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都負起責任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5日】最近,身邊的一位功友A身上起了疥。A曾憑著對大法的正信闖出分局,破除邪惡想勞教A的企圖。幾年來,無論多困難,壓力多大,多孤單,A都一直堅持在講真相。A給我的印象是,清醒而又堅韌。可當我這次看A時,A被一身的疥折磨得很苦:奇癢、失眠、煩躁,無法正常煉功發正念。

回家後,我認真考慮了我們這個小整體存在的問題。

首先是大家對A的依賴性過大。A得法較晚,但A一直默默地做了許多正法的事,並能站在法上考慮問題,所以大家都願意和A交流,遇到問題時想聽聽A的意見。尤其是在A正念闖出分局後,這種趨勢在加強。就談我自己吧,遇到問題後自己就不願拿主意了,總想聽A的想法後再來考慮。有時自己和A有不同意見時,也懶於主動思考,潛意識裏有一念:聽A的不會有甚麼問題的。不僅是我,甚至有些和A沒有直接接觸的學員也這樣。曾聽有個學員說:A對咱們太重要了,要A不在,那可怎麼辦啊?其實A是個很謙和的人,是周圍這些學員自己不能正確對待這個問題。

我大約三個月前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也和個別學員交流過,但仍不重視。直到看到A被迫害長疥,受折磨,我意識到要把這個問題清晰地提出來了:當一個小環境長期地過多依賴個別學員時,周圍學員有能力卻不主動參與正法時,邪惡會把這個別學員作為迫害的重點。

回顧這幾年,身邊的學員總是在一段時間內陸續出事,然後穩定一段時間,又有學員連續出事。每當學員出事,A總是很自責,茶飯不香。我也越來能意識到,縱然出事的學員有漏,更是小環境整體有漏啊!前段時間B學員出事,A心情不好,感覺壓力大,有點消極,此時邪惡正好是乘虛而入。

還有一點,是這件事讓我看到了自己的私。每次和A見面,我都向A傾訴我遇到的魔難,希望聽到A的建議和看法。在此之前,我幾乎沒想到A也需要同修的幫助和理解,而主動去關心A。見面前,我總想見面要和A談甚麼,這樣短暫的見面,基本的話題都圍著自己了。A在長疥的初期和我提到過身上刺癢,而那時我正埋頭在自己的煩心事中傷感,沒重視A的話。直到現在我親眼看到A被折磨得坐立不安時,我覺得自己太自私了。

希望大家都能在自己的環節負起責任來,多從整體的角度主動思考,不要把壓力壓在個別同修身上。個人所悟,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