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人弟子:奇蹟正在發生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7日】師父,您好。所有在香港法輪大法大家庭裏的同修,你們好。在2001年,我曾經來到這裏和你們一起煉功,而且還去了大嶼山,現在再一次和大家在一起,真是非常寶貴。

新年好!這是變化得令人驚異的新年!奇蹟正在發生!

多倫多一個比較年長的同修,去年年底忽然遇到魔難,身體幾乎一半不能動彈,而且非常疼痛。今年當他聽到了師父說不要承認舊勢力安排的時候,他把他疼痛的手擺到發正念的姿勢,正念聲明「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完全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然後突然他就痊癒了,他的臉不再麻木,而且他可以開心地笑,大聲地說話,他的思想和身體再一次強壯起來,他的笑臉甚至沒有了皺紋──就像嬰孩似的。這真是一個奇蹟!

上個月,2003年的一月份,在加拿大多倫多,我們和1700個人共同歡慶中國的農曆新年,晚宴期間有大法的電影,歌曲,舞蹈,和可口豐盛的食物。在一個寒冷的夜晚,一間空空的倉庫被整體多倫多修煉者裝飾變為一個舒適、溫暖、美麗而又平和的世界,這真是一個奇蹟。大法修煉者精心準備了各種各樣的食物,排放在大廳的兩面,來自各行各業的來訪者愉快地品嘗著他們碟子中的食物。他們中一些人以前幾乎沒接觸過法輪大法,欣賞著歌舞音樂,他們的臉充滿微笑,不時地點頭,他們歡笑著和娛樂節目融為一體。這是對大法粒子作為一個整體所取得的好成績的特別祝賀!每一個在那裏的人都被法的祥和之場籠罩改變著。

西方同修和他們一起唱歌,但每次在家排練時,我總是情不自禁要落淚,淚水像瀑布一樣在我面頰傾瀉,歌詞在強力打動我的心肺。這首歌的歌名叫做「為你而來」,歌曲唱道:

「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可貴的中國人啊,請靜心傾聽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啊,法輪大法好,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面對暴力危險,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可貴的中國人啊,……」

慶祝會的那天晚上,法的力量和光輝充滿了我,一個同修給我們伴奏,我在台上跟隨著她,沒有雜念,沒有裁判。被所有的那些專注的大法弟子的歌聲包圍著,我們一起把自己的感情和聽眾分享。當他們微笑鼓掌的時候,我在他們一些人的眼睛中看見淚水。我感覺到我們大法弟子在一起就能做任何事的力量。

我記得去年一月份,大法的力量和光輝也同樣充滿著我,保護著我。在36個西方人和數以千計的維護「真善忍」的中國人之後,我也走上了天安門廣場,胸口別著法輪大法的橫幅,藉由大法弟子的尊嚴與和平我唱著「法輪大法好」,因此每個人都會知道真相。我的聲音在那天聽起來非常嘹亮,如歌劇一樣,它在廣場四處震動著,並好像在天堂發出回聲。我想覺者讓那天的太陽光變得更耀眼輝煌,而且所有微小物質讓空氣瀰漫著金光燦爛的喜樂!警察抓捕我,關了我一個晚上,然後放我回家,但是更多的西方人在二月、三月和五月相繼去中國,告訴中國人法輪大法的仁慈。

但是邪惡的迫害沒有停止!更多殘忍的暴力致死的案例仍然不斷被報導,在殘忍的命令下,更多的綁架和家庭被拆散的事仍然發生著。我的心碎了。我喜歡在中國見到的所有中國人。我感覺傷心,因為這個曾經令人尊敬和重要的國家正被一個人所戲弄,他因妒忌而挑起仇恨。我無法理解,為甚麼仁慈與和平可以被如此殘忍地攻擊?

整個2003年春天期間,我拜訪俄國,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在那個邪惡小丑曾拜訪過的一些國家裏,我們試著除去由邪惡小丑欺詐的詭計所引發的騷動和混亂。人們見到我們非常高興,而且發現有關法輪大法的真相是如此快樂。他們說已經等了一輩子,遇見這麼好的人。他們對迫害還在繼續表示憤怒。我們舉行遊行,展示大法的美麗、和平以及祥和,我們燭光守晚會,紀念著那些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修煉者們。我們和那些有緣人一起煉功。

去年十月,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在墨西哥召開,我們有機會在會議之前將法輪大法的仁慈和受迫害的事實呈現給各國的領袖。我們解釋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宗旨和精神就是「增加透明度」,其實也就是「真」,「互惠利益」就是「善」,而「互相合作」就是「忍」。在1999年7月中國江XX一意孤行地把「真善忍」列為非法時,其實也等同把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原則列為非法。我們給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真相材料包括了一篇經濟論文,說明法輪功如何使中國再次復甦,道德回升,從而幫助所有的中國人。我希望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國家的領袖真誠地關心道德的價值,並幫助中國的領袖停止欺騙他們自己的國家以及嘗試戲弄全世界。

與此同時,一些修煉者走訪墨西哥,向普通人講清真相,一些人好像就是在等待著大法和學習練功,他們都支持大法,而且與我們交朋友,從世界各地來的大法修煉者受到他們的歡迎。我們作為一個整體,不分晝夜地發著正念。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結束後,當中國代表團的車隊向機場駛去的時候,我們3個人正在沿著公路步行,向他們展示出中英文「法輪大法真善忍」的金色橫幅。我們繼續在沙漠的太陽下步行即使車隊已駛出視線之外。我們3人的正念與公路另一端的全體同修的正念連成一片。當我們的正念成為強大的一體時,無論另外空間的邪惡逃得有多快,它都被我們碾碎了,多雲的灰色天空變成明亮的藍色。當天氣熱得很難繼續前行的時候,灼熱的太陽突然變得涼爽起來。當我們很飢餓的時候,在道路旁邊就會突然發現野生的草莓;當我們口渴的時候,身邊經過的汽車就會停下來,陌生人給我們水喝,並給我們他們的祝福。我們走完公路時已經天黑了,我們一共走了7個小時。早先在那裏發正念的同修已經離去。我們三個再一次發正念,並高唱「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一個將我送到機場的出租汽車司機說任何人都不可能走那麼遠的路。大法弟子真的難行能行。

我今年63歲,我當初感覺自己太老而無法學計算機,在我第一次接觸了計算機鼠標的時候,我都找不到在熒屏上的光標。我花了3個月來學習該如何適當地使用鼠標,因為我的大法家庭遍布全世界,我想要和他們保持聯絡。我也信賴師父說的和別人交流修煉體會。現在我能從網上閱讀各種文章而找到自己問題的答案。我注意到許多像我這樣的人正在學習發電子郵件,傳真並且讀英特網。我們也正在使我們的智力年輕。

當我跟隨師父更緊,修煉更精進的時候,我就看書更多,不時有干擾,但是我始終繼續嘗試。我也更喜歡煉功,即使有時覺得能量太大。我注意到,我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更多的人,我自己也就了解的更多。比如,在「論語」中師父提到的關於改變常人的觀念一直使我困惑,有一天我忽然就明白了。我意識到我所有常人的想法都源於常人的身體,自我啦,感情啦,焦慮啦,追求啦,等等。我注意到了連鎖效應--為私為我導致爭鬥、導致妒忌、而且導致自憐的淚水,等等等等。我了解到我的思想也是物質的,並且就是它使我陷於過去的東西無法自拔。有一天我看其他人在領事館前發言,就像我過去一直做的那樣,我覺得憂愁。就好像是我的一些東西已經死去。我知道那不再是我,我已經改變。我以不同的方式看我自己,不再像以往那樣看重自衛、過慮、愁煩或感到消極。我意識到師父正在照看我,而我只要試著保持純潔的一念,心裏想著「滅」字。近來我有了一些關於「整體昇華」的想法,實際上就是打開和其他空間的交流,使自己成為一個能源的整體。然後圍住我的微觀物質將會允許我上升並遇見其他也能夠成為整體的人。然後我們將會融成一個更大的法的粒子。當我看書越來越多的時候,這實在令人興奮,以致於我不想做別的事情。當然師父的話仍然鼓勵著我們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我以前並不了解邪惡真的是那麼的邪惡。當師父在費城告訴我們,「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一直希望每個人會看見大法的仁慈而停止他們的邪惡。現在我以正念的方式了解了善的意義。我的心充滿了慈悲來維護大法。當我重複師父費城講法裏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迫害不存在而且不能夠繼續毒害無辜的生命。那些傷害自己也傷害其他人的人一定要停止。

當我回顧過去,我看到我所去過的地方都被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輝,貫穿整個世界,包括中國。因為我們作為一個整體發正念,宇宙的閃光一天比一天更明亮,持續更長久,到達更遠,並且更加威力巨大,震撼天堂和地球,要求正義和結束邪惡。這真是一個奇蹟!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宇宙中閃爍著佛法的光芒,邪惡再沒有可以容身的黑暗處。

我知道我只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師父在此刻允許我來救度眾生,其實我也是眾生的一部份。有時我感覺我只是一個微笑。

我的心知道一首詩:這一刻就要來了,很快

正念使我的思想像鑽石,
神聖的煉功使我渾身披金,
真善忍使我的心在天堂裏開花
師父寶貴的《轉法輪》指引我回家。

謝謝。

(2003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