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破除邪惡迫害中走正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6日】我是24號事先得到通知出走的,25號分局、派出所到家搜傳單、大法資料,沒搜到就把拘留票子搜走,從此我過上了流離失所的漂泊生活。

首先我去的是姐姐家,幾天後丈夫來了一進屋就跪在地上給我磕頭哀求我說道:「老伴呀,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我求你了放棄吧。」望著丈夫蒼老的臉,想到他一次又一次被分局傳、派出所找,我心動了。這一次情關沒過去,更大的難接踵而來。春節了,兒子從外地回來一進屋就哭:「媽,你也不能太自私了,我爸你不管,你也應該管我呀!不能因為你修煉破壞我的前程、婚姻。」(他有一個很不錯的女朋友,大學生,女孩的父親社會地位很高)兒子一邊說著一邊哭,看我坐在床上沒反應,哭得更來勁了,要從五樓跳下去。這時我從床上下來擦乾兒子臉上的淚水,安慰道:「兒子不要哭了,你多了解了解法輪功,就知道媽媽走的是最正的路、最神聖的路,你不要被江××謊言所欺騙所左右。」……

1月23日焦點訪談播了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姐姐家孩子對大法非常抵觸,我就說:「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栽贓是誣陷。」他們反駁道,這是國家是政府還能報假的?我當即指出,你媽是信佛的,佛家能殺生嗎?再說你們看哪個警察巡邏時背個消火器,而事件一發生滅火的、急救的?錄像的怎麼這麼有序啊?」他們聽後都半信半疑,認為電視台不能騙人,而我說的也有一定道理。

當時由於電台、電視台、報紙邪惡的宣傳,派出所、街道、單位都在找大法弟子表態,那真是邪惡鋪天蓋地。我就利用買菜辦事的機會講真相,接觸的賣菜、賣糧的、賣肉的、賣水果的、修車的、洗衣店的、擺地攤的。一次我去了一個洗衣店,老伴娘是個女的,40多歲,剛開始我們聊生意、家庭,後來我就轉到法輪功身上,她就驚恐的說道:「快別講了,前幾天電視台還報了一個人把他的妻子、父母都殺了,多嚇人哪!」我就從天安門自焚事件一點一點地講,她的面部表情也是從驚恐、驚訝、到憤怒,「怎麼國家電視台還騙人哪?我沒有VCD但我弟弟有,你給我一個碟,我也讓他們知道江××是怎麼欺騙老百姓的。」

3月份人大要召開了,各社區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押很多,形勢很緊。姐姐就說我:「你監獄也蹲了,北京也去了,真相也講這麼多了,該避避風了,我可不能總這樣為你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你要再出去,我就不留你了。」我知道姐姐真心的對我好,關心我,怕我出事,而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怎麼能不做正法的事啊?但我又怕姐姐真的趕我走,這時我打開師父的《精進要旨》一翻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眼簾「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為誰而修》)這不正是考驗我對佛法的堅定嗎?再者還是要去我的甚麼心?經過向內找,歸根結底就是一個「怕心」。當我真把這顆心放下了,事情就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回來後,姐姐又給我拿水果、餅乾讓我吃,還告訴我以後出去餓了就買點甚麼吃,不要挺著。看到這一切真使我感到大法是嚴肅的,遇到矛盾只要向內找、以法為師就是在過關、在提高、在去人這層殼。

2002年國慶節惡徒瘋狂地搜捕大法弟子,強行送洗腦班,資料點被破壞,我也斷了資料的來源。師父在經文《快講》「大法徒講真相,口中利劍齊放。揭穿爛鬼謊言,抓緊救度快講。」救度眾生迫在眉睫怎麼辦?我就自己動手做條幅,每天看姐姐入睡我就到廚房去做,每天晚上做10個,第二天以買菜辦事為名就掛出去。連續做了三天,第四天晚上我正聚精會神做的時候,姐姐推門進來了,一看桌子上的條幅就急了:「你真行啊,還會做標語了,你還想幹甚麼?明天你給我走,我決不再留你啦。」看到姐姐氣憤的面孔,不容人說話的態度,我哭了,我說:「姐姐,你也是修佛的,講慈悲為懷,當一個人掉在河了眼看淹死了,你救不救,江××的謊言毒害了這麼多無辜的人,眾生頭腦都裝了法輪大法不好,等正法結束了就得淘汰,你說我救不救?我應不應該揭穿謊言?講清真相讓眾生得救,我知道你對我好,你為我承受了那麼大的精神壓力,可是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不做正法的事啊!正因為我堅修邪惡才想迫害我,讓我有家不能歸。如果我把這當作避難所,甚麼都不做,誰高興?邪魔高興,江××高興,你趕我走,我不走為甚麼?從常人這個理講,你現下身體不太好,如果我走了,讓你的兒女怎麼想,啊--我媽身體好時她在這躲著,我媽有病了她搬走了。我不能因為這給大法抹黑,給師父丟臉;從法理上講,如果我沒圓容好這個法,惹你生氣,你趕我走我沒意見。如果我做正法你趕我走,將來大法結束了給你擺到甚麼位置?你這不是在助紂為虐嗎?」

一席話說得姐姐不吱聲了。從此以後再也不干涉我了,每當出門時讓我注意安全。回來後讓我給講掛條幅的經過,分享條幅掛在高樓上、樹枝上、電線桿上飛舞飄動的喜悅之情。

在我離家後派出所、街道、政法委經常去我家騷擾,找我的去向,並扣發了我的工資補貼。當時我想我是不執著這些的,隨後又扣發了我全部的退休金,隨著學法的深入,和同修的交流中我意識到這是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江××「群體滅絕罪」的一個組成部份,我們應該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最近學了師父《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說:「講真相中別管其身份如何,別有甚麼心,他們首先是人,他們都有一個為自己未來而選擇的機會。」我想,發正念將操縱他們的背後邪惡因素清除沒了,可是他們不知道真相還被謊言矇蔽著哪,我就按著師父說的:「你不要把他當作甚麼高官,你是在救他命。那都是常人這兒的工作而已」。我就先後給相關的人,廠長、勞資、組織科、辦事處、政保科、書記發出了講真相的信,讓他們從謊言中清醒過來選擇自己的未來。

在講真相中怕心也是有的。有一天早上我向過路人發傳單,其中有一個男子推著車從胡同出來,我就把傳單扔到車筐裏,說道:「法輪大法傳單,看一看對你是有好處的。」他就停下車來在那兒看。當我走出100多米路回頭一看,那人掉轉車頭就向我追來了,我當時本能想快躲起來,就緊走幾步,躲到一個胡同裏,定下神一想,不對呀,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怕他哪?他還靠我救度哪,我就立掌清除操縱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只見快到跟前這個人拐彎騎走了。

隨著正法的深入,在講真相中自己思想得到淨化,修煉的境界得到了昇華,同時使我認識到,我們不能因為邪惡迫害就認同它,表現無可奈何,而是要主動破除它,在破除的過程中就是不斷去人的執著過程,同時在樹立自己的威德的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