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高牆」內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0日】師父《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告訴我們:「師父從99年7.20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又《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告訴我們:「大家看到了這場迫害招也使絕了,大法弟子也鍛煉成熟了。無論在國內國外,雖然還有很多被邪惡的宣傳所矇蔽的生命,但是總體上另外空間邪惡和正的力量已經失去了平衡,正的力量已經把天平壓到最低點了。」

走出來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頂著邪惡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巨大壓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大法的整體形勢走到了今天這一步,這裏也凝聚了很多大法弟子的鮮血、生命和智慧,有經驗、有教訓,尤其那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中湧現出了很多「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邪惡迫害,闖出魔窟的神奇故事。可是也應看到還有很大比例的身在魔難中的同修,存在消極承受、等待觀望、默認舊勢力、配合邪惡的問題。其實根子還是有執著,存在怕心,那麼邪惡就鑽空子,就找到了迫害的藉口。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經文中告訴我們:「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全盤否定舊勢力,正念很足,師父真的甚麼都能為我們做,這一點我自己深有體會。

2002年我在勞教期間,開始也怕挨打,怕蹲小號,怕做不好造成迫害藉口,怕這怕那,所以不敢怠慢那裏的規矩,無論幹活,打掃衛生,事事力爭做好,還認為作為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個好人,都應該做好,讓管教、普教能從自己身上看到大法好,這也是證實法。(這也是很大比例同修的認識,當然在一定層次上看沒有錯,但法理是昇華的)可是幹得再好,只要不決裂每月都是給負分(加期)。而普教和做洗腦的只要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就給減期,這時我開始悟到這是配合邪惡「人為的滋養了邪魔」(經文《道法》)。

我反覆在想:我們既然能走出來證實大法,為甚麼不能再向前走一步呢?難道勞教所的高牆就擋住了我們的正法腳步嗎?只堅持不轉化就是證實法了嗎?我們的消極承受就能等來法正人間嗎?還有些人等十六大、等人大、等邪惡之首下台等,「回天不是盼」哪,難道大法弟子還須等常人給我們施恩嗎?回答是否定的。那麼在勞教所裏是不是仍然存在進一步走出來證實法呢?回答是肯定的。於是我帶著堅決破除舊勢力安排的強大正念,堅定地走出來。我首先否定自己是勞教人員,而是正法弟子,所以我不幹勞教活,不吃勞教飯,不穿勞教服,不受所規所紀約束,點號不報數,不喊領導好,甚麼都不配合,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有人問我:「你為甚麼不喊領導好?」我說「他迫害我,我怎麼能喊他好呢。」(當然是逐步悟到一步步走出來的)每當遭到邪惡迫害時,我就想師父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

在我絕食時,管教說你甚麼都不用做,只要吃飯就行。當他們迫害我時,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他們真的也害怕。正如師父所講的「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同時我也看到了,舊勢力是最怕大法弟子形成合力,所以它們採取不讓說話,蹲小號,隔離等嚴管措施,舊勢力要分裂大法弟子,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達到各個擊破,最後毀掉的目的。那麼我們就要互相配合,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所以我就是要說話,要告訴大家我悟到的法理,就是要揭露邪惡,因為邪惡是怕曝光的,你越承受它們也就找到了迫害的藉口。邪惡怕我「煽動」,就不斷的給我調寢,而我能以法為師,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每換一個寢室,都動員大家集體走出來。當管教告訴我因絕食、「煽動」加期半年時,我脫口而出:我沒有你們的時間概念。心想:甚麼時候回家,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的算。

在三九天,他們把我關在沒有暖氣,開著窗戶的小號裏坐板時,我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這一念一出真的一點冷的感覺都沒有,渾身暖呼呼的。在絕食期間,他們要給我灌食,我鄭重地告訴他們:我有胃粘膜脫落的病症,灌食出問題,你們是要負責任的!他們真的不敢灌。一次打針時,我想打不進去,果真扎幾次都沒有扎進去。絕食初期,我經常請師父加持,每當這時口裏就返上來一股股甜甜的口水,半個月過去了我仍然精神很好,人也不瘦。絕食後期,我想我應該出去了,外面還有好多正法的事需要我去做呢,請師父為我演化病症。這樣人逐漸消瘦了,病症也出現了。到醫院檢查時,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檢查吧,哪不行,哪都不行了,檢查結果出現了嚴重心臟病,肝萎縮,膽結石,腸梗阻,胃粘膜脫落等各種嚴重疾病,喝完胃透備粥,我想吐出來,就真的吐出來了,又想要吐點血就好了,果真從醫院回來就吐血了。後來勞教所怕擔責任,讓家人接回治療。家人把我從勞教所背出來時,就想這人完了,回家也難救了。沒想到在回家途中的火車上,奇蹟就發生了,我就覺得越來越精神了,到家時完全像好人似的,當晚就喝了兩碗粥,家人激動地說:「要不是親眼見,還真是不相信呢!」就這樣,我提前闖出了勞教所,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大量事實表明,正如師父在講法中所指出的,我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如果我們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能破除現有的消極承受,消極等待等各種人的觀念,真正在法上認識法,「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再向前邁出一大步,那邪惡還敢加重迫害嗎?可是也有這樣的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雖然沒做到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勞動、遵守監規所紀儘量做好,實質還是從另一角度的承認、配合),但在揭露邪惡、證實法等方面都做得很好,加刑、加期、加重迫害也毫不動搖,可是就在期滿將要走出勞教所的前期,面對邪惡的欺騙(如610接走直接送轉化班,還不「轉化」就判刑等謊言),執著心一出,就順水推舟地寫了甚麼「書」等材料,真是痛心啊。要知道那只是邪惡的另一招棋而已,堅定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受這個欺騙呢?

有這樣的例子:某同修走出勞教所前,面對當地610和管教、大隊長們的耀武揚威的架勢,非常坦然的面對並當面揭露邪惡證實法,結果,順利到家,又投入正法洪流中。還有的堅定的大法弟子是家人代替當地610接回家的。其實,當你完全站在法上,甚麼心都放下,舊勢力是非常佩服的。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正法弟子啊,這場迫害都走到這一步了,大法已經在正法中走到這一步了,我們還怕甚麼?你們不是已經看清了你們的未來嗎?所以對於這些邪惡來講,對於它們的安排來講,你們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另外,請切記整體的力量是堅不可摧的,千萬不能讓邪惡分裂、瓦解的陰謀得逞。如果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地走出那一步,大法的整體形式就會大大向前推進一步,那可能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後以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的一段話與大家共勉:「我們有許多學員在不斷的修煉中確實提高得很快,特別是大家整體上,在共同提高、互相配合上,這方面也越來越好……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

以上個人所悟,請大法弟子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