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Villabverne報:持續不懈地向中國請願終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8日】丹麥Villabverne報2003年4月9日刊登了記者皮爾.發施松德(Per Farsund)的一篇報導,題為「持續不懈地向中國請願終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記述丹麥法輪功學員保羅.安德森將近一年來每天堅持不懈地在赫勒烏普市(Hellerup)的中國大使館前請願。譯文如下。

他又來了。來自眷托夫帖(Gentofte)的保羅.安德森(75歲的丹麥法輪功學員)先生平靜地打開一面大型黃色橫幅,上面以大紅中文寫著:「法輪功好,停止迫害。」現在是澳格蓋塔愛爾(Oregaards Alle)的早上十點,也就是說每天在中國大使館前的請願活動開始了。保羅.安德森從他的背包中拿出一個小坐墊,將它平鋪在人行道上,脫下他的鞋並緩緩地盤腿打坐。在接下來的一小時十五分鐘,他將與其他的請願者一起在人行道上打坐。今天他們有五個人:有時候人多一些,有時候人少一些。

堅持不懈

某些人或許會認為我們現在看到的請願場面並不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法輪功學員純淨的堅定意志足以彌補請願人數的不足。自從2002年4月28日開始,保羅.安德森與志同道合者幾乎每天都到大使館前面。不論是雪雨交加或颳風,橫幅總是在中使館前展開,每天早上10點到11點15分之間,他們都堅持請願,同時引起人們對目前中國法輪功學員正在承受的迫害及可怕事件的關注。換句話說,他們一直試著扮演「罪惡政權的良知」的角色;根據截至目前為止他們所得到的反應顯示,至少他們已影響丹麥的中國政權代表。絕大多數人可能已知道法輪功遭到中國禁止,且法輪功學員每天會在中國大使館大門前煉功與打坐,在某些時候,對中國大使館起了作用,以致使館工作人員在數個場合的各種偽裝下,嘗試阻止請願行動以及要求將請願活動撤離到別處。

身心改善

那麼到底是甚麼促使大使館工作人員面對如保羅安德森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都來請願時作出如此的反應?法輪功是一種傳統的中國氣功,根據學員們的說明,可以透過煉習五套簡單易學的功法,包括打坐,增進身心的安寧。煉功的目的是清理身體及打通能量脈絡為目的,並且在強化與促進循環時提高能量層次。這種古老的修煉方法原本只能單傳,但是1992年李洪志老師在中國洪傳法輪功,迄今,這套功法已經傳遍50多個國家,數百萬人煉習這個可以強化健康以及調和身體、心靈的功法。

在中國的迫害

當保羅.安德森(Poul Andersen)專注於煉功時,馬可.徐(Marco Hsu)就利用時間為我們說明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到的不合理迫害。馬可.徐娓娓道來:「中國政府自1999年開始禁止法輪功。最初中國政府因為法輪功可為人們帶來健康,因而許可且支持法輪功。然而在1999年,一份政府官方報告指出超過七千萬中國人民修煉法輪功,其中包括共產黨員、軍人、警察及學生」。中國國家主席江XX及其忠心同伙,為此感到震驚,並因此於1999年禁止法輪功。據馬可.徐的說法,自那時起,許多學員遭到逮捕、酷刑及虐殺。數以千計的學員被送往勞教所、精神病院及監獄。學員被迫在放棄修煉法輪功與失去家庭、工作、學業或退休金間作選擇。

中共政權的邏輯

就旁觀者而言,對於馬可.徐所說的似乎有點難以理解。如果這是真的,是甚麼原因促使中國政府有計劃的迫害這些似乎是無辜的人們呢?馬可.徐下一個結論說:「簡言之,基本上是由於中國政府對精神活動的懼怕,及有這麼多人從事與共產黨無關的活動。[……]由於法輪功沒有任何正式組織、階級或任何政治訴求,也沒有任何商業利益,因此中國官方偏頗地認為這是難以理解的。法輪功道德法理的基石是真、善、忍,而這正是我們每天站在中國使館前的展現。當我們每天早上站在澳格蓋塔愛爾(Oregaards Alle - 丹麥大使館的地址)前時,每個人都可以看到我們是和平及守法的公民。」

請願的結束

由請願人群開始活動的場所來看,坦白講,實在看不出他們有甚麼特別的危險性。請願者開始緩慢的站起來。他們似乎很放鬆而且有一點出神,好像需要一點時間從他們的心路旅程回到現實。保羅.安德森安靜地將他的小坐墊收起來放入背包中,並且解開他的腳踏車,過一會兒,這個退休的工程師就將踏上回家的路。在這天的其它時間裏,他也許會做一些像其他退休的人會做的事──但明天他將會再次坐在這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