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4月10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一日】
  • 要點文章

  • 真相與人心

  • 大家談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迫害真相

  • 海外綜合

  • 大陸綜合

  • 資料彙編

  • 要點文章

    台灣法輪功控告香港政府侵犯人權。美國之音4月9日報導,台灣法輪大法學會星期三舉行記者會,宣布對今年2月近80位學員遭香港入境處強制遣返一事,向香港法院遞狀,控告香港政府違法侵犯人權。學會理事長張清溪指出,當時台灣法輪功學員都是持合法簽證入境香港參加當地的合法活動,卻遭到強制拘留及暴力遣返,有多人受傷。遭遣返的台灣法輪功學員表示,「如果今天沒有人願意站出來的話,幕後黑手違反人權的事實會繼續下去。」


    真相與人心

    3月27日,英國政府對香港第23條立法草案發表正式聲明:我們已仔細研究了特區政府2月14日公布的立法草案,我們的擔心仍然沒有消除。許多在香港和各地人士尤其是不理解為甚麼要以在大陸被禁作為理由去禁止香港當地的組織。我們對此同樣關注,相信特區政府會非常仔細地審閱這些具體條款,確保最後的立法在文字和精神上同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相一致。這是香港的合法自治不受該立法任何損害的關鍵問題。

    美聯社2003年4月8日報導,週二歐洲議會對香港提出的反顛覆法表達了「嚴重關注」,表示該法案將會鉗制香港的自由。對於在中國大陸已經被禁的法輪功團體,歐洲議會稱,「絕大多數修煉者絕不會威脅到政府的權力,但是,(我們)同樣相信法輪功[學員]會以負責的、非對抗性的方式尋求修煉的權利。」

    美國國會議員薩姆-約翰遜4月3日覆信法輪功學員:美國公民李先生在2003年1月22日抵達中國南方的廣州機場的兩天後被捕。中國官方宣稱他被捕是因為他被懷疑破壞廣播電視播放設備。但是,更確切的是這一事件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有系統的迫害的結果。

    歐洲國會議員奴阿拉-阿珩就中國政府對女大法弟子的迫害給愛爾蘭學員的回信:我非常震驚地了解到[江氏集團]監禁懷孕的女學員,並借她們懷孕之際強迫她們在她們的信仰和未出世的孩子之間作選擇。您所列舉的中國政府的野蠻行徑令人讀後不寒而慄。我保證我會在歐洲國會裏為此而盡我所能。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四月五號六號,國際人權協會德國分會舉行年會,年會邀請受到中國政府殘酷迫害,逃亡到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報告中國的人權狀況,並且一致通過兩個決議,要求德國政府採取一切有效措施,制止中國政府繼續破壞人權,迫害法輪功學員。

    西班牙小伙子路易斯學法輪大法才一個月,不久前他的右手意外摔傷,小指骨骨折。參加日內瓦法會時,路易斯的右手吊著石膏繃帶,右手腫脹,小指彎曲不能伸直,晚上疼痛得睡不著覺。3月16日法會,整點發正念時,路易斯也豎起右手學著大家的樣子發正念。大會休息時他驚喜地告訴大家,小指不痛能伸直了。當晚回到住宿,他立即就把繃帶拆下不用了,認真地閱讀起了西語《轉法輪》。

    由於江氏集團的迫害,我和同修失去了工作,在一家私人幼兒園當老師。上課時我們在黑板上寫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他們認真地齊聲朗讀,讀著讀著,突然一小朋友說:「謝謝老師。」其他小朋友也跟著致謝。後來我們每天給他們講一些大法真相,他們都很愛聽。一叫小欣的小朋友受爸爸的影響對大法有偏見,和別人反應不一樣,我們就以她能聽懂的方式向她講大法真相。午睡前,小欣用小手攏在我耳邊輕聲說:「法輪大法好。」


    大家談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律師魏斯曼先生4月8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江氏集團沒有把紐倫堡大審判以及波斯尼亞戰爭罪犯審判等作為前車之鑑,所有犯下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的統治者,政府官員或個人,都直接負有刑事責任,無論時日多久,終將受到起訴。在這一點上,我們借鑑其他致力於將違犯國際法的罪人繩之以法的組織,諸如在追蹤納粹戰犯方面有豐富經驗的魏森紹中心(Wiesenthal Center) 。

    為甚麼新華社再次拋出「自焚」和「王進東」?有學員認為,這是正法最後階段邪惡已經使盡招數的反映,它們只好抓住學員剩下的執著,拿已經用過的手段和材料「炒冷飯」。那麼我們學員普遍帶有的執著是甚麼呢?有學員談到,是不是我們在自焚這件事上過於執著王是否是學員而造成的?在講清真相中,我們要否定的是這場迫害,還是一個被當工具的受害人?我們從常人中帶來的執著與不善,常常會不自覺地從各方面表現出來。如把人分類,用不善的心區別對待;把人分成是學員或不是學員,修得好還是不好。其實在大陸那種複雜環境中,有人今天是學員,明天不是,後來又回來學了,那都是那個人自己的選擇。我們一旦心不在法上,而去執著這個那個,就會給邪惡鑽空子。

    北京醫生指北京染病人數遠超官方公布的數字。蘋果日報4月9日訊,繼首名外國人在北京死於非典型肺炎後,廣東省證實再有三名外國人染病。路透社報導,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一名醫生稱:「北京不可能只有十九宗非典型肺炎,我們醫院的傳染病房都已經滿了。」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小組昨日結束廣東之行返京,各人坦言沒有大突破。

    參考資料:從非典型肺炎看中國官方新聞可信度。大陸沒有新聞自由,瘟疫和腐敗一樣,被庇護在黑箱之中。非典型肺炎去年秋冬開始在中國南部發現,在漫長的半年中,中央封鎖信息不遺餘力,沒發布過一次關於非典型肺炎的疫情公告,沒有預告過發展趨勢和防範措施,更沒有允許任何媒體報導。在老百姓全不知情、毫無戒備的情況下,這種危險的傳染病開始在全世界許多國家傳播開來並且造成幾十人死亡。對於薩斯病疫情的封鎖,是中國政府在21世紀製造的一大醜聞。以下鮑彤的評論代表他本人的觀點。


    弟子切磋

    去掉人的觀念 在法上認識法。甚麼是人的觀念?怎樣在法上認識法?我認為:在我們出生人世後,在沒有得法前,那一切基本都是人的東西。而當我們得法後師所講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法,是宇宙的法。而只有破除人的「殼」在法上認識法,才能悟到法是甚麼。我在絕食期間始終有一個信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所以在我絕食期間沒有餓的感覺,嘴裏經常出現甜水,而且面色紅潤。後來我想得出去證實法,讓我反映出病態來吧。結果到醫院檢查時,除了肺是好的全有嚴重疾病,真是想啥有啥。就這樣我絕食20多天後堂堂正正闖出了勞教所。在出勞教所大門後我就想,我甚麼病都沒有。到家後啥病都沒了。

    寫給「高牆」內的大法弟子。在那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中湧現出了很多「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邪惡迫害,闖出魔窟的神奇故事。也有很大比例的身在魔難中的同修,存在消極承受、等待觀望、默認舊勢力、配合邪惡的問題。大量事實表明,我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如果我們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能破除現有的消極承受,消極等待等各種人的觀念,真正在法上認識法,「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再向前邁出一大步,那邪惡還敢加重迫害嗎?

    多學法 正念清除舊勢力利用洗腦班破壞正法的安排。自2002年夏季十堰市夏家店洗腦班開班以來,已辦五期,第六期還在舉辦之中。一部份曾經歷經魔難、在學員中有一定影響的人在邪惡的迫害下被強制洗腦「轉化」,並開始助紂為虐,走上了可恥的所謂「幫教」之路。2003年3月份,德國法輪功學員回十堰探親,在公開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抓捕並送夏家店洗腦班強行洗腦,德國政府與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德國學員的積極營救點醒了十堰大法弟子,3月底,眾同修拉開了集體統一發正念「破除十堰市夏家店洗腦班」的帷幕。

    給做真相小冊子和VCD的同修的建議:揭露自焚栽贓案。有些真相小冊子裏沒有談到對自焚等謊言的揭露,雖然有些人已經知道了自焚是假的,但可能很多人還不知道。如果沒有對於這件事的澄清,小冊子的威力就會打折扣。建議製作小冊子和編排VCD內容的同修,最好加上對於自焚偽案的揭露,這一點講清了,其他謊言常人自己就會思考了。

    發正念時看到的景象:正念威力震撼寰宇。去年十一月在參加休斯頓的正邪大戰中,我看到另外空間無法計量的人群,整整齊齊地排著隊,無邊無際地向四週蔓延開去。所有的人都肅靜地站著,和站在風雨中專心發正念的我容為一體。那時,我真的感受到那強大的正念的威力是震撼寰宇的。在日常集體發正念時,如果我們都能真正認識到發正念的神聖和偉大,我想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怠慢或鬆懈。讓我們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師尊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

    差距。在我流離失所的日子,曾被邪惡干擾,身上長滿奇癢無比的小疙瘩,令我寢食難安。這時我常想:此時媽媽要能在我身邊該多好啊!一天我去一同修家,見到她的小女兒,十三歲的小弟子海蓮,得知她身上也起了這種小疙瘩。海蓮皺著小眉頭對我說:有時癢得直想哭。我問她:「你媽媽知道嗎?」她說:「我沒告訴她,跟她說這事一點用也沒有,反而讓她為我著急。」結果小海蓮身上的疙瘩沒過幾天就好了。原來小海蓮一思一念都在為別人著想。我應該迎頭趕上。


    正念正行

    正念清除魔難的幾個小故事:

    ◇一日,一60歲左右的女大法弟子正專心致志往牆上貼真相標語,連一輛警車悄悄停在路邊也全然不知,車上跳下來一惡警,一把按住女大法弟子的手兇狠地說:你知道你在幹甚麼嗎?這位女大法弟子慢慢地回過頭來,邊發正念,邊平靜地直視著惡警說:我在救度眾生啊!放開我的手。惡警當時愣住了,乖乖地鬆開手,大法弟子指著標語對惡警說:你站好了,仔細看一看這個傳單的內容,你慢慢地看吧!我還要到其它地方去貼呢。說完大法弟子轉身穩步地走了,只剩那個惡警呆呆地站在那裏看著真相傳單的內容……

    ◇一日,一女大法弟子在一派出所門前貼真相資料,被派出所綁架拉往看守所。途中,派出所所長對女大法弟子說:你膽子也太大了,竟然大白天貼到我的門前了。又問:你甚麼地方都敢去貼嗎?女大法弟子邊發正念邊說:敢,因為我們做的是最好、最神聖的事了。所長叫司機停車,用手指著某單位門前的牆壁說:你敢到那再貼嗎?這個女大法弟子毫不猶豫地拿著剩下的傳單貼到了這個單位的門前牆上。所長說,這是咱們市610,你不害怕嗎?這位大法弟子平靜地說:沒甚麼可怕的,為證實法我哪都可以去。所長又問:如果610的人問你是誰讓你到這來貼的,你會告訴它們嗎?女大法弟子說:面對強加給我的迫害,我是不會消極地承受的,我更不會出賣讓我做好事的人。聽完這幾句話後,這所長告訴那幾個惡警說:放開她,讓她走吧!這個女大法弟子打開車門走下車來,馬上匯入了街上的人流中。

    把條幅掛在公安局門前。春節期間,我和孩子來到了市公安局門前,趁門崗「流動哨」走來走去時,把兩張「法輪大法好」的標語粘到了報刊欄中,又向旁邊溜達,又迅速將一張「法輪大法好」粘到公安局大門旁,我們還意外的觀察到公安局斜對面有個樓,可以掛條幅。幾天後我帶著「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條幅重返這裏。邊上樓邊發正念,迅速將條幅掛好。來到馬路上向上望去,大法條幅正正的掛在那裏,是那麼威嚴、神聖。

    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34):

    ◇在多名警察巡邏下正念掛條幅。2002年2月4日是某市的「法輪大法日」,警方戒備森嚴,24小時巡視。我們憑著強大純正的正念,照原計劃去掛條幅。走到一路口有一輛警車停著,我們手中提著兩個10米長、1.5米寬的大型條幅,沒有一點怕心,非常坦然地邊發正念邊從警察身邊走了過去。來到某廣場,剛準備上樓,迎面走來三個拿著手電筒的保安,緊緊跟著我們上樓。我們蹲在一平台圍牆根下發出強大正念:讓他們看不到我們。約15分鐘後,周圍一片寂靜,我們又從圍牆上爬到了10米多高的廣告牌上,掛出了條幅。警車始終在樓下,每次我都發出最純正強大的正念,控制了周圍的一切,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小弟子的從容。正月初一是東北某市「法輪大法日」,兩條六米長的慶祝大法日的巨型條幅懸掛在市中心的高樓上。許多大法弟子來這裏發正念,不許邪惡之徒把條幅摘下來。時至11點多鐘,十幾名惡人竄到這裏準備摘條幅,一惡警把一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小條幅扔在地上,正在人群中發正念的一個小弟子從人群中走出來,從容地撿起條幅,堂堂正正地把條幅重新掛在樹上,惡警們被這位小弟子的壯舉驚呆了,半天沒說出話來。

    ◇真相條幅從天而降。年三十,東北某市一座七樓的樓頂上一幅10米長的寫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出現了,當時人很多,非常熱鬧,這麼多人誰也沒看見是誰掛的。賣水果的說:大法弟子這麼神!這幅條幅在這幢樓上過完三十,又在初一掛了一天。

    ◇派出所前飄條幅。有幢十九層的大樓,左側是馬路,右側為某派出所,面對該市繁華地段,車水馬龍,初六早上一幅白底紅字的大法條幅「請把真、善、忍記在心中」出現頂樓上,條幅長15米,寬1.8米,襯著藍色的玻璃面,分外醒目。人們無不驚嘆大法弟子的膽量,這麼高的樓,就是受過訓練的人也不好上,而且就在派出所的眼前。

    ◇2001年12月一天,公安局傳下來一張紙條,說因該學員沒去公安局談話,已將她上次去北京時交的「保證金」上交了。學員接到紙條後不承認這種迫害,退回給居委會,讓其送還給公安局,並藉機向居委會洪法講真相,告訴他們自己去年去北京是因為不願罵大法而被抓的,偌大一個中國,竟然採取這種流氓手段逼人罵人,否則就被抓,敢問正義何在、天理何在?不過最終是神說了算,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居委會四個人同聲說:「法輪大法好。」

    村婦得法鄰里睦 不畏艱險說真話。修煉前我脾氣特別不好,經常跟親戚鄰居吵架,誰要惹著我,我就罵個不停。修煉後,我按煉功人的標準去做,和以前完全變了一個人,見了鄰居主動打招呼,跟公婆、母親和兄弟們都和好了。我於2000年農曆十一月到天安門廣場,打出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四、五個便衣向我撲來,有個惡警揪住我的頭髮,使勁向車廂上碰,我的頭被撞流血了。午夜12點,一惡警見我始終不說,就扒光我的衣服打我,還要給我戴手銬和腳鐐,被我嚴厲制止。由於我正念很強,堅決否定邪惡的迫害,三天後被釋放。

    絕食抗議5天走出牢獄的經過。2001年11月24日晚9點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說是查戶口,我就從六樓抱著水管子順下去了,下來後還沒站穩就被樓下守候的惡警給抓住了。來了一個政法委的提審我,我沒有配合,他很兇的打了我兩拳,之後把這個任務交給了一個小警察,此時我已三天三夜沒進食了。到了某勞教所,他們將我放床上,從那時起我就再也沒起來,不吃不喝,不說話,甚至一動不動。勞教所人員慌了手腳,又把我退回給派出所,派出所把我拉到看守所,呆了一天一夜,親人也來了,看我被折磨得要死了,都哭了。政法委的人一看事情不好了,馬上把我拉去醫院。事後我才知道我的血壓馬上要沒了,生命隨時有危險,才將我無條件釋放。就這樣我經過五天五夜的絕食抗議逃出了魔窟。


    迫害真相

    河南周口市川匯區大法弟子李俊臣2001年1月24日被大隊支書等人劫持,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7個月之久,期間李俊臣受到了惡警非人的折磨。2001年9月20日,李俊臣被「保外就醫」,出獄後,由於病情惡化及傷口感染,李俊臣在2001年11月20日去世。

    3月31日,遼寧撫順市望花區公安分局及派出所惡警將大法弟子李英非法綁架到市公安一處後,4個惡警刑訊逼供,酷刑折磨,於4月2日將李英活活打死。屍體解剖發現肩部呈黑紫色,深度達4公分。腎積水,肝發黑,心臟有一個洞向外流血。

    我因發真相資料,被長期關押在資中楠木寺女子監獄,期間被叛徒邪悟者圍攻、被罰站、被罰蹲、被毒打、被罵,我正念抵制邪惡,堂堂正正走出楠木寺,又從新匯入正法的洪流中。

    武漢大法弟子張建曾多次被關押,他長期絕食抗議,於2003年春節後終於拖著骨瘦如柴的身軀被放回了家中。可沒過幾天,又被抓至武昌區楊園洗腦班,在慘無人道的摧殘下,張建已奄奄一息。惡警們為逃脫罪責,將其送回家中,如今生死未卜。大法弟子洪維聲在武漢市琴斷口監獄飽受摧殘,兩天前,突然得知洪維聲生命垂危,躺在武漢市第四醫院普外科,現不知惡警又將其轉移至何處。

    長林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採用的酷刑列舉如下:把學員摁趴在地上,把胳膊從背後反關節抬起來,用力推和劃;用電棍電頭部、手、甚至陰部;用針扎;把人用銬子銬成大字形掛起來,猛擊胸部和腹部;手指間插入硬物,抓住指端用力扭壓,手指頓時破損,鮮血淋淋;把人用手銬掛在床欄上,用繩子拴住腳,用力盪來盪去,手銬扣入手腕,劇痛難忍;用皮鞋猛踢脅部;關入小號,銬在鐵椅上,或掛在監欄上;用力捏睪丸;把學員掛起來,不許睡覺,稍一瞌睡,就用手打,或用打火機燒眼毛、鼻子,有的甚至用打火機燒陰毛;用煙頭燙。

    我是大陸河南大法弟子,曾兩次依法去北京上訪,被惡警酷刑折磨:冰天雪地光腳銬5晝夜,左脅、右臂多處被打骨折。後被鄲城公安局帶回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時間分別為十個半月、十個月、勞教二年。期間遭奴役勞動(有時長達十八、九個小時)、野蠻灌食等非人迫害。我的妻子被非法關押進派出所三天三夜。大兒子被非法關押一年,小兒子被逼流離失所近兩年,親戚也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罰款(近兩萬元)。

    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四次被綁架洗腦班,三次被非法關押進拘留所、監獄,
    多次遭非法罰款。在延慶監獄期間,男惡警對我打耳光、用香煙燒肉、揪乳房、逼迫我脫去上衣用電棍電,兩個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被男惡警扒光衣服電陰部。鄉不法人員還抄走我家僅有的3000元現金,想霸為己有。

    山西省勞教所對大法學員不僅強迫參加重苦力勞動,而且使用體刑、體罰,如烈日下曝曬,無休止操練,同時,對堅定的學員帶手銬、電警棍毆打或關禁閉,不讓休息,指使吸毒人員拳打腳踢,或棍棒毒打,並對大法學員進行強行洗腦。

    我依法進京上訪,卻遭非法關押。惡警對我非法審問,我不配合,它們就毒打我,我的額頭、鼻子都成了紫色。還有一次惡警用鋁管打我的肩膀,直到我的肩膀全部腫起來,幾個月才恢復。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精神和肉體都受到摧殘和折磨。

    99年10月份,我和幾個同修進京上訪,在車站被惡警攔截,由當地惡警綁架押回,惡警對男同修拳打腳錫、狠惡地罵我們、搜光了我們身上的錢,共一千多元,非法拘留15天。回家後惡警還派人盯梢,恐嚇親人,我下定決心堅修到底,因為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大法遭受迫害、誹謗,我們應該站出來說真話,法輪大法就是好。

    1999年7月20日,我和往常一樣去廣場煉功,被惡警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審訊。2000年7月,我第二次進京上訪被抓,惡警瘋狂地大打出手,後我被關進看守所,遭到掌心釘牙籤、不許睡覺、超負荷的勞動等迫害,並被非法罰款8000元。

    四川崇州大法弟子苟忠秀、張映芳、杜玉清,駱俊芳、郭玉芳、戢惠芬、賈春容、王惠芬、宿玉英、龔功友、張功友、朱玉華近期被綁架迫害。

    我妻子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實:2001年10月,惡警闖進我家強行將妻子帶走,並抄家,妻子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年多,又被非法判刑4年,送往省女子監獄當天被酷刑折磨,致使她臉色蒼白,血壓上升至180以上,心臟時停時跳。接下來,她被逼著每天幹8─10小時苦活。

    得法前我身患絕症陰道癌,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拽了回來。2001年3月19日,我因粘貼大法標語被非法拘留,惡警對我用腳踢、揪頭髮,進行恐嚇,最後向家裏勒索3000元。2002年10月31日,我再次被從家中綁架到拘留所,經歷了五天的絕食絕水,他們才放我出來,家人被勒索2000元。

    我是一個76歲的老太太,1999年7月20日以後惡警不斷到我家騷擾、抄家。2001年11月,我第二次上北京天安門拉橫幅時被非法抓捕,惡警用電棍電我,對我拳打腳踢,罰站。後來我因貼真相資料再次被送到拘留所,挨打受罵,惡警還逼迫我們脫光衣服在冰天雪地裏站著,把我們的財物都搜刮走,並向家人勒索錢財。

    一青年女教師兩次進京上訪,均被非法關押迫害,家人被索要6000元擔保金,關押期間2000元錢的工資被扣除,後被單位開除工作,現在她被迫流離失所。

    遼寧葫蘆島市大法弟子於英楠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被非法勞教,在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經常遭到電擊、毒打、體罰、針扎手指頭、煙頭燙、超負荷勞動等迫害,並且被非法加期四個月,2001年10月被釋放,後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6月,於英楠發真相時被惡警綁架,再次被非法勞教於葫蘆島市教養院(三年),至今仍在關押之中。

    有緣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乳腺癌絕症和所有的疾病都徹底地去了根,使我們全家人都驚喜萬分。2000年12月13日我去北京證實大法途中被抓,被非法拘留了四天,家人被勒索2000元罰款才放人。2001年9月10日,我再次被非法拘留15天,家人被要去3000元保證金。

    2000年10月10日,我依法進京上訪,沒想到11日竟被當地公安非法抓回,在拘留所非法關押36天。期間惡警對家人威脅、恐嚇,說要勞教我,並向家人要錢買了4部手機,並逼迫交罰款2000元,經濟損失高達幾萬元。給我的家人心理上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海外綜合

    2003年2月下旬,台灣法輪功學員持合法簽證入境香港參加當地合法批准之修煉心得交流會時遭到入境處強制拘留及警察暴力遣返。4月7日台港兩地學員委任香港人權大律師Paul Harris將女學員受傷及入境處官員處理不當的相關證物和訴狀一併遞交香港法院。原告法輪功學員希望香港法院本持法治和良心還給法輪功一個公道,不要再當江澤民反人權的劊子手了!

    蘋果日報4月9日報導,香港法輪功學員張雨蒼和孫鐘文均在去年五月,在羅湖過境時被內地公安扣留,今年三月分別被判刑三年和四年。孫鐘文的妻子王岩表示現在氣憤得哭不出來,「對內地法律完全失去信心。」張雨蒼的姐姐哭訴內地法院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判刑,不讓她見弟弟一面。她指摘本港入境處和警方對她們沒有實質幫助。

    南華早報4月8日報導,昨天,四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和香港法輪功協會負責人簡鴻章向高等法院控訴香港入境處處長拒絕法輪功學員進入香港,此行為違反了為防止類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宗教迫害重演而制定的國際法。報導說這四名台灣人都有良好記錄並持有回程機票和入境許可。

    聯合晚報4月9日報導,台灣法輪大法學會舉行記者會,宣布控告香港政府違法,香港入境處強制拘留並遣返台灣法輪功學員,要求香港法院判處港府負懲罰性賠償責任。4日台港兩地學員已經委任香港人權律師Paul Harris,將女學員受傷和入境處官員處理不當的相關證物和訴狀,遞交香港法院。

    4月6日紐約黑人法輪功學員結束歷時五天的呼籲營救李祥春的靜坐活動。五天裏,過往的行人紛紛駐足瀏覽橫幅和標語牌,不少人主動上前詢問情況,得以了解法輪功真相,有些已知真相的人主動簽名,表示深切的關注和同情。司機們也伸頭探腦,想看個究竟,一些人停下來拿了真相資料。2000多份真相資料送到了有緣的善良人手中。

    大紀元採訪「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史都華.魏斯曼律師。魏斯曼律師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一直致力於反對歧視、維護民事權利。他認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真實存在能起到減輕、更希望能滅絕迫害行為的作用,能幫助中國人民了解到這場毫不理智的暴行的實質,改變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敵對情緒。魏斯曼律師介紹了該組織發起的特殊追查,追查中國政府官員,尤其是那些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官員在海外的非法財產。

    四月六日,日本近畿法輪功學員赴和歌山縣的和歌山市進行救援金子容子徵集簽名活動。當地社會民眾對法輪功被迫害真相了解較少,許多路人專心致志地看著說明真相的展板,紛紛主動簽名。有時一個徵集簽名的學員身邊甚至會有許多路人圍著等候簽名。在六個小時的徵集簽名活動中一共徵集到一千多個簽名。

    日本《朝日新聞》四月七日報導,日本法輪功學員在和歌山徵集簽名救援金子容子,38歲新瀉縣羽茂町的金子容子因為在北京散發揭露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的傳單時被中國公安局逮捕。來自京都府的友裏科說,「如果不儘早將她營救出來,很難預料她將會遭受到甚麼樣的迫害。希望日本的輿論界能夠認真對待這個問題,從而向中國政府呼籲。」

    四月五日,澳洲大法弟子應邀參加了新南威爾士州藍山溪林市奠基日慶祝活動,法輪功是30多個參加團體中唯一的華人團體。當地政府對法輪大法團體評價很好。聯邦議員Kerry Barttett先生說,法輪大法為豐富當地的多元文化作出了貢獻。市政廳官員Hanson女士說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很好,並為大法弟子在中國的狀況感到牽掛。


    大陸綜合

    2003年4月10日大陸綜合消息:

    ◇大法弟子趙立威、王海生在盤錦市看守所絕食抗議迫害,遭野蠻灌食,生命垂危。盤錦市看守所電話:0427-2882529,所長電話:0427-2883700。

    ◇石家莊大法弟子胡銘智於4月4日前後被河北省610、勝利北街派出所及化肥廠第四生活區家委會圍困於家中,至4月8日為止已達四天之久。邪惡之徒在胡銘智家的樓道裏晝夜把守、寸步不離,想等他出門時抓他。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陳秀玲(陳英的母親)因曝光女兒被迫害致死真相於2001年5月25日被非法勞教。2003年4月2日惡徒再次強行將其綁架入勞教所。

    ◇瀋陽大法弟子玉將星、張國義、李成平在張士教養院和院內的洗腦班慘遭迫害,玉將星被非法勞教二年,非法延期關押5個月後又被送入洗腦班迫害至今已有月餘。張國義被非法勞教二年,2月17日到期後被送入洗腦班迫害近一個月,後被綁架至遼中縣看守所。李成平2月22日在洗腦班被迫害至精神失常。

    ◇武漢大法弟子彭燕(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彭敏的妹妹)在武漢何灣勞教所被超期關押後,於2003年初放出後直接送至武昌楊園洗腦班迫害。

    ◇佳木斯大法弟子許祥華今年三月在單位被惡警強行綁架。4月2日,被非法勞教三年。在2002年許祥華曾被綁架送入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但因身體有病拒收。

    ◇萬家醫院是萬家勞教所的醫院,這裏平均四、五天就要抬出個死人,這些人有的是得不到良好治療,有的乾脆就是被犯人打死的。很多大法弟子住進醫院後不但得不到治療,卻要承受毒打與虐待,迄今為止已有多名大法弟子死於萬家醫院。

    ◇4月2日,盤錦一資料點被破壞,一名同修辛敏鐸被毒打綁架,非法關押在盤錦市看守所,他以絕食絕水抵制邪惡。

    ◇西安交通大學研究生李永弘原本2000年5月畢業,因堅修大法,學校不給文憑並遣送回家。2000年10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後被加期1個月10天。2002年11月8日因發真相資料再次被抓,又被非法判勞教2年。

    ◇大法弟子馬麗3月28日,上班途中被610歹徒跟蹤綁架,隨後抄家,強行搶走貴重物品(電腦、書籍等)。現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姚家看守所。

    ◇2002年9月份,由江XX犯罪集團撥款,再次開辦武漢青山區監獄式的洗腦班。每期一個月,不法人員對大法弟子謠言欺騙、恐嚇、逼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連續施行謾罵、體罰、毒打。不妥協就24小時不讓睡覺。

    ◇近期延吉市惡警瘋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這次抓捕行動的主要策劃者為延邊州公安局副局長、市公安局局長金光鎮。兩會期間延邊地區惡警綁架了大法弟子170名左右,還有不少學員正受到24小時的監控。

    ◇成都市各派出所欲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凡是因去北京證實大法和散發真相資料被抓過的)強行洗腦,請成都同修共同正念抵制此次針對大法弟子整體的迫害!

    ◇青島地區公安局強迫每個網吧花2000多元安裝監控軟件,該軟件在主機或者底下一台機器上運行,能監控上網的網址,並和公安局的機器連網報警。請上網的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吉林大法弟子孔繁榮1月14日被非法綁架,當晚10點多鐘又被強行送往鐵西看守所,在15日至20日被非法關押期間,該所一夥惡警對其進行進行毒打,使其不能正常行走。21日又被轉送到舒蘭看守所。

    ◇遼寧朝陽市亂法惡徒陳寶華自2000年以來陸續集資20餘萬元,經多方核實,此筆款項去向不明。望同修相互轉告,今後不要聽信其宣傳,不給其市場。

    今日99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寫給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親人們:99年的7.20開始,中共頭目江XX出於妒忌心對法輪功群眾實行瘋狂、殘酷的鎮壓。三年半以來,大法弟子正在用自己的正念正行,在整體上否定著這場強加給我們的迫害。同時也希望我們的親人們站在正義一邊,不配合併主動抑制、揭露邪惡,懲惡揚善,那法正人間的一刻也就指日可待了。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從家庭不和到和睦,從疾病纏身到一身輕鬆,一些不好的嗜好也全部戒掉了。因到天安門廣場正法,我被惡警暴力抓捕、酷刑逼供,並被罰款1000元才放回。後來一到「敏感日」,他們就上門騷擾,親朋好友都受牽連。

    我於2000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在學校裏我是一個「小霸王」,學了大法後,我才明白做人的道理,是李老師把我從惡的一面拉到善的一面。學法後不久,一次我高燒一天一夜,我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第二天就好了。2000年的農曆十一月我去北京正法,被非法關押,家人被勒索1000元。

    莊稼人的大實話:我是7.20大法修煉遭受鎮壓後得法的,讀了寶書《轉法輪》後,揭開了許多心底的謎,我才完全明白了一個做好人的道理,身心真正恢復了康復。可是在今天,在中華大地上,做好人竟然沒有了自由。不管江澤民怎麼鎮壓法輪功,也改變不了我們對慈悲師父的堅信。我們別無所求,只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大法救人 江氏害人──發生在河北鄉村的真實故事:

    ◇我以前長著滿臉青春疙瘩,後發展成嚴重的皮膚癌。修煉法輪大法兩個月後,皮膚竟然神奇變好了,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因為我和媽媽都煉功,所以一到所謂「敏感日」,鄉政府的人都要到家裏攪和,攪得舉家不得安寧。

    ◇我結婚後不久,患上了嚴重的骨髓炎,拄了好幾年的拐,身體極度虛弱,醫生要我截肢。病痛折磨得我脾氣很壞,導致家庭也不和睦。98年得法後不久,我就扔掉了拐杖,六年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脾氣也變好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

    ◇得法前我渾身是病,家裏都成了「小藥房」了,正當我痛不欲生的時候,有幸得了法輪大法,我的身體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解救出來,成為一名健康人,家裏的「小藥房」沒了,再也無需吃一粒藥。

    ◇得法前,我有嚴重的老年綜合症,99年得法後,我的病好了,頭腦清醒,渾身是勁,完全是個健康人了。85歲的婆婆和兒子、兒媳都感激地說:「大法真神奇,花多少錢治不好的病,你們法輪功卻治好了。咱們全家都感謝你們老師。」

    ◇修大法前,我身體很虛弱,常年的胃病、乙型肝炎使我不能正常生活,修大法半個月就扔掉了常年的藥罐子,身體漸漸康健起來。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遭江XX迫害後,我被非法罰款,十六大期間,派出所三次企圖抓我,逼得我一家在外流離失所一個多月。

    ◇我從2001年開始學法輪大法,之前我得了一場大病,聽媽媽(煉功人)給我念了會兒書,病情就減輕了許多。從此我就開始煉功了。到2002年,爸爸知道我和媽媽煉功就打我們,還和媽媽離婚,這些都是江澤民迫害大法、矇蔽人民的結果。

    2002年11月2日,一幫人闖進了我家強行把我綁架,非法關進洗腦班。這幫人中,有一個人在我家大門前,對圍觀的人群叫囂,「我就抓好人,不抓小偷。」

    明慧新聞簡報(2003年4月9日)


    資料彙編

    中文傳媒寫作知識概述
    真相傳單:法網在收
    小經驗:購買訂書機和切紙刀;清理墨盒噴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