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獄中丈夫:回想起咱夫婦一起走過的正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3日】

親愛的丈夫、同修:

你好!一別已九個月有餘,很是掛念,回想起咱夫婦一起走過的修煉之路,很是想念你。這也是師父對我是否能放下情和獨立做事能力的考驗。記得那是96年8月的一天,你得到寶書《轉法輪》,愛不釋手,一口氣看完了一遍,你對我說:太好了,我可找到正法啦。我當時反對,怕花錢,因以前你學了幾種功法花了不少錢身體也沒見好。你說:看《轉法輪》一遍還沒看完時,就覺得從腿上跑走一個東西,太好了、太神了。通過學法,師父在《轉法輪》裏講:「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得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你悟到是師父管你了,開始給你淨化身體了。從此你風雨不誤,每天堅持到煉功點學法煉功,處處以法為師,按照大法嚴格要求自己,並讓我也去煉功。從此我們夫婦從學法,得法,正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風雨同舟攜手並肩走到今天。

記得那是98年因單位人員超編,其中得有一人下崗,你當時主動要求把崗位讓給別人。現在人把金錢,名利,地位看的多麼重要,沒有崗位就有失業的可能,而你卻說咱們是修煉人,師父叫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並且每天除了幹自己的活以外還在幹一些份外的零活髒活,如掃廁所等,你做到了無私無我。到了99年7.20在大法與師尊遭到惡毒誹謗造謠中傷時,你毅然的去了省政府,為師尊討還公道,為大法說公道話。記得那是從省政府回來時,有人說:在大法和生命受到威脅時,槍對著你們,要法還是要命時,當時咱們都說要法。那時大法的根已經深深的紮在了咱心裏。

在世紀之交時,我進京正法你送我到車站並叮囑我,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別怕,咱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記住師父的話,你是師父的真修弟子。因我從小生性膽小怕事,遇事慌,沒有獨立出門做事能力。在天安門拘留所裏我們被抓的大法弟子一起背法,我當時一點怕心都沒有,還告訴別人你叮囑的話:「別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2000年春有人傳假經文,你因母回老家時看到了假經文,你慧眼識真偽,一看就說是假的。並告訴別的功友別往下傳。因有人要往農村傳發,你阻止了。年底你為了證實法,怕影響單位,你辭了職,堅定走上了進京護法之路。因你正念強,心裏時刻裝著法,師父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後的執著》)。

你憑著無私無我,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多次闖關。那時剛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就被兩個警察抓上了警車,當時你心裏只有一念,我還沒打橫幅,還沒正法,我還得正法!就這一強大正念,在師尊的呵護下你被放了。接著你又走上了天安門,並且打開了橫幅,證實了大法,喊出了心底的呼喚: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你被抓了,在北京看守所你心裏時刻想著法,正念強,你不承認這一切,你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絕食了十多天,在轉送期間,你想:我得緊緊腰帶,有機會就走,我還去證實法,就這一念,在師尊的呵護下,因身體產生有病狀態,你被釋放。當你看到我也去了北京,並也被抓到此地,你沒有動心,回家照看家裏兩個孩子。因快過年了,你又走上了正法之路,和另一同修到車站找回那些來到北京,因怕心沒有證實大法,並要返回的一些同修,用自己的錢給他們安排吃、住,並一同又走上了天安門。你又被抓了,在看守所邪惡打你又凍你,你做到了堅如磐石,金剛不動。師父講:「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其他同修都被本地接走,你因放下了生死,在師尊的呵護下你又安然闖關,走上了正法之路。無論單位同事、熟人、朋友、同學,無論婚喪嫁娶,咱們首先做的就是講真相,救眾生,助師世間行。你為了講真相多次被別人驅出門,你毫無怨言,可憐他們迷的太深,你說我們的使命就是來救度眾生的。

記得一次冰天雪地的晚上咱們夫妻倆去貼真相傳單,被惡人舉報110,沒到10分鐘就找到咱們,因我們手裏拿著漿糊和刷子,來了六個邪惡之徒,兩個揪你不放,兩個夾著我。因咱們沒有怕心,發出了強大正念。你還和它們論理讓他們放開你,鬆手。他們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咱們貼的真相傳單。因當時咱們就這棟還沒貼,發現有人。在師尊的看護下咱們又闖過一關。咱們回家對著師尊的法像流淚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啊,在您的呵護下,弟子一次次闖過了難關,弟子沒有理由不出來正法,兌現誓約。咱們發誓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

去年春節時咱們上農村講真相,一直講了六個多小時天都快亮了,都凍透了,但心裏熱乎乎的。因又一批眾生得救了。由於惡人舉報,咱們前腳走隨後邪惡到,蹲了兩個晚上也沒抓到咱們。其實還有很多,咱們只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比起其他同修咱做的還不夠。師父就一次次呵護著弟子,保護著弟子一次次闖過了難關。

去年三月份,邪惡勢力對大法、大法弟子又進行瘋狂鎮壓下了黑手。從家裏抓人,你給我打出租車讓我走了,你由於猶大的出賣,因你在派出所、公安局、610都掛名了,邪惡勢力動用了幾台警車和消防車破窗而入,來了很多人你被抓了,惡警抄了咱家,你告訴它們迫害大法要下地獄。它們人性全無,多次提審你打你,你不許它們提師父名字,一切都自己承擔了,保住了其他同修,多麼偉大的同修、丈夫,那時邪惡之徒讓孩子給寫個保證就放你,你把孩子訓了一通,也震懾了邪惡。它們沒有得到甚麼,說你太了不起,打不服,就這樣你被判了勞教。

在勞教所裏你也受盡了折磨,你憑著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做到了金剛不動。同室有幾人因轉化被釋放,你對大法堅修到底。家裏幾次去只有一次見到了,邪惡之徒說你特頑固不決裂不讓見。我們雖然沒見到你,但我堅信你一定能堅信師父,堅信法,正念正行。就像師父講的,「這個神呢,他不會像人一樣。……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我堅信你一定能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堂堂正正的闖出勞教所,早日出來助師世間行,咱們一起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用師父新經文共勉。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你的妻子、同修
2002年12月30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