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身邊的一位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3日】進了他的住所──沒人,沒發現字條,東西的擺放也不像出門的樣子,自行車──不在!!看到這,我的眼淚流下來。

2天前的傍晚,小S打電話:「你知道他去哪了嗎?今天說好來這的,現在還沒來。」
「可能去親戚家了,昨天我還見到他。」 我說。
「那就等等看吧。」
「好的,我去他那裏看看再說。」
……
他,是去年7月來的。他結束了在某地的連續法會,長途跋涉當天晚上來到這裏。我和妻子及邀請他的L阿姨和他交流到凌晨。我們看到了差距。那個時候我們這裏的同修講真相就像是做常人的地下工作,而且「安全」成了大家做工作的最大障礙,也成了一些功友不走出來的理由。他用自己對大法的深刻理解,幫我們找到了差距。很快地他接觸了我們這裏的骨幹。開了多次小法會後,很多同修也都意識到自身的差距。短短的時間裏,我們這裏大弟子們活躍起來。積極的學法、交流使大家衝破了邪惡勢力利用人心豎起的一道道障礙。儘管最初有些學員曾經對他懷疑,但他總是能在法上看待任何問題,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他用優秀大法弟子的風範影響著我們。

「他對我們這裏的貢獻真是……」小S在電話中說。
「是的。」我心情很沉重。

回到家,我對妻子說:「他已經四次因證實法被抓,不應該再讓他受罪了!可惡的邪惡!」
「別急,他一定會回來!」妻子堅定地說。
「他平時做了許多,我們應該加緊多做一些。」我說。

L阿姨見了我就說:「我們幫他一起發正念,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好!」
……
一個星期過去了。
……
12天快過去了。
我正跟客戶談話,手機響起了,來電顯示──是他的住所。
「喂,你回來了!?太好了。」我激動地說。
「我去串了個門。放心吧,挺好的。這次大家都做得很好!」他親切而穩重地說。
……
事後我了解到,他是在城區街道裏挨家挨戶發真相資料時,被「城管」(而不是警察,提醒同修注意)抓走的。在看守所,最初是猶大們輪番圍攻他。他堅決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住所,絕食抗議12天。灌食、輸液都被他用強大的正念否定了。在醫院他是戴著腳鐐一路高唱「法輪大法好」走上警車的。最後,他的釋放證上寫著:**證字(2003)1號。茲有 無名氏 ,男, 歲,原住 ,因 涉嫌** 案,於2002年12月30日被拘留,經 批准 予以釋放。特此證明。

他的身體恢復了。他對我們說:「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整體成熟了。這次多虧大家的配合,我們溝通的很好,在另外空間共同鏟除了邪惡。」

師父說:「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邪惡也使盡了招,大法弟子也鍛煉成熟了。──《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