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2日】

部落的毀滅

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生存的環境。生命形形色色,環境有大有小。
每個生命都因為生存而存在,因為存在而思索。哪個生命都有自己搞不懂的迷,每個生命也都有自己堅信的真理。簡而言之,對於那個生命還認識不到的事物,或認識不全的更大的環境,或更微觀的環境,就是他的迷;言而簡之,那些習以為常,熟視無睹的現象,就會成為一些生命所認為的真理。
而生命的最大的弱點在於──對於超出其所認為的真理以外的事物,往往是極力排斥,不予相信。
井底之蛙,盲人摸象都是如此。
我今天要講的是另一個故事。

「爸爸,世界上有人嗎?有那種聰明絕頂,無所不能的人嗎?」機靈鬼問。
「別聽它們瞎扯,哪有人,誰見過?」一個活了一千多天,經過了三個冬天的蟻王對兒子說道。
「你就老愛琢磨這些希奇古怪的問題,告訴你,謠傳所說的人,大概就是屎殼郎吧,我曾經見過的,它長的很大,披著厚厚的,堅硬無比的鎧甲,一使勁能滾動一座山。它居住的家又大又深,那年,我在一座山上玩,就聽轟的一聲,那座山就被它滾到了那黑黑的洞裏,當時我差點被它吃掉,真是九死一生啊,幸虧我命大,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逃了出來。」老蟻王再一次不無自豪地又提起那段往事。
「得了,快去幹活吧,快下雨了,多準備點吃的,告訴它們把那個死蒼蠅搬進來,把洞再挖深點,把大門封好。」老蟻王吩咐道。

這是一戶平常的農家。
夕陽西下,鳥歸巢,雞進窩。一家人正在吃晚飯。
「爸爸,宇宙中有神嗎?有那種大智大慧的神嗎?」剛上小學二年級的兒子聰聰問道。
「哪有神,誰見過?別聽他們瞎說,好好吃飯。」父親漫不經心地說。「所謂的神就是人們想像的,人們把解釋不了的自然現象,都說是神幹的,純粹是自欺欺人。」
「我春天栽的那棵果樹,樹根底下有一個大螞蟻窩,明天你有工夫端盆水把它沖了,要不時間長了果樹會被它們弄死的。」父親吩咐道。

一家之主說的話,無意中被趴在地上的大黃狗聽到了。第二天,大黃狗閒聊中把這話說給了鴨大姐,多嘴的鴨大姐很快把這話又告訴了小蜜蜂。說者無意,聽者有心,還真就小蜜蜂能和螞蟻們溝通,平日它們處的關係也挺好。於是小蜜蜂很快就把這話通知了螞蟻王。誰知螞蟻王聽後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只客氣地說了一聲「謝謝」,就自顧自地忙去了。

蜜蜂與蟻王的談話被站在一旁的機靈鬼聽到了,機靈鬼就趕緊催問父親怎麼辦,螞蟻王不耐煩地訓道:「就你幼稚,啥話都信。我不早就跟你說了嗎?哪有人哪?咱們家的北面不知哪來那麼多的米粒,趕緊去搶點,去晚了被別的螞蟻搬沒了。」「還有,還得把窩挖得大一點,咱家又要添丁加口了。」

機靈鬼撞了一鼻子灰,氣囔囔地去通知上面的吩咐。在搬米粒的過程中,它把剛才蜜蜂的話又講給了幾個要好的朋友,朋友們都犯嘀咕,最後一合計,蜜蜂阿姨的話雖然不能全信,但也不能不信,以防萬一,乾脆咱們出去躲一躲吧,另覓安身之所,於是幾個同伴在搬米粒的過程中就溜掉了。

螞蟻王得到消息後氣急敗壞地說:「誰發現了它們馬上通知我,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它們。」



又過了幾天,又是吃晚飯的時候,兒子從書包裏掏出一份傳單,一邊遞給爸爸一邊請功似地說:「果樹下的螞蟻窩今天被我端水沖掉了。」

「我今天在路上揀了份傳單,有些字我不認識,爸爸念給我聽聽。」

爸爸接過來默默地看了起來,看完後把傳單放在一邊,還是默默地吃飯,兒子問了幾句,也不做聲。

一旁的媽媽把傳單拿過來認真地看了起來,看完後跟兒子說:「這上面說,上一次人類是因為大洪水而毀掉的,諾亞方舟的事是真的,美國考古學家已經在一座山上發現了諾亞方舟。」

「這上還說,讓人們記住真善忍,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人善良的本性,只要記住真善忍,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媽媽,我記住了真善忍,我一定會有個美好的未來吧?」

「會的,孩子,好人一生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