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礄口區洗腦班打手凌虐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湖北武漢市礄口區610洗腦班設在武漢市郊區額頭灣,即區行政拘留所內。洗腦班由朱俊(區法院副院長)、謝曉鳳任正副組長,成員有:劉俊(女,區商委幹部);郝志紅(女,區司法局幹部);付國志(女),另外從區下屬單位抽調大批準備提拔及準備入黨的人員來作打手,接受所謂的火線考驗。該洗腦班從99年720以來,一直打著「以理服人,……」的幌子幹著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喪盡天良的勾當。

一次洗腦班的打手把全體法輪功學員集中在會儀室裏,聽他們宣讀誹謗大法及師父的材料,學員們當場阻止他們讀下去。打手們強迫大法弟子聽,不聽的就拳打腳踢,或罰站等。有一位學員為抵制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開飯時堅決不下樓打飯,打手們就不讓所有的人吃飯。

一次大法學員們集體煉功,打手們對大法學員們拳打腳踢也阻擋不了,就打電話通知公安一科的人幫忙,對他們認為的帶頭的大法弟子:陳愛鳳、劉國芬、張惠芬、肖雲其等人開始重點迫害。惡警高海叫學員陳愛鳳下樓,陳愛鳳60多歲的太婆,正好在廁所裏沒聽見,他就認為陳太婆又在對抗他,二話沒說衝上了樓,陳太婆正好從廁所出來,惡警高海上去就是一拳,打得陳太婆倒退了五步階梯,抓住樓梯扶手,剛站穩,高海上去又是一腳,將陳太婆踢下樓梯,這時正好一幹警路過把陳太婆接住,陳太婆這才免於倒下樓。惡警高海還不罷休,衝下樓,又對陳太婆拳腳相加,打得陳太婆滿臉鮮血,渾身青紫,舌頭不能動。接著惡警高海又對劉國芬、張惠芬、肖雲其等人毒打,打完後又逼迫這四名學員們站在雨地裏,不准上廁所,肖雲那天來例假,惡警也不准她換紙。

在這裏人們聽不到正義的聲音,人們不敢對大法弟子報以同情。一次罰站,打手們不准大法弟子上廁所,一位同情大法弟子的警察讓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上了廁所被上級知道後差點掉了飯碗。邪惡之徒為掩蓋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不准大法弟子的家屬接見,不讓家屬送東西。大法弟子們在裏面吃的都是惡警們吃剩的飯菜或著是沒有油鹽的青菜湯,但就是這樣還要學員每月交300元伙食費。惡警們也會因為迫害大法弟子而受獎勵。

一次洗腦班抓來一名大法弟子,是從部隊轉業到銀行工作的年輕幹部。打手們對這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把他的頭抓著往牆上來回撞,大法弟子們一起制止。打手們見勢不妙,立刻通知防暴隊,40多名防暴隊員加上20多名惡警對大法弟子暴力毒打。這一次就有20多名大法弟子被打傷,其中有70多歲的徐爹爹,老蔡(女弟子)的眼睛被打瞎,曾憲美、代桂珍、肖永其等女大法弟子幾乎被打昏。

2001年春節前一天,下午6點,惡警突然通知大法學員集合,那天天氣特別冷,100多名學員站在風場上,直到到晚上11點。惡警就在大法學員們的房間裏翻箱倒櫃,查找大法書及經文,然後叫大法學員二人一組站在指定的地方搜身,只要發現有收藏大法書及經文等物品的就對學員酷刑升級或勞教勞改。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打手們用盡各種手段。如要學員們集體跑步,從早上6點一直跑到11點,誰表態不煉大法了,就允許誰吃飯。結果誰都沒有表態,誰也沒有吃中午飯。

為了摧毀大法學員們的意志,2002年6月10日起,打手們開始24小時全天監控學員,每個學員身邊都有二、三個監視員,他們的任務就是監控學員的一舉一動,不准學員間講話,讓學員們之間隔離開,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2點,一刻不停,輪番著給學們灌輸自欺欺人的謊言。對堅定的大法弟子他們就百般刁難。李友雲是位60多歲的太婆,為讓她放棄修煉,打手們要她站在40多度高溫的室外曝曬,深夜裏要她光著腳在草叢裏來回走,讓蚊蟲叮咬,不准她喝水、不准她吃飯、不准她洗臉洗澡、不准她上廁所。打手們輪流監視她直到她倒在地上,搶救後又拖回來接著罰站。另外一學員被連續8天不准睡覺,只讓她站著或行走。把她困在一個牆與牆的夾縫間,那裏全是渣子,讓蚊蟲叮咬。惡徒楊嗚鳳(區環衛局)強迫她拔草,這位學員的手被拔出泡,拉出血口子還要她拔。一次這位學員吃飯時惡徒朱臘香還奪去她的飯碗,這群惡徒對這名大法學員用盡了各種凌辱。

大法弟子嚴克儉因不放棄修煉,被面壁罰站十幾天,十幾天不准吃飯,幾天幾夜不准睡,當嚴克儉無力支撐時打手們就對他拳腳相加,打得他四肢顫慄大小便失禁,最後又用繩子將其綁在窗戶上成「大字形」,幾天幾夜後直至休克送醫院搶救,據說已成植物人。

武漢市礄口區洗腦班的打手們用盡了多少慘無人道的手段來摧殘大法弟子的精神與肉體,讓他們放棄心中神聖的信仰。但是它們這些失盡良知的惡行也決不會逃過世人眼睛,善良的人們會越來越認清他們的邪惡。每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人都不會逃脫他應承擔的罪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