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吉林省舒蘭市四位同修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5日】初叢銳,吉林省舒蘭市天德鄉徐家村人。剛認識初叢銳是在一次集體學法交流中,那次輔導員說:由於我家環境場地有限,以後各鄉鎮除了輔導員和骨幹,沒有被通知的就是不要來了。剛說完,小銳就哭了起來。大家一看,是個十六七歲純真美麗的女孩在哭。輔導員問:你哭甚麼呀?小銳說:「我不是輔導員,也不是骨幹,我也來了。」大家一聽都笑了,幾個功友都說:你以後週日學法就來吧。小銳一聽,開心地笑了。

2000年8月,小銳自己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回當地,關押在天德鄉,正念闖出後,在舒蘭市一飯店打工,開工資時老闆知道小銳是大法弟子了。由於小銳一言一行體現出大法的祥和、圓融、美好,一人幹兩人的活,對她印象極好,老闆說:「你在這兒幹吧,他們再抓,我保護你。」小銳要到北京證實大法,離開了飯店,十月一被惡警抓到鄉里,關在鄉領導家裏。她正念闖出來,與另兩名功友進京第二次上訪,在天安門打橫幅被抓,在吉林駐京辦事處被認出。後來她再一次正念闖出後,又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惡警迫害致死。

她爺爺去北京認人,發現小銳鼻子被打塌了。惡警卻謊稱心臟病發作,還要勒索家人錢財。

提起初叢銳,家鄉認識她的人,沒有不說好的;

在功友中,她是純潔無瑕的正法弟子。

* * * * * * *


王國平
王國平,吉林省舒蘭市人,40歲左右,一米八十多的大個,英武健壯。我和他在一個煉功點煉功,他是電工,口碑極好,修煉後,更是樂於助人。他家的暖窖大棚最大,但他把名利看得很淡,在洪法上卻從容地付出,一次我倆約好去平安鎮一同修家交流,他從菜地幫嫂子幹完活兒,抬腿就和我去了車站,買兩個麵包充飢,算作是晚餐吧!

99年7.20以後,當地環境已被破壞,一次需要印資料,國平笑著說,「我去印吧。」拿著資料不久就回來了,笑著說:複印社的人以為我是警察呢!二話沒說一會兒就印完了。

9月與功友一起到天安門正法,在廣場如入無人之境,鎮定從容地與各地功友交流,互相鼓勵,整體昇華。幾十天後,被巡邏惡警晚間在一綠化帶(露宿)綁架至吉林駐京辦事處,國平從8樓順空調管道往出闖時不慎墜地。

國平走了,在當地民眾的心中留下的是永遠的微笑,傳頌著他助人為樂、平易近人,好人中的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感人故事。在同修的心目中,他永遠是那麼從容、坦蕩、無畏。

* * * * * * *

孫建華,舒蘭市開原鄉人,30多歲。我早就聽說過他,見面是在吉林市勞教所。

99年7.20以後,建華進京正法被抓回,非法判勞教。建華被釋放後,與功友在外地一資料點做救度世人的真相資料,後來資料點被破壞,他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因為當地惡警正在抓捕他。他在野外飢寒交迫中呆了七天七夜,當我發現他時,他已極度虛弱。當天傍晚他便走了。

孫建華被江羅政治流氓犯罪集團迫害致死後,《舒蘭報》歪曲事實,說建華有「心臟病」不醫治而死。

舒蘭市另一法輪功學員陳永哲被非法勞教,在吉林市勞教所身心倍受摧殘,綁在死人床上,五根電棍同時電,殘酷迫害三個小時後被所謂的「保外就醫」,因受到的傷害過重已無法醫治而去世。對此,《舒蘭報》同樣採取歪曲事實的說法,稱陳永哲是「有病不治」而死。

* * * * * * *

王樹全,舒蘭市蓮花鄉人,30歲左右,我是在舒蘭市看守所聽到他的名字的,後來在吉林市勞教所遇到了他,那是2000年上半年,見到他時,他已被迫害得面無血色,呼吸困難,行走遲緩。他見我坐板時煉靜功,抄寫《轉法輪》,他受到鼓舞,也學法煉功了。

一次我問他,你現在被迫害得這樣,還相信大法嗎?他說怎麼會不信呢?他說他在家鄉煉功點煉靜功,一次他入定元神離體,見到藍天白雲,見到超常的真實景象。

後來,樹泉保外就醫,不久被邪惡舊勢力迫害致死,他臨走之前,當著他身邊的親朋好友的面說:「你們出去看看,天上有兩朵雲,銀白色的邊兒。」他母親出門一看,果真見天空飄著兩朵帶白邊的雲彩。樹泉又說:「我是為我二哥而來,二哥一定要學煉大法啊!一定要珍惜啊!」

樹泉走後,沒修煉的小孩在牆上看見樹泉坐在蓮花上神奇的景象,不少功友因此堅定起來。

幾位可敬的同修走了,我們要將這悲傷化作對善良眾生無限的慈悲,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整體協調配合好,整體提高,共同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