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並欺詐海外人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1日】以下是四川大法弟子在四川省女子勞教所親身經歷和目睹的事實。四川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惡人,不但殘酷折磨無辜的修煉者,還利用謊言欺騙來自澳洲的調查人員,掩蓋其迫害事實,並對當面揭穿謊言的大法弟子瘋狂報復。以下是該大法弟子的自述:

2000年12月30日,我去為自己經營的商店進貨,路上被不法惡人綁架,劫持進看守所。2001年3月15日,惡警把我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女子勞教所。第二天晚上,因我拒絕放棄修煉,它們開始強迫我以軍人的標準姿勢面牆而站,叫「站軍姿」,不許動一動,從早上6點一直站到晚上11點,不許洗漱。就這樣一直站了35天,手腳全都腫了。

一天,一個「包夾」(吸毒犯)過來說,「你這麼年輕,怎麼這麼固執?」我說,「大法這麼好,我為甚麼不煉?」

她突然歇斯底里,強迫我去「飛起」(腳尖靠牆,雙手舉起貼在牆上──一種酷刑),接著拳腳像雨點一樣的落在我身上。6月的一個晚上,我和另外四位同修在房間裏被毆打,又被拖到樓下的一間空房裏,惡人強令我們從晚上10點一直站到第二天下午6點,站軍姿、「飛起」。我們不承認這一切迫害,不承認對我們的非法勞教。11月8日,惡警把我們關在三樓上,與世隔絕,整天坐著,不許動,一舉一動都必須經過「批准」。

2002年7月5日,八、九中隊調整,隊長換成現在的隊長李某、李奇、尹丹。7月6日開始,強令我們十幾位同修坐在院子裏每天從早上6點一直坐到晚上10點半,那時正是暑熱的夏季,白天,太陽高掛,平均氣溫近40度,水泥地面被烤得發燙,夜晚,蚊蟲叮咬,每個人的皮膚都被曬得起泡、脫皮、起黑斑。中午兩點,全中隊堅定的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被集中,強迫我們站軍姿,然後起來走隊列,我和同修肖紅俊拒絕迫害,管教就指使吸毒犯揪住我們的頭髮,一陣亂打,她們打累了,就強迫我們曬太陽,直到晚上12點,不許洗澡。大法弟子樊英、龔書蓮、喻彬、陶玉琴等同修同樣因拒絕迫害,而遭犯人毒打,在地上拖,她們的衣服、鞋襪全被拖爛,犯人打累了休息時,就把她們銬在樹上……同時,不法惡人還強迫大法弟子看污衊大法的宣傳毒品。大法弟子樊英、曹芹鳳等同修講真相,也遭迫害:電棍電嘴和手,用污穢的毛巾堵嘴,甚至用膠布把嘴封住,同時把我們全都銬在樹上。

10月28日,所謂的「十六大」要開了,惡警就把我們十一人又關到三樓,隔離起來,不許出聲,只要聽見一點聲音就被拖進小號毒打。白天,它們上班時,叫我們坐著,中午它們休息時,就叫我們站著,晚上從8點站到12點。

2003年1月25日,兩名從澳大利亞來的調查人員由四川省國安廳的人陪同,來調查水牢一事,隊長李某帶來查看,當查到我們窗前時,一位調查人員奇怪的問:「為甚麼她們都站著?」李某立刻撒謊說:「她們坐累了,自己願意站的。」同修彭世瓊聽見了,馬上澄清說:「是它們逼我們站的。」話音剛落,立即被犯人捂住嘴按倒在床上,由於外面亮,房間裏光線暗,玻璃反光,外面看裏面不太清楚。隊長李某當時一側身,擋住了視線,把調查人員帶走了。

晚上過了9點,寒風刺骨時,不法惡人瘋狂報復,把彭世瓊和羅蒙連拖帶打的拉到院子裏銬在樹上,嘴用膠布封住。高慧芳因護著羅蒙也被體罰,最後三人一起被強行關進空房子,不分晝夜,通宵達旦的站了一週,13天沒準上床睡覺。

樓下的同修同樣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和打壓。我臨走時,同修孫鳳華(因)已四十多天沒讓上床睡覺了,現在她和別的同修都還在魔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