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道理的小犟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8日】我是高一學生,修煉4年多了。

98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放學回家,每天在家等我吃飯的媽媽卻不見了,一問爸爸才知道,她去煉功去了,當時心裏不快:如果媽媽每天去煉功,一進門我就看不到她了。媽媽回來後,興致勃勃地給我們講她在煉功點學到的東西,我聽了覺得挺好。

後來在媽媽的引導下,我也開始看書、學著打坐、煉功,成了修煉中的一分子,一直到現在也快五年了。但由於自己的懶惰和自制能力不強,打坐和看書有時很少。

我剛開始學法是在初中一年級,那時環境還挺好,邪惡還沒有破壞,爸爸對我們也很支持。買回大法書後,還幫我們包書皮,他自己有時也看,也說法輪功好。我和媽媽就堅持修煉,當時可以說有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

99年7.20以後邪惡當權者給全國人民撒了一個彌天大謊,使一些原來相信法輪功的人不信了,放棄了自己的信仰,有的還誹謗大法。爸爸也變了,開始反對和阻止我們,等媽媽一煉功回來就和她吵鬧,甚至摔東西,逼媽媽不再修煉。媽媽始終沒有說放棄,我也在看媽媽,媽媽在壓力下堅持信仰,給了我很大鼓勵。就這樣,我、媽媽和村裏的許多叔叔阿姨一直在各自家裏堅持著,直到現在……

初中一年級時江XX一夥還沒有向學生們下毒手,後來就不一樣了。初三一次模擬考試時,有誹謗大法的考題,我沒有答,老師反覆對我強調:這樣的題你要做,要不會丟分的。中考時果然有這樣的題,中考是一個學生最重要的階段,可是我毫不猶疑地放棄了那樣的題,我想:如果我只是為了要分,答了這樣污衊大法的題,我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師父會傷心的,媽媽以及所有的好人都會傷心的。後來我沒考上高中,師生們知道了,都說我不該這樣對待自己的前程,勸我復讀。那時我已經知道講真相,開始向他們洪法了,我對他們說:真善忍不好嗎?做個好人不好嗎?你們老師教學生不也是教人做個好人嗎?問得他們無言答對。

後來在復讀的一年裏,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

首先我想到北京天安門去證實法,可是不知媽媽和村裏的叔叔阿姨怎麼商量的,不讓我去,後來媽媽也沒去成。有天早晨3點多,我醒後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去北京,我一定要去!可是由於種種原因,我沒有去成,抬頭望望太陽,總好像師父在等著我,那天我心裏特別難過,我哭了好幾次。

後來,去北京的叔叔阿姨被截回來了,鄉里的幹部找媽媽要辦洗腦班。我想反正不能配合邪惡,媽媽就沒有配合他們,他們坐了一會兒,就灰溜溜地走了。

有一次在不上學的休息日,我和媽媽發真相材料,走了許多街道,一點也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十分輕鬆。不過這些都不能讓爸爸知道,他受矇蔽,也許和我們做的不夠有關係。

在學校裏,我也在不斷接受著考驗。只要考試一次,我就得被叫到辦公室一次。碰到哪個老師,我覺得我都應該給他們洪法。我一遍一遍地講著,先是我的班主任,後來是校長。

有一次晚自習,我給校長洪法,從7點一直講到10點半,最後他終於說了一句:「法輪功也不是不好。」後來他又告訴我:鄉派出所打電話詢問我的一些情況,他一直是甚麼也沒向所裏說。後來我又帶真相材料給他看。接下來幾次,他告訴我,鄉里在調查、了解我的情況,我看校長有點害怕,就笑著說:「如果你怕受連累,那就把我開除,我以後的情況和學校無關。如果不那樣,就請相信我說的是真話。」於是明白了真相的校長一直在幫我頂著鄉里的壓力。後來再有沒有找過我,一有機會,我還是給他洪法。語文老師也笑著說:「你真是咱們學校的小犟頭。」從那以後,再有甚麼事學校都幫我頂住了。

家裏還是有許多麻煩,村長經常帶人到家裏來騷擾,我有次毫不客氣地直接譴責了他們,他們也來的少了。

雖然學校和村裏給我們帶來許多麻煩,但是我們相信師父,相信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這樣過了一年又一年,一直到我現在上了高中。

以上只是我個人的一點經歷,好多方面,我還不夠成熟,有的地方做的也不夠好,有時感覺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但是,我感覺每次我都是憑著正念闖過來了,我每次都離師父越來越近了。我一定不忘記正念正行,一定跟著師父回家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