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棍猛抽,打得我血肉模糊──湖北紅安大法弟子三次被毒打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7日】我是湖北紅安的一位大法弟子,男,今年57歲。99年5月份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全身大小六種病症,通過學法煉功,是師父清理了我的身體,使我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身上所有病症都沒了。得法後不久,大法遭到了江XX集團遮天蓋地的邪惡鎮壓。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新生,我要站出來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於是我於2000年4月7日去了北京,8日早晨到了西站下車,不知天安門、信訪辦往哪走,身上又沒錢,我只好在車站出口處煉功等其他地方功友帶我到要去的地方。這時反招來了車站的保安,把我帶到本站派出所,問我是哪裏人,我不說,他們就開始搜身,從我身上找到一張從麻城上火車的票。於是他們馬上查到我是湖北黃岡地區人,就打電話到黃岡駐京辦。駐京辦來兩個人將我帶到招待所,問我是哪個縣的,我仍不說,他們就開始打我。先是罰站,然後強逼我跪著,一共有五六個人輪流打,我一直沒有說自己的地址。最後一個年紀在五十上下的人跟我說:「這屋是我們做生意談業務的地方,你又不說真實地址,他們又不放你,搞得我們不好辦事,乾脆我們把你送上車到你要去的地方,我們放你一場,分別時應該說個地址吧!」 我想也是,就說自己是紅安的。哪知道他們是設好的圈套,沒走多遠就又把我抓回來了,馬上打電話到紅安駐京辦,我被帶到了那裏。就在當天晚上他們用手銬把我半吊在廁所裏,整整七天七夜沒讓睡覺。第六天同修熊國倫從深圳到北京也被抓進來了。15號我縣永河派出所來人把我兩人押回紅安,16號下午送火連畈採石場拘留15天,然後在一看守所關押9天,最後送三里崗拘留所洗腦班18天後才放人,這是第一次被迫害的事實。

第二次是2000年8月8日,縣610指使一派出所把我抓到一派出所留置室企圖強制我放棄修煉。當天晚上610歹徒盧早林、程進號、徐盛,還有一所的羅紅星等六人,用車輪戰式的毒打我,拿電棍在我身上擊。電池用完了換上新的又開始電,兩人一班, 有的打,有的問,手打痛了用皮涼鞋在我身上到處亂抽,電棍電得我在地上打滾,滾到哪個面前他們就是一腳。就這樣,從8點開始一直打到12點多,他們打累了才罷手。9號他們把我帶到三里崗拘留所的辦公室,又是610一幫邪惡之徒強行要我跪在地上兩個多小時,汗淌了一地,最後看我不行了,才讓我起來。10號下午他們又將我拉在太陽底下站著,高溫曝曬兩三個小時,最後惡警盧XX問我:「還煉功不?」我說:「怎麼不煉呢?我就做這個事的,還一定要堅持學法。」當晚7點半左右,盧XX叫他們司機朱XX用銅電絲將我雙手反背先綁兩拇指再捆手頸、捆上加捆,綁上加綁。我雙手靜脈血不能流通,痛得昏死過去。12號又把我送到火連畈採石場迫害15天,回到三里崗又進行迫害。不法警察還迫害我侄媳(未修煉),非法關押她三天後才放回家。我從三里崗被帶回看守所關押280多天奄奄一息才放出來。

第三次是2001年11月12日晚,因我向群眾發真相資料,在中途我和段守珍同修被公安一夥邪惡之徒抓進公安局。先是刑偵的把我身上的錢物洗劫後,又毆打我,後610的三個暴徒對我毒打,再交給永河派出所非法審訊。我甚麼不說,他們用警棍在我背上猛抽,打得血肉模糊,我雙腳五指到胯部都被打得腫得不能脫褲子。打完之後,再把我銬在鐵槓子上,惡警梅XX用腳踩我銬在鐵槓上的手,銬子齒被鑽到肉裏去,痛得我咬牙直蹦。他們還不讓我大小便,一直銬到第二天上午10點多送到看守所。這次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