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修煉的男孩:我的一個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1日】我大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有一天,她向我述說法輪功真相的時候,我感覺生氣,而且我還和她嚷了起來,我還說了不少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的話,我和我大姑爭的面紅耳赤,她怎麼說也說服不了我,這時已到下午。這天晚上,我感到非常疲憊,隨之我就倒在床上,甚麼也不知道了。

我就進入了一個特大特大的空間,在曠大的原野上,一望無邊,不是白天,跟黑夜一樣,周圍全是星星,你就像坐在太空船深入宇宙一樣,身體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樣,感覺不是漂,而是在平地上走,其實你的腳下甚麼也沒有,突然一下,有一種奇蹟出現的感覺,當我在四周看的時候,猶如進入了一個花園一般的地方,特別美好,但沒有花,沒有草,給人感覺特別美好。那種感覺過後,在正面,一開始出現了一朵白蓮花,那朵花逐漸大,大到數百倍,先前它只是一個沒有綻放的花蕾,再往後它逐漸展開,而且發出潔白的光,特別純淨,然後再抬頭望這朵蓮花上,上邊坐著一個奇大無比猶如巨人的人,身披金黃褂,兩腿雙盤坐著,而且手中打著異樣的姿勢,讓你感覺到高不可攀。他身後有一個巨大的法輪,不像用任何物質做的,是一個奇異的花環,照在他身後,讓這個奇大無比的巨人顯的更加光彩照人。然後他開口對我說話,他的話語以及聲音不像兩個平常人在一起說話,而他的聲音就好像從四面八方撲面而來,幾乎這個空間裏全是他的聲音,而且這種聲音猶如歌曲一般好聽,實際上是他說話,當你的耳朵聽進他的話語的時候,猶如正在聽貝多芬的交響曲,你想不聽都不行,那種話語的感覺,即使你不認真地去聽,它也會一字不差地鑽入你的腦中,當我抬頭看到他的面容時,他猶如一個慈祥的老人,用那種炯炯有神的眼光看著我,他還對我笑,那種笑容似乎讓你忘記心中所有的不美好的東西,一切煩惱都沒有了,而他跟我說的每一句話的時候,他都用兩個手打著異樣的姿勢,那種姿勢又似乎在哪一本神話小說或電視劇看過,與他們不同的是,他的姿勢猶如敦煌壁畫中的飛天舞一樣,感覺特別美麗,而他打的每一個姿勢似乎都在跟我說一句話,具體說甚麼,我也不太清楚了,但是我感覺到明白他的意思。

然後他打了一個姿勢,似乎讓我坐在他身邊,當我抬頭望我頭頂時,發現有一朵很小很小的蓮花在我頭上照著。當他讓我坐在他身邊的時候,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讓我一塊看下面的世界,因為當時我非常害怕,沒有走近,他似乎也沒有生氣,而是給了我一樣東西,他似乎是一本書,先前它特別巨大,放著金光,然後逐漸變小,那本書的樣子,不像咱們平常所看的書,它不是用甚麼物質做成的,它是一本虛幻的像海市蜃樓一樣,你既碰不到它,也抓不到它,而它就在你眼前,那種書不用你翻,自動打開,而且這本書的顏色是金色的,當翻開書的第一頁,上邊寫著三個巨大的字,每一個字似乎是用金子做的,字體不是現代的,但是那三個字具體是甚麼,我也不清楚,中間那個字似乎看的很清,是中國古代的一種正體字,憑我學歷史的感覺,它應該是一個「法」字。當掀開第二頁時,上面全是字,但是我不知道它寫的是甚麼,我既沒有專心去記它,也沒有背它,它就很容易地鑽進我的腦中,似乎我懂得這本書所寫的意思,這本書翻得很快,雖然它翻得很快,但能記得其中那個字的樣子,我很清楚的發現其中的一個符號,那就是卍字符,而且它會旋轉,就像小時候的風車一樣轉,當這本書翻完了後,它又像一個虛幻的海市蜃樓不見了。

正面坐的那個巨人他只是用眼光看了我一下,但是我全明白他眼光的意思,然後他坐的那朵巨大的蓮花又慢慢的合住,變成一朵花蕾,隨著消失了,而那個巨人也隨著不見了,只留下了我自己,又成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隨後我從這個空間不知不覺的出來了,又回到了似乎是宇宙的空間中,隨之我腦中一片空白,我醒了,天也亮了,但似乎我並沒有睡覺,當我發現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既沒有脫衣,也沒有蓋被,這一夜似乎一點冷意也沒有,因為我穿的是半袖,當回憶起夢中的事的時候,先前只感覺是一個夢,而慢慢回憶品味,它似乎真的發生了,我感覺到害怕,但又感覺疑惑,因為我又不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這種景象不應該出現在我的腦中,隨後我便把它忘卻了,把它當作一個夢。

但我第二天、第三天,以至往後,我做的夢都是在看同一本書,這使我相信了法輪大法是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