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9日】從小我對情就看的特別重,尤其是男女之情,所以在修煉的路上這方面吃的苦也特別多。當初學法的動機很大一部份也是因為這個情。因為當時的男朋友沒學多久就對我說:這個就是他一生在尋找的。他要開始修煉了,並且會一修到底。還對我說:今天我選擇了修煉,那勢必我們的人生目標將會有很大的不同,你還年輕你可以有其他選擇,你自己看著辦吧。言外之意就是,要嘛跟他一起修煉要嘛就是另外找個好男人嫁。當時不知道這是因為他也是初學、對修煉還理解不深造成的,只覺得聽了這些話把我氣的半死。但是我也開始思考一個問題,那時我不知道甚麼叫堅定,但是我看到他對這個法的堅持我很訝異。到底是一種甚麼樣的力量能讓人在短時間產生如此巨大的改變?一方面也捨不下這段感情。心想他這麼堅持反對也沒用了。不如試著去了解看看。沒想到這個觀念的轉變也促成了我在人世間的姻緣,也開始了我修煉路上的旅程。

我學法第一年《轉法輪》看了幾十遍,但是每次看都像沒看過一樣,因為書中會顯出很多全新的內容。當時學法不深,還以為自己怎麼了。怎麼每個人都有心得體會,我怎麼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交流會上輔導員叫我試著說出自己的體會我也答不上來,只能說出我叫甚麼名字之類的自我介紹。當時就想一定是自己悟性太差頭腦太笨。所以一定要比人家更加努力學法才能跟得上。這段看似傻傻的學法過程卻在之後的講清真相中起到了奠定基礎的作用。

隨著學法的深入以及不斷的在明慧網上看到大陸的大法弟子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我的心情越來越沉重,我不知道該怎麼制止這場迫害。尤其當我第一次看到黑龍江大法弟子--周志昌--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很震驚。看到他被迫害致死的過程我渾身止不住的發抖。眼淚也不聽使喚。我很難過為甚麼要殺害這些修煉者?這麼好的人絕不應該遭到這樣的對待。我知道我修煉的真善忍沒有錯。當時對於助師正法這個概念還很模糊,只是覺得這麼好的法不應該被誤解。所以我開始向周遭人弘法,並告訴他們我所知道的真相。

之後我開始到世界各地,向那兒不明真相的人說清真相。哪裏需要講清真相,我就去哪裏。一段時間之後,總覺得好像不能實質幫助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因為他們仍在遭受著殘酷的對待。這些弟子就像是我的家人,雖然我從未見過他們,但是我們同修一個法。這個緣分是最深的啊。看到他們仍在承受這一切我的心好痛。我想立刻制止這一切,但是我卻不知該怎麼做?一次學法時。當我看到師父在「正念的作用」說:「為了減少對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們發正念,清除它們對正法有意的破壞,從而減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應該承受的,同時救度眾生,圓滿大法弟子的世界。」我才恍然大悟。師父早就告訴我應該怎麼做了,只是我自己沒能清楚的認識到罷了。我開始儘量堅持整點發正念。這是這個特殊歷史時期大法賦予弟子的,我相信我有這個能力,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每天除去常人的工作時間外我都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時配合著做一些大法工作。

隨著正法進程速度的加快,大法的工作也越來越多,能向世人講清真相的管道也越來越多。一次站在先生旁邊,看到他正在BBS上回覆文章。當時我看了好羨慕,因為他可以直接對中國人民講清真相。這種方式我連想都不敢想,因為當時的我連電腦開機要按哪裏都搞不清楚。這時他突然回過頭對我說:你也可以做。我心想那就試試吧。就這麼一句話開始了我在網上講清真相。

要邁出第一步總是比較難些,總有各種各樣的怕心湧現,打字慢呀,對法理解不夠怕講不好呀等等。其實就是自己的觀念在障礙著自己。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承受巨大壓力下仍在想盡一切辦法救度更多的眾生,而我在這麼寬鬆的環境下沒有道理不做得更好。觀念一旦突破,講真相也就容易了。

剛開始在論壇上貼文章時,碰到很多謾罵的人,有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當我看到其他同修的回覆,看到同修在面對無理的謾罵時仍能秉持著大善大忍的心,理性平和的有理說理,真是句句讓人心服口服,也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差距。我知道那是因為我在這方面的法理認識不清所致,同時也讓我感受到海內外大法弟子是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哪裏有不足隨之就有人補上。

隨著打字速度的加快,我開始嘗試在聊天室講真相,但是聊天室的污言穢語對於沒上網聊天經驗的我來說,一度是很大的考驗。那兒到處充斥著粗俗的言語,充斥著謊言,那段時間上網都有種恐懼。一次學法學到轉法輪第九講,師父說:「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裏脫穎而出,那才修得最紮實。 」我才豁然開朗。是啊。我現在的情況不就是這樣嗎?從這時我開始樂呵呵的迎接每一次的挑戰,因為我知道這條路上我並不孤單,師父都在看護著我呢。有師在,有法在,我無所畏懼。

自己的修煉狀態在講真相當中也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當我在純淨狀態下講真相的時候,那時不管講甚麼對方都無條件接受。但是當我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不管當時我講的話有多漂亮,多有道理,對方就是不能理解,有些還會破口大罵,甚至連鍵盤都跟我作對,想打中文它就出現英文,甚至完全打不出字來。此時我只有不斷的要求自己在法上儘快提高,要求自己儘快跳出這種不正確狀態,因為決不能因為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好而延誤了救度眾生的大事。

一次在聊天室碰到一個大學生,他的母親是大法弟子,但是他並沒有修煉。當時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只是留下一個聯繫方法。在聖誕節時我給他寄了封賀卡,他回了封信給我,信的大意是:我和你一樣常常在想是甚麼樣的機緣讓我們相遇。我覺得我是最驕傲的人,因為自己有一位堅定修大法而不對邪惡屈服的媽媽,但畢竟受到迫害的是自己的母親,所以做兒子的有種平生最無助的感覺,而且我甚麼都幫不到她,直到在聊天室裏看到你給世人努力的在講真象,心中有份莫名的感激,更感激那份能讓我們相遇的機緣……。你的語氣令我熟悉,好像在作夢。

我知道我該感謝師父和大法……。希望當聖誕的鈴聲隨著風兒的輕舞而嘹亮的響起時能喚起所有那些無知的人們看清事實,棄惡從善。希望法正人間時我們能真正相遇……。我收到信時心裏只有一個感覺: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真是了不起。他們不愧為師父的好弟子!我為他們感到驕傲。

還有一次在聊天室上碰到一位網友。我一和他說法輪功他就開始劈頭蓋臉的把我罵了一頓,並且開始罵師父。一聽到他罵師父我就受不了,當時我差點守不住心性。之後的幾次交談都讓我很灰心,不管用甚麼角度講他都不接受,有時我甚至都想放棄了,心想花這麼多時間在一個人身上到底值不值得?一次在聊天時,我問他你知道關貴敏嗎?他說:知道。我說:我想放首他唱的歌曲給你聽,這首歌曲叫做「為你而來」。當時我的心情很平靜,同時我也在不斷的發正念。歌曲聽完了之後很長時間我們彼此都沒有說話,最後他說了一句:其實我並不反對法輪功。我只是不想和大家一樣,純粹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我知道這個生命已經開始改變,這段時間是值得的。

隨著真相在世間的迅速傳播,明白了真相的人們也越來越多:
有人說:我真佩服你們的堅持,祝你們早日成功。
有人說:我的脾氣很暴躁,但每次和你說話我就感到特別的寧靜,我想那一定是因為法輪功。
有人說:如果有一天他們要追殺你,你儘管來我這,我保護你,我早就看不慣這些人了。
還有的人當我一說到「人的一思一念就會決定一個人的未來」這句話時,就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看來真相早已深入人心了。

當我看到一個個被謊言矇蔽的眾生清醒過來時,我好為他們高興。同時我知道我必須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這條路上走的更正,做的更好。因為師父說:「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這一年來在網上講真相的過程,我覺得就是不斷突破自我觀念的過程,也就是歸正自己的過程,走過的每一步歷歷在目,走得好走不好也都這麼的堅持下來了。但是仍有許多人還不知道真相,仍有眾多生命等待著被救度,我們肩負的責任依然重大。我希望自己在往後的日子裏能做的更好。

最後以師父的」快講」與大家共勉:「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2003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