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綿陽市新華勞教所的奴役、體罰和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8日】我與其他幾位功友被綁架進綿陽市遊山區新華鄉五里溝的四川省新華勞教所。剛一去首先便到入所大隊,因我們堅強不屈,午飯前不背詆毀大法、顛倒是非的標語,入所隊的惡警趙永鳴、吳正均便不准我們午休,在烈日下站軍姿,不給我們水喝,還叫人看住我們。可是我們晚上照樣起來煉功,惡警便叫人按住我們的手腳,我們口裏便背師父的《洪吟》,邪惡之徒又捂住我們的嘴。惡警沒法,過兩天後便把我們分到四大隊出工。

四大隊專門產磚,共有三座輪窯,年產磚量突破億匹以上,四大隊的惡警吳昊逼迫我們每天出工十三、四個小時,國家法定節假日、雙休日一律不准休息都要出工,連春節這種傳統大節才能休息半天或一天,還得看中隊長高不高興。

惡警們搞暗箱操作為所欲為,只要是能讓人累得喘不過氣來,揮汗如雨的活大法弟子都被強迫幹過。惡警還找人隨時隨地跟隨、監視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向他們報告並許諾給其報獎勵減教期,這些人被稱為「包夾」 ,一般是「三包一」也有「四包一」、「五包一」的,即幾個「包夾」看住一個大法弟子「陪吃」、「陪睡」、「陪出工」、「陪活動」、上廁所、洗澡都不離開半步。而當大法弟子抵制邪惡無理要求與迫害時,「包夾」又成為幫兇,按住大法弟子手腳。2002年三月惡警以吃預防藥為藉口叫「包夾」強行按住大法弟子手腳掰開嘴灌藥,我們都經歷過被惡警利用「包夾」強行按住手腳打針、生拉活扯地拖去聽誹謗、攻擊、謾罵師父與大法的電視節目。惡警還以「學習、訓練」為幌子使用精神折磨、肉體摧殘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2002年夏天三個月中是惡警不擇手段強行洗腦的高峰,入所大隊每天只准大法弟子睡兩個小時、不准洗澡,連上廁所每人每天都規定次數,平時除了訓練便是罰站軍姿,還採用跑步、蹲、站金雞獨立……每種姿勢強迫我們保持很長時間,每天晚上要站軍姿到夜裏三點鐘,只准睡兩個小時,凌晨五點鐘就又被罰站軍姿。在這種高壓勢態下每個人的精神肉體都受到極大的傷害。而四大隊的惡警強迫大法弟子每天出工,出工後休息時還強迫大法弟子搞「訓練」。我親眼看到一功友抵制出工,惡警彭雲、於興太、譚偉對著他拳打腳踢按在地上捆警繩又用電棍擊,於興太一拳將他打得血流滿面。還有就是採用「嚴管」手段限制功友休息時間、強迫他們站軍姿。而以所部首惡份子--所長賈鳴萬、副所長趙澤友為首的管理科惡警於新才、教育科惡警王科京(女)等人在強制逼迫一些不堅定的人妥協後召開揭批會,叫人念甚麼悔過書、揭批書等惡毒謊言,有功友站出來抵制時,護衛隊的惡警便一擁而上,將功友按住捆繩子用電擊。

現將我個人知道的仍舊被非法關押在綿陽市遊仙區新華鄉五里溝四川省新華勞教所內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名字公布出來,請善良的人們關注。

姓名    戶籍   現被關押的具體中隊

向全國   四川樂山     四大隊一中隊
廖安才   四川西昌     四大隊一中隊
何元彬   不  詳     四大隊一中隊
李智明   四川平昌     四大隊二中隊
丁中斌   四川成都     四大隊二中隊
劉升富   四川廣漢     四大隊二中隊
曾革平   四川廣安     四大隊二中隊
申學文   四川眉山     四大隊二中隊
呂春山   四川平昌     四大隊三中隊
魏 浪   四川樂山     四大隊三中隊
羅志勇   四川黑水     四大隊三中隊
黃林川   四川廣漢     四大隊四中隊
呂 波   四川米易     四大隊五中隊
鄧建剛   四川彭山     四大隊四中隊
樊海東   四川成都     四大隊四中隊
王志海   四川平昌     四大隊五中隊
陳英俊   四川成都     四大隊五中隊
張兆洪   四川南部     四大隊五中隊
李榮來   四川樂山     四大隊五中隊
萬劍新   四川綿陽     四大隊五中隊
周紅傑   不 詳      四大隊四中隊
劉雲旭   四川綿竹     戒毒大隊
林春泉   四川威遠     戒毒大隊
王時林   四川成都     戒毒大隊
張 成   不 詳      六大隊三中隊
曾夢福   四川米易    六大隊三中隊


管理科電話:0816-2280410
五中隊電話:0816-2830117
一中隊電話:0816-283008

犯罪惡人榜:張柏林 邱天明 田萍 何偉 吳東 周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