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內的奇緣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6日】2000年1月,因我們十幾人集體煉功,被當地派出所非法抓去關押兩天,後經單位保釋。1月23日又被單位騙去,對我進行所謂的「轉化」。經兩天「轉化」未成,看我修大法的態度仍很堅定,單位就夥同公安局把我強行送往看守所監禁了一個月。在這期間,在鐵窗內演繹了一個結緣大法的動人故事。

惡警綁架我進勞教所的當天上午把我關進三號監室,這裏已關十六、七人,其中有一個23歲姓武的青年,是這個監室的號長,他因犯偷盜、搶劫罪被判無期徒刑。當我一進門時,他就一眼看出我是煉法輪功的。他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到這裏,值班、打掃衛生、疊被這些事就不用你幹了,你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好了。」同時還給我找來飯碗、棉被等物品,對我非常關心。看來他對法輪功早有了解。

幾天後,我家裏給送來了幾件衣服同時還帶進了抄寫的《洪吟》。當時我心裏很高興,立即默讀起來。坐在我身邊的小武突然一把將書抓過去,問:「你看的是甚麼?給我先看看。」我就告訴他:「這是我們師父寫的一本書,叫《洪吟》,你看不要緊,要注意保護好。」他說沒問題,就讀了起來。有時讀的聲音很大,讓別人也能聽到,有時還不住地點頭,嘴裏念叨著,「寫的真好、真對」,就這樣一氣念完了,才把書還給我。

當天晚上,大家正在炕上看電視時,小武獨自進了衛生間。我去小便時,看到他在牆邊捂著肚子,彎著腰似乎很難受的樣子。我問他怎麼啦,他說肚子痛。我瞅了瞅他的腹部,看到一股黑氣直往外排(我已有這個功能)。我頓時想起他讀過《洪吟》的事,我就告訴他:「你肚子痛是個好事,這說明老師在管你了,給你調整身體,那是因為你今天看了《洪吟》產生了善念的緣故。你不用擔心,很快就會好的」。又過了近一小時,我到衛生間去看他,他還在痛,我就告訴他:「你把這事忘了就好了。」隔了一會兒,有人叫他去把剩下的年貨分下去,分完後他就坐在我身後看電視,我問他肚子還痛嗎?他驚奇地回答:「我把這事忘了,真的就不痛了。」從此後他就經常問我一些修煉的事,還讓我教他五套功法的動作和口訣。

有一天從別號裏調進一個人來,35歲左右,犯偷盜罪。我向他弘法他根本不接受,看了電視上的虛假宣傳中毒較深,經常說三道四攻擊大法。過了兩天,這人突然牙痛起來,疼得很厲害,不斷地跑到自來水龍頭哪兒用涼水漱口,半夜了喊所長要求看醫生、打針、吃藥,這些要求都被警察拒絕。沒指望了就跑到我面前求我給他治病。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修煉,不是用來給人治病的。要想好病就得重德,要正確對待大法。」這時小武過來問:「他嘴上怎麼有黑氣啊?」我問:「你看到他嘴上有黑氣啦?」小武點了點頭。我說:「那是他說大法壞話遭到的報應。」

在這裏20多天了,小武每天都不願離開我,說靠著我就像小時候靠在母親身邊,還要求我以後修成了上天一定帶著他。我跟他說呀,那可不是隨便就帶人上天的,得達到那一層天的標準才行,他說:「你修煉上去了,可不能只有你自己,你下邊還得有眾生啊。不管怎樣,你必須答應把我帶走,要不,我就纏著你沒完。」

這天晚上,小武忽然問我:「你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你當過造反派頭頭,那時候你很瘦,臉上也沒有現在這顆痣子。」我納悶他怎麼知道我年輕時候的事,說得還很對,我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看到的。還說當時文革分兩派,另一派還有個頭頭,年齡比我大,是個壞頭頭,還說出了那人的長相。說得全都對。看樣子小武出現了宿命通功能。

在我出獄的前一天晚上,小武又出現了一種功能,看到我頭部周圍有個像月亮一樣的東西放著亮光,還說就我一個人有,別人沒有。

另外他很鄭重地送給我一個硬皮煙盒,裏邊裝滿了平時用金、銀色煙紙疊的很精美的小紙鶴。他說:「沒有甚麼禮物送給你,這些小紙鶴留個紀念吧」,並囑咐我別把它們扔掉,這些東西總有一天會飛起來。

2000年2月21日這天上午,點名報到剛過,小武在我身邊盤起腿來,並對我說:「我要抓緊時間看看你到底是個甚麼樣。」大約幾秒鐘的時間,他猛然站起來很吃驚的喊道:「我看到老法輪功(指的是我)是個佛!」大多數人被這突然來的聲音愣住了,看了看他沒有吱聲,有幾人表示出不相信的神態。這時他開口便說了大夥一句,埋怨大家不相信他的話。他向別人要了一張煙盒紙,用自己準備好的鉛筆頭開始畫起來,不一會兒就畫好了,拿給我看。他說:「我畫的這個像就是你。」並向我解釋畫像的具體情況:「你在那裏打著坐,頭上是捲髮,兩眉之間有一顆硃砂點,閉著眼睛,兩耳垂肩,身穿袈裟,坐盤是用葉子構成的,但這個世界上沒有這麼漂亮的葉子,前面中間有一朵金黃色的花,非常美妙。頭的周圍有一個像月亮似的大圓圈,外層有若干金黃色的像火苗一樣的東西。」他向我解釋後對我說:「你趕快把它收藏起來作個紀念吧。」剛把畫像裝到內衣口袋裏,他接著又擺出上次看東西的姿勢,幾秒鐘後直起身來問我:「你身邊站著的那個人是誰?」我心想:可能小武認為我也能看到那邊的景象,便問:「你看到站著的那個人是個甚麼樣?」他便描述起看到的情況:「那人站在蓮花盤上,穿青袍,頭上留有大卷的髮型,像起了蘑菇似的,右手(蓮花掌)挾著一枝花,頭周圍有一個像彩霞樣的光環。」說完又用半塊煙紙畫起來。畫著畫著,他問我:「你怎麼坐著,他怎麼站著;你身上有大月亮,他怎麼是個光環。」我告訴他:「你見過廟裏的佛像嗎?有站著的,也有坐著的,從另外空間看就是那樣。你看到我的身體周圍像月亮的圓圈也好,像光環也好,都表示一個天國世界。」他聽了連連點頭,好像明白了甚麼。站立的畫像還沒畫完就停筆了。他說:「沒時間了,先不畫了。」說著又擺出那副看東西的姿勢,幾秒鐘後直起身來急忙問我:「怎麼還有個三個頭的,這是怎麼回事?」我說:「你看到的是佛的變化身,有時分出來的頭還多呢。這些事情大法書中都寫著。」聽後他接著說:「我看看老師究竟是個甚麼樣?」說著又開始看起來。這次看後更感到震驚。他很激動地說:「老師是個金身,端坐在蓮花盤上,兩耳垂肩,金光閃閃,光燄無際。身體周圍沒有光圈和光環,是一個蔚藍的天空,上邊有幾隻天鶴在飛翔。」

剛說完這番話,就聽到門外有人喊我的名字,讓我收拾東西,馬上辦理出獄。就這樣大家抱著一個既捨不得我走又想讓我儘快離開這鬼地方的心情,有的還含著熱淚為我送行。心想,師父給安排的這時間真緊湊啊!

離開看守所兩個月後,一直惦記著小武的情況,聽功友說,他被送進了勞改監獄。一天我和妻子一起去看他,他高興地面帶羞澀的微笑,好像有許多話一時又說不出來。我們彼此問了各自的情況,他告訴我,他現在的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平靜,煙也戒掉了,很少與別人說話,別人談論的話他不願聽。我鼓勵他無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應該做一個好人,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就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同時送給他一本袖珍經文,他表示要好好學法,爭取抓緊時間背過。

看到小武的變化,回想起他以前在看守所的表現,說髒話、吸煙、打人的樣子,真的感到他就像換了個人。隔了些日子又去看他時,巧遇了小武的大姐,通過小武的親身體悟和我們對她弘法,她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