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摧殘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4日】一、繆素芳老人被迫害的經歷

繆素芳,女,65歲,成都市人。在法輪大法遭到江澤民集團控制的全國新聞媒體大量不實之詞污衊、誹謗時,作為一個大法的親身修煉者、親身受益者,出於對廣大民眾的責任感,繆素芳於2001年元月,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訪之路,去告訴政府和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僅僅為了說這麼一句真心話,在北京,繆素芳老人遭到了北京公安警察的毒打,並被扒掉棉衣褲,僅穿一身內衣褲,強令站在雪地裏挨凍。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根本不敢相信「人民警察」會如此殘暴、冷酷。

繆素芳被成都警方押回成都後,被成都勞教局非法判處勞教一年。2001年春節被關押在成都市轉運站期間,六十多歲的老人在輾轉關押、折磨之後,病倒了,發高燒,很少吃東西,躺在監室的木板床上好幾天,只在早晚點名的時候掙扎著站起來,硬是咬著牙關挺了過來。病剛好一點,2001年2月被成都寧夏街戴上手銬,押送到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執行勞教。剛進入所隊(五中隊),管教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指使吸毒的勞教人員,對入所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折磨,從每天早上六點鐘起床就開始面壁而站、一直到深夜。有時十一、二點,有時到深夜二、三點鐘。面壁站立期間,不准動,不准說話,上馬桶要向「包夾」(專門監管大法弟子的吸毒勞教人員)報告。警察會不定時來查房,一旦發現沒站好,包夾人員便會被叫到辦公室受訓。挨罵後的「包夾」回監室後,便會將氣出在大法弟子身上,破口大罵,然後叫大法弟子「飛起」(雙手高舉伸直,貼牆面壁)。

在入所隊期間,繆素芳老人的雙腳腫得穿不進鞋子,一直腫到膝蓋以上,由於年齡大,腿又腫得厲害,腿常常不停地發抖。到了後來,連行走都困難了,被叫到樓下進行所謂的「幫教」時,都需要人攙扶才能上下樓。在這種情況下,五中隊的管教根本不聞不問,勞教所幹事周俊輝還叫她自己到食堂提開水。管教以為,對大法弟子一邊進行殘忍的肉體折磨,一邊進行所謂的「幫教」洗腦,在雙重壓力下,就可以動搖大法弟子的意志,對六十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儘管如此,繆素芳老人一絲的動搖都沒有過,對「幫教」們的謊言欺騙,老人家總是一口拒絕,「你離我遠點,我決不會背叛真善忍信仰。」

繆素芳老人在入所隊被折磨了四個多月後,被轉到了九中隊。八月份又被轉到了七中隊。一到七中隊,便被七中隊的管教關到樓上嚴管。被強行關在房間裏「坐軍姿」,不准隨便動,不准講話,在樓上一關就是五個月,期間沒有讓她到樓下活動過一次。警察時常對她威脅,「你不轉化,就休想出楠木寺的大門。」

長期的精神控制與肉體折磨,繆素芳的身體被摧殘得很虛弱,血壓也高。在這種情況下,勞教所怕出意外,承擔責任,不得不將她監外執行。繆素芳老人為了說一句心裏話,為了能有自己的思想信仰,在監獄裏被折磨了十一個月。

通過繆素芳老人的事例,讓人們更清楚地看到:法輪大法將一個年老體弱的病人變成身心健康的人。而江澤民集團的所謂「挽救」是將六十多歲的老人關在監獄裏長期折磨,致使她身體一天比一天差,再關下去,還有可能被虐待致死。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是正,甚麼是邪?相信世人有一個明斷。

二、大法弟子林莉莎被迫害的經歷

大法弟子林莉莎,43歲,樂山市校場壩人。2001年2月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

林莉莎剛進五中隊的門,不由分說就被「包夾」人員強迫貼在牆上「飛起」。從早至深夜,天天如此,不准洗漱,不准說話,時常被進行所謂的「幫教」 。如拒絕「幫教」,「包夾」人員便叫她蹲馬步,進行各種折磨,林莉莎的雙腿被折磨得又紅又腫,皮下毛細血管腫脹壞死,變成紫色。

在大陸報紙上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誣蔑,說甚麼法輪功對人進行「精神控制」,而實際上法輪功學員來去自由,有正常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哪裏有甚麼精神控制?但在勞教所,獄卒卻讓每一個修煉法輪功的人親身體會到了甚麼是精神控制。勞教所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制定了「五不准」,此外還有不明文規定的「不准」。不准說話,法輪功人員之間連日常用語都不准說,要說話,就只有所謂的「轉化」了才准說。所有能聽到的就只有對法輪功的污衊誹謗。無數次的「幫教」、「談話」只有一個內容,就是要你「轉化」,不准許有對法輪功的信仰,不准許有對佛法的信仰。五中隊的幹警周俊輝說:「法輪功的人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在傳遞思想。」勞教所規定,沒有被「轉化」的人連互相看看都不准。勞教所所謂的「轉化」 就是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轉化成像他們一樣的壞人。

林莉莎在五中隊,遭受了幾個月的精神控制、肉體折磨後,於2001年6月轉到了九中隊。九中隊又換了一種折磨方式,強迫大家在烈日下進行隊列訓練,企圖將大家訓練成聽管服教的勞教人員。林莉莎抵制警察的隊列訓練,便被銬在洗澡間。

在九中隊每天除了隊列訓練,就是被強迫聽攻擊、污衊法輪功的文章。有一天,林莉莎拒絕聽污衊誹謗大法的文章,被警察拖到樓下。警察問她:「你不學習,那你想幹甚麼?」林莉莎說:「我要煉功。」警察說:「那你就煉吧,但是不准停,不准把腿放下來。」在林莉莎盤腿打坐時,警察唆使「包夾」上去踩她的腿和腳,幾個人坐在她盤著的腿上使勁壓,樓上的大法弟子們都能聽見她在樓下的陣陣慘叫聲……

三、大法弟子吳厚玉被迫害的經歷

大法弟子吳厚玉,女,三十歲左右,四川瀘州人。於2001年3月初被送到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剛進五中隊的院子,還沒等進監室就被幹事周俊輝在院子裏罰站,第一天就站到深夜。從此以後,每天清晨天不亮就開始站,直到深夜。夜深人靜,所有的人都開始上床睡覺時,她才被允許在涼水管下沖一下腳,喝幾口涼水,回監室休息。每天院子裏無論天晴、下雨,都能看到她瘦弱的身影站在院子裏的黑板面前。三月初的楠木寺山上,寒風刺骨,常常寒風中還夾著毛毛細雨。吳厚玉接連被周俊輝在院子裏罰站了一個多月。吳厚玉的雙腿腫得又粗又硬,雙腳像饅頭。而背上瘦得連衣服都掩蓋不住肩胛骨。連「包夾」人員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好長一段時間,包夾人員到各監室串門,提到吳厚玉時,議論說「簡直被折磨得不像樣了,好像書裏寫的舊社會的包身工。」「吳厚玉到底是怎麼把周幹事得罪了嘛,要這樣處罰她!」「管教的心也太黑了,把吳厚玉的臉都站尖了。」

吳厚玉是一個善良純樸的農村婦女,被非法勞教以前給別人家做保姆。事事處處都為主人家著想。去北京時,主人家十分捨不得她離開,一再要求「你去了要再回來喲。」哪知一去就被非法勞教。在五中隊無論怎麼罰站,她始終默默不語,無一句怨言。任何人與她說話,都能看到她的一張笑臉。她沒有文化,寫不出幾個字,也說不出甚麼大道理,只知道「堅修大法心不動。」不少包夾人員,就是通過吳厚玉的事例,逐漸地改變了對大法弟子的看法,逐漸地認清了管教警察們的狠毒和虛假,逐漸地明白了正邪。

2001年8月份吳厚玉被轉到了七中隊。到七中隊的第二天,警察要求大法弟子軍訓,吳厚玉等堅決抵制,警察將大法弟子推到太陽底下曝曬,而且幹事黃xx還拿出了電警棍,對大法弟子又電又打,致使吳厚玉當場暈倒。警察將她送到醫院,還美其名曰:「這是幹警對法輪功學員的關懷。」

這就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的所謂「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轉化」,實際上是腥風血雨式的折磨、摧殘。在此呼籲全世界的善良正義之士,關注發生在中國的這場迫害,伸出你的正義之手,呵護善良,制止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