村家庭婦女,她和幾個同修在經濟條件不怎麼富裕的情況下,有時買盒粉筆在牆上寫,有時用毛筆、拿孩子用過的舊本紙,在背面寫上她們心中的話,貼在牆上:相信我們,沒有誰頂著壓力,冒著危險,告訴你一句假話,請記住:「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看守所裏的一位大姐,由於散發真相傳單,已經兩次被抄家、幾進魔窟了。惡人的瘋狂迫害絲毫未能動搖她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正信。當時,她對我說:「出去第一件事就是租間房子,放真相材料,再也不能讓惡人搜著(材料),出去後接著發。師父正法的進程如此之快,有多少世人在等著我們救度啊。」

    ◇「你們法好,好就在家煉唄,幹嘛非要出來散發傳單,和政府對著幹?」有人問過我這樣的話題。「報紙、電台、電視台、網絡四大媒體全被謠言控制著,老百姓都被一面倒的不實之辭矇蔽著。在這麼不公正的情況下,得允許人呼吸,總得讓我們有個說話的方式吧。更何況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呢!」

    ◇正念正行。一個不修煉的人指著光盤和真相材料這樣問我:「外面這麼緊,你們還敢這樣(發),就不怕被抓嗎?」我直視著他的眼睛,腦子裏純淨如水,沒有一絲雜念,只說出了幾個字:「正念正行!」一路上騎車回家,腦子裏除了師父的兩首詩《助法》與《正神》外,彷彿一切已置於身外。

    98年以來走過的路(下)。因資料點被破壞我再次被非法抓捕,我絕水絕食,面對這些破壞大法的人發正念,同時講真相。當時一念,就是不配合邪惡,到了20多天時,醫生給我檢查說我全身衰竭。因警察蹲坑,做資料的幾個同修幾乎同時被抓了,我想,現在外面的同修沒有資料,見不到師父的經文,要趕快出去做我應該做的。第3天醫生又來檢查說我全身衰竭,在師父的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我第36天堂堂正正的闖出了拘留所。到家後,看到第一篇經文是《正念正行》,我哭了,師父在鼓勵我,在家裏呆了四天,我又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中。

    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23):

    ◇發正念使真相標語長期保留。以前貼出的傳單很快就被撕毀了。2001年7月,我與兩位同修出去,我帶有十來張標語去貼,每貼一張,我都認真地反覆地發正念,要它保留很長時間,希望更多有緣人都能看到,叫邪惡之徒看不見,讓有救的好人能多看。結果真的有兩張貼了長達五個月時間,並且貼在離崗亭不遠的十字街路口,因時間久脫了一半,我又用膠水補貼好。還通知功友和常人都去看過。我只要路過都發正念保護它。這就是發出純正的正念的作用,更主要的是恩師的慈悲加持。

    ◇制止惡言。當12個國家36名功友到天安門請願時,一位領導的家屬電話通知我看電視和報紙,叫我不要再宣傳大法好……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我同一功友專程去他家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最初那位領導因不明真相,說一些難聽的話,對大法說一些不好的話。我心裏很難受,一面給他講真相,一面默念師父正法口訣,不到五分鐘,他就自動轉了話題。我一聽很高興,知道是正念的作用,心中充滿著對師尊的感激。我明白只要做到耐心講真相,認真發正念,一定能清除控制人的壞物質,以幫助世人糾正自己的觀念。

    ◇有這樣一個學法小組,他們把學法擺在第一位,有的在抄法,有的又抄法又背法。2002年元旦前到2月份,他們學法小組製作了將近500條大小橫幅。這些橫幅基本上都是在白天掛出去的,其中掛了一條10米長的橫幅,寫著「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並在主要路段的居民樓展現2個多小時,常人看到後說:「法輪功的人真不簡單。」一大法弟子在上午5時多到10時掛了9條5米半長的橫幅,當掛完後一看,嘿,這樓頭上寫著市勞教所宿舍、某某刑警中隊。

    ◇多強的正念 多大的威力。重慶一大法弟子A在5月8日晚出門張貼大法標語,剛離開樓門口,看門的邪惡之徒就跟隨其後監視。大法弟子A回過頭直奔邪惡之徒:「你跟著我幹啥,要耍流氓嗎?」惡人狂叫:「我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你只要貼,我就要抓你。」大法弟子A坦坦蕩蕩地說:「我就是要救度世人,馬上貼兩張給你看看,你敢抓我嗎?」惡人馬上抓起電話說:「我報110。」大法弟子A正色地告訴他:「你敢打110,你馬上就有報應。」正念一出,惡人馬上放下電話,邪氣滅掉了。


    大陸綜合

    2003年3月29日大陸綜合消息:

    ◇與湖南省衡陽市大法弟子陳湘睿(已被迫害致死)一起被抓的大法弟子周保國現被關押在衡陽縣看守所,額頭上被惡警打了一個洞,血流不止,生命垂危。

    ◇3月20日,惡警闖進鋅廠大法弟子韋顏江家,將韋顏江、李玉賢、李連舫、張敏傑共四名大法弟子一同綁架走,韋顏江家裏的資料也被抄走。目前李玉賢已正念走脫,另三人現在葫蘆島市看守所關押,現已絕食抗議8天,生命垂危。

    ◇石家莊正定縣原常務副縣長尚琨峰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於2001年7月被迫離家出走。2003年初尚琨峰在邢台被非法抓捕,現不知被關押在何處。

    ◇莊河市的大法弟子宮國偉因進京上訪被關進了大連戒毒所,遭到體罰虐待,後被關進大連教養院,那裏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殘酷,四個警察各拿一根高壓電棍電一個學員,並把學員的衣服扒光,專電要害器官,如生殖器、手心、腳心、耳朵……。還有的惡警把學員推到水中用電棍電。

    ◇湖南衡陽大法弟子余愛萍今年一月份被惡警從家裏綁架到衡陽市第一看守所,強迫長時間從事體力勞動(每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完不成惡警規定的繁重任務就要被毒打。衡陽祁東縣弟子江美英今年3月初就被惡警非法關押,下落不明。

    ◇石家莊大法弟子楊會州被非法判刑7年。楊會州,男,46歲,石家莊化肥廠職工。因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於2001年8月被抓,於2002年3月被石家莊市長安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現在河北保定監獄關押。

    ◇有消息稱瀋陽公安近日將對大法弟子進行大規模非法搜捕,並稱通過跟蹤大法弟子已掌握一些情況,尤其是資料點的情況。望大法弟子正念抵制!

    ◇3月5日遼寧撫順市公安局、清原縣公安局和興隆派出所的惡警以辦戶口為名去找大法弟子王秀霞。王秀霞不在,惡警們把其小姑子帶到公安局進行恐嚇,3月6日又到王秀霞親屬家進行干擾。撫順市邪惡之徒欲在4月1日再次舉辦洗腦班。

    ◇據悉石家莊610辦公室夥同公安等部門正在密謀進行一次針對大法弟子的大規模迫害行動。望石家莊大法弟子及時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

    ◇瀋陽大法弟子許志海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惡人迫害,夫妻雙雙被開除,3年多來帶著當時只有8個月大的兒子流離失所,飽嘗艱辛。2月17日,許志海被強行綁架,現關押在八棵樹看守所。

    ◇大連市戒毒所的警察非法搜法輪功學員的腰包,搶取錢。2000年6月27日,十九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後被非法逮捕,由大連市駐京警察押回大連,送進了戒毒所。在那裏呆了不到兩小時的功夫,警察就開始搜身取錢。

    今日211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VCD刻錄的幾點經驗

    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3月28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