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以甚麼心態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今天,我偶然看到了我們地區的一份真相材料:密密麻麻厚厚的8張(16頁),包括了三期《天地蒼生》、兩期《中土夜話》、一期《心明》、一張自製的適用於當地的洪法材料和一張本來應該作為學員切磋的材料。這些竟然都被裝訂在一起,簡單地摺疊了一下,就作為一份材料發了下去。

看到這份材料的第一眼,我的感覺就是大家在完成任務,沒有用心。那麼常人看到這份材料會是甚麼樣的感受呢?他們會耐心地一張一張地看完這麼多東西嗎?連我們的切磋材料都在內,常人能看懂嗎?不知道參與製作的同修們想沒想過這些問題,看完後,我為同修們的不用心難過地哭了出來。

我知道同修們都付出了很多。

一些流離失所的同修放下了一切個人私事,全身心的投入了大法工作中。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尤其是有了各種各樣的機器,越幹越大以後,流水作業不僅僅成了我們相互配合的工作流程,部份同修的心態也漸漸變得跟「流水」一樣,不再真正用心了。每天在做真相資料,可真相資料上寫的是甚麼,我們自己都不知道;每一張應該怎麼樣用,應該送到甚麼樣人的手上,連想都不想;我們把每天出多少紙當作了工作的成績,卻沒有思考過同修的血汗錢作出的這些資料究竟能救幾個人。

回憶做真相資料之初,我們完全都是「手工製作」,自己寫,自己貼,每天做得不多,但每一張都非常珍惜,每一張都帶著我們強烈的救度眾生的願望和信息,每一張都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那時腦子中想的全是怎麼樣能讓眾生容易接受,能真正起到救度的作用。可是那種純淨的心態,隨著越幹越大而越來越少。幹大了之後,我們的做事心也起來了。越來越多地為租房子、添設備、進料、同修之間的協調等用心,而怎麼樣做能更讓眾生容易接受、更能起到救度的作用,卻成了我們思考得越來越少的問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循規蹈矩,如同做常人的工作一樣走形式,做事。

想想師尊度我們,師尊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為了我們真正能提高,從來沒有過任何走形式的東西。師尊的心,我們能體會到,所以我們能主動改變自己,同化大法。同樣,我們的心,常人也一定能感受到,那麼,我們捫心自問:度眾生我們用心了嗎?用了多大的心?《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說:「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如果我們用心越來越小,不也就變成了「用錢在做」了嗎?當然,我們不至於發展到那麼嚴重的程度,但即使是輕微的傾向,也不應該有啊。

每一份真相材料都包含了很多同修的信息:撰寫的、編輯排版的、下載的、打印的、複印的、裝訂的、散發的。如果有任何一個環節的同修是完成任務的心態,這種心態都會被常人接收到,都會使真相材料起不了那麼大的作用。

我認識的一個阿姨,生活非常簡樸。每次她拿到真相資料的時候,都不是急於發下去,而是看一看適合甚麼樣的人,然後再發,有時一份資料太多太厚,她就把它們分成幾份,用自己買的信封仔細的一份份裝好(她說裝進信封以後常人會更加重視),然後再發。我覺得她真的對每一份資料負責了。尤其是當阿姨把省吃儉用攢的錢交給我讓我做資料的時候,我常常感到我不純淨的心又被阿姨純淨的心清洗了一次。於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用心做,用好同修的每一份錢。

最近有的地區有的資料點的同修因為設備而爭執。這設備是我們的,這設備是他們的等等。摻雜這些人心,所做出的資料又怎能有效地發揮救人的作用呢?師父說:「產生他生命這些個大覺者,這些個神,必須得是絕對地符合神的標準的,符合法的標準的,大慈大悲的,所以造就的宇宙一定是美好的,他的思想產生也是純淨的,也是美好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師父在《再認識》經文中說:「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萬物皆有生命,每一份真相資料也都是生命,如果我們每一位同修在做真相資料的過程中都能用一顆純淨的心態去做。那麼一定會起到超常的作用,會帶給眾生美好的未來。反之,做事心卻會給我們、給眾生都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一點體會,可能有的地方說得重了,希望得到同修的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