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6日】受害者:王金風,女;44歲,遼寧省瀋陽市康平縣小城子鎮三家村人。

2002年6月6日9點左右,村長張文舉,治保主任齊彥倆人突然闖入我家,張嘴就罵,因我母親和我姐姐在我家,母親70多歲,姐姐是瀋陽人來家串門。他們就說我們是聚會,罵了一陣子就往派出所打電話,然後來了5個人進到屋裏抄家,把講法帶、錄音帶、書和師父法像全都拿走了。我不讓他們拿,他們擰我的胳膊,還要把我姐姐帶走,他們還往縣裏公安局打電話問怎麼辦?回答是把東西全部拿走。臨走還威脅我,你老老實實的別折騰,要不把你姐姐也帶走。

還有一次在8月27日上午10點10分,小城子派出所所長於連江帶領一幫人,突然闖入我家,於連江進到屋裏開口就罵,還問我煉不煉?我說煉。他就說把她抬走。隨後上來幾個人其中有齊文、齊彥、王偉等人強行把我抬進一輛麵包車裏,當時暴徒又一次把家裏的大法書等東西拿走,把我的胳膊拽得一塊塊青。他們強行把我送進洗腦班,走在路上邪惡之徒齊文說:「收拾完你再收拾別人。」

到了洗腦班我不進屋,他們幾個人就強行把我拽到屋裏,逼迫我寫所謂的「保證書」,不寫就別想回家。到了晚上吃飯時,他們讓我吃飯,我拒絕吃。我告訴他們:我沒有犯法,這裏的飯、水我是一點也不吃也不喝的,我家裏有飯吃。他們誣蔑說我太自私,不管丈夫和兒子。我說:「我們大法弟子為了向你們講真相,被你們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反過來還說我們不管家裏人。你們看到這些好人被迫害難道就一點不動心嗎?」他兩次要整理材料,我全都拒絕回答。從到洗腦班一口飯沒吃、一口水沒喝。第三天下午他們就強行給我灌食,他(她)們5、6個人按著我捏我的鼻子弄的我喘不過氣來,最後他們一點也沒灌進去。我發正念,不能讓他們說了算,他們怎麼把我抓來的,就怎麼送我回家,今天村上必須來人接我回去。當天下午他們就放我回家了。

放我回家的第二天上午,於連江、胡連玉、盧、張文舉等幾個人第三次非法抄了我家,把一個字沒寫的大日記本也抄走。

望康平縣大法弟子整點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讓一切不正的因素解體。

犯罪惡人:
於連江,男,40歲,康平縣小城子派出所所長
齊文,男,婁家村人保安隊長
王偉,男,保安人員
張文舉,男,44歲,三家村村長是伊家人
齊彥,男,婁家人
胡良玉,男,40多歲
盧XX,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