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四川省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的野蠻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6日】2001年2月6日我因在成都成溫賓館附近向世人發放揭露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的真相資料被惡警非法抓捕並強行抄家。惡警沒收了我265元錢,撕爛我的皮衣、砸爛手錶。之後我被成都市勞教委非法判勞教一年半。

2001年5月13日在新華勞教所六大隊三中隊,為抵制邪惡的殘酷迫害,我們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絕食抗議,被惡警趙大隊長、楊管教等縱容勞教犯人對我們強制撬牙灌食。我的上下門牙均被撬鬆,並被強行捆警繩,繩子深深的勒進肉裏。灌食時被捏住鼻子,食物灌入口中極易窒息。被強行灌藥也有數次。

2001年6月至7月新華勞教所六大隊強行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我心中放下生死之念,堅決不配合邪惡。有的大法弟子幾天不讓睡覺,腳被體罰站腫了;有的甚至頭被惡警按入大便槽中……

2001年12月上旬在六大隊三中隊惡警張貼攻擊大法的圖片,我衝上去撕下了詆毀師父和歪曲污衊大法的邪惡圖片。中隊長鄧崗指使勞教犯人將我從3樓拖上5樓,拳打腳踢,後強制捆綁,並長時間電擊。防暴隊李中隊長一邊電擊我的臉、下顎和嘴唇,還一邊邪惡地說:「我給你拔鬍子,」電擊小腹時則邪惡地說:「我給你找法輪。」我當時深切真實地感到邪惡非要把我電擊致死不可的囂張氣勢,連負責按住我兩肩的兩名勞教犯人也感到膽寒而受不了。但是在對大法的正信與理智中,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過來了。

2002年8月,我被調到四大隊五中隊(四川新華勞教所是集中迫害四川大法弟子的黑窩之一,其中六大隊是入所教育大隊,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很多都被轉到四大隊進行強制勞動和更邪惡的強制洗腦)。該中隊指導員趙瑜(警號5160244)極其邪惡。重慶大法弟子王治海因指著破壞大法的書對其它勞教犯人說:「這書是害人的」,就被趙瑜打了兩耳光,然後又捆警繩,繩子勒入肉中的痕印數月仍清晰可見。進入8月份後,五中隊被強制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是勞動半天、「訓練」(變相迫害)半天,不論多酷熱,「訓練」時都被強制圍著四個籃球場跑50圈(最多達80圈),然後站一個小時「軍姿」(因為酷熱與大強度運動,有的大法弟子流鼻血、有的暈倒),然後是進行隊列訓練。勞動時大法弟子被「幫教」(勞教犯人,只負責監督大法弟子,不准煉功、不准互相交流和督促勞動等)看著。大法弟子勞動完回中隊後又被進行所謂的「民主測評」,實際是惡警想針對它們要迫害的大法弟子,以所謂勞動不積極為由生出一些迫害藉口。9月3日起,惡警又強迫每個大法弟子每天寫不少於500字的「心得體會」,常常是要到睡覺時間時才安排寫,不寫好就不准休息……。

很多勞教犯人稱四大隊五中隊為「魔鬼中隊」。其中在2002年5月19日9時40分成都市金堂縣勞教犯人周富超曾被趙瑜為首的惡警折磨致死。綿陽市司法局來中隊調查前,警察指使負責勤雜的勞教犯人8人寫證實材料統一口徑為「從床上掉落地上而致死」。其死後,趙瑜在班組長會上掩蓋說:「周富超已辦理保外就醫……。」這種邪惡充斥在各大隊、中隊。2002年8月,四大隊四中隊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的命令、指使,被體罰每天凌晨3時才睡覺,持續迫害10天後,有三位大法弟子在8月中旬被打得住院,其中一人肋骨被打斷3根,一人下顎骨被打斷……

六大隊和五大隊的大法弟子被以所謂的「隊列訓練」為由超強度訓練。有的大法弟子跑不動了,在酷暑中被兩人架著跑,後面還有兩三人推,有的甚至在地下拖著跑。有的大法弟子被強迫做動物走路的姿式,如彎腰下蹬,兩手捏住兩腳後跟走、或彎腰下蹬左手捏住右耳、或右手捏住左耳快速行走,走不動了仍然是被兩三人架著、拖著走……。

這就是口喊「以德治國」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修煉真、善、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時期」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