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大法淨化我身心 我為大法說真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在校的高中生,今年16歲。在我小的時候,由於我瘦弱的身體,醫院的阿姨,沒有幾個不認識我的,由於身體上的脆弱,經常住院輸液。只要患上感冒發燒,最後總是以肺炎的結局而住院,一次又一次的反覆,一次又一次地輸液。使我從一看見穿白大褂阿姨進來就哭的孩子,變成了看見阿姨說:「阿姨你慢慢扎針,我不哭了。」說得阿姨都很心酸。

97年我看到媽媽、姥姥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我也開始修煉了。第一次聽媽媽讀《轉法輪》,師父就管我了,開始給我淨化身體,肚子周圍起了不少水泡(因經常肚子痛),之後身體越來越好。正當我們全家溫馨地生活在大法賜予的真誠、忍讓、善良、祥和之中時,卻想不到恐怖從天而降。

正法行於世間,卻遭到了當權壞人的極度惶恐,他不相信當今的人類,除了追求金錢、權勢,竟會有如此真誠的信仰,為了使個人的一己私利──妒忌得到滿足,他不惜動用全國人力、物力、財力大肆誣陷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謊言席捲全國,殃及世界。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不讓學法煉功了。大法弟子不約而同地要去信訪局說句真話,告訴政府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

為了堅持真理,我和表妹還有姥姥依然踏上了去北京的路,此時我的心靈在呼喚,政府請你們擦亮雙眼,只佔用你們一點時間,聽一聽一個小女孩的心聲,是大法使我變得身體健康,是師尊慈悲教導,使我懂得了做人要先他後我,我要問一問你們為甚麼要迫害這麼一群善良的人們。正當我要把自己的心裏話去信訪局說一說,不想在北京車站,到處都是警察,根本就不讓出站,我徹底失望了。

單位保衛科多次把母親傳喚,讓母親寫「保證」,不寫就下崗。學校也沒有逃過這次浩劫,學校按照上級組織的萬人簽名,利用他們無知的心,來撒彌天大謊。難道修煉真善忍錯了嗎?做一個好孩子有錯嗎?沒有錯。我不簽字。我也是一個處在青春少年的學生,我和班裏的同學關係一直都很融洽,大家之間的交往也比較好,他們都認為我是一個比較活潑、開朗、樂意助人的女孩,然而當他們知道我在修煉法輪大法時,由於受喉舌媒體宣傳的灌輸和矇蔽開始遠離我、辱罵我、鄙視我,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他們根本就不了解真相,我真的很痛心,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他們。無論他們是勸我還是在逼我放棄修煉,我的心在流血,我應該怎麼辦?我要說真話,向他們講述著大法遭受的千古奇冤和大法弟子正在經歷著歷史上最殘酷的迫害。然而他們對我的話卻置之不理,甚至是嘲笑。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給同學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有的同學也開始明白真相了。

我體悟到了偉大師尊的慈悲和大法永恆不變的法理,當我讀到師尊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時我的眼睛濕潤了,熱淚蒙上了我的雙眼。師父,您的弟子記住了。

我以我純潔的心靈,向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呼籲,救救我的無辜同修們吧,救救那些手無寸鐵只為堅持真善忍信仰而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們吧。最後我對我的同修們說句真誠的話,我們選擇的路沒有錯,堅修大法緊隨師,此生再也無怨無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