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實為「法西斯洗腦集中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3日】謝戈,20多歲,河南人,上海大學在校生,2001年9、10月份被抓,11月被強行送入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洗腦中心)的「攻堅組」進行洗腦,曾住一樓B4,後換至三樓。為抵制迫害,自進入洗腦中心前謝戈就已開始絕食,武警每天兩次給他灌注用衛生間的自來水沖的假冒奶粉。長時間的迫害灌食使謝戈極度虛弱消瘦。

2002年4月5日,謝戈被送到公安醫院打點滴,一段時間後又被送回洗腦中心繼續折磨。他被逼迫睡鐵床,遭毒打,去過他房間的人見到牆上到處是皮鞋印,新洗的褥單上還殘留著無數大皮鞋印,鐵窗架子上有多處血跡。謝戈在被關押期間煉過功,預審、武警和幫教人員都對其動過手,不讓他睡覺。有人多次在夜間聽到他大喊「你們憑甚麼打我!」目前換了多批看守,謝戈仍堅持信仰,仍在被迫害。看守稱他為「謝不轉」。

補充:剛到洗腦中心時,幾名幹警把他從車上拖到房間,他身上已經是傷痕累累,已經開始絕食,到後來被送團河醫院。他拒絕被關在那裏要求釋放,當天又被送回洗腦中心。惡警最初給他灌食,後來打點滴。4月5日他被送至公安醫院,一段時間後又送回洗腦中心。房間內惡臭。他被綁在鐵床上,大小便由武警拿塑料袋接,有的武警嫌髒就不管,他只好尿在床上。冬天惡警還故意給他開著窗戶凍他。目前他每天被灌涼水沖的假奶粉。他仍堅定信仰。團河、新安均有惡徒去對其洗腦。

普源濤,男,自9月份至12月份在洗腦中心被非法關押、迫害,絕食很長時間以示抗議。幹警和猶大們為「立功」,每天從早到晚糾纏在其身邊,每天讓其睡覺很少。

某女弟子,自被綁架進洗腦中心後堅持煉功,5~6個身材高大的男惡警對她大打出手,連守衛的武警都偷偷議論,說那幾個人簡直像野獸一樣,不是人。因為她不妥協,惡警冷天往她身上潑涼水。半夜裏經常聽到她的慘烈的尖叫聲。不知那群歹徒在如何折磨她。

某男弟子,在洗腦中心每天遭受體罰和毒打,經常聽到房間傳來咚咚的打人聲。每天不能正常休息。白天晚上惡警們打牌,而讓其蹲著或體罰,不許睡覺,下班後還責令武警嚴加看守,不許他睡覺。

白少華,一直絕食抗議,拒不妥協,2002年11月14日被洗腦中心轉移走,不知去向。

目前,洗腦中心平均每天有20~30人被非法關押、刑訊,每個房間門窗緊閉,上厚窗簾,四盞白熾燈一天24小時亮著,15平方米左右的房間,床板很硬,地上到處是用過的手紙、煙頭,武警吐的痰,不許打掃,一兩個月才可能掃一次。空氣污濁,不許洗澡,武警兩人一班崗,每小時換一次,平均每人有8~10名武警負責。他們把法輪功學員稱作「目標」。

每逢年過節,武警總隊和610的頭頭來查看,此前才清掃一下房間。兩會期間人大代表也曾來參觀,但都看不到真實情況。屋內牆上張貼「監所規則」,把洗腦中心當成私設的看守所,樓北是被稱作「三部」的小院,監控森嚴,據說關的是所謂的「大要案」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在洗腦中心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一般都被體罰坐床沿,不許動。武警詳細記錄法輪功學員的每個細小動作,如咳嗽、打噴嚏,甚至於睡覺翻身。武警在來之前都被洗腦,時間一長,他們才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好人,都被其感動,改變了看法。所以邪惡勢力怕他們了解真相,武警被更換得很快。其總負責人是北京武警總隊十一支隊政治部副主任劉某,他曾威脅武警:如果十年內明慧網上登出洗腦中心的消息,拿你們是問。劉犯嗜酒,有時醉後查哨,弄得滿屋酒氣。

十六大代表、新安女所四大隊大隊長李繼榮,是披著人皮的獸,該犯公開表示,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得打,並縱使多名「幫教」兇手大打出手。

洗腦中心的女武警據稱來自武警一院二院二司三司,男的來自武警總隊十一支隊。江澤民曾視察此隊,在伙房,江XX拿起饅頭咬了一口,說了一句「好吃」,炊事班長竟因此榮獲三等功一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