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查爾斯(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5日】Charles是美國大法弟子,營救他是我們每個美國同修的事。也許其他地區的同修不認得他與泳清。我想將自己與他們的接觸寫下來,可以對他們有個感性認識。

查爾斯﹒李查爾斯的未婚妻符泳青

我最早見到Charles是在2000年,那時他已經在舊金山灣區了。我知道他是學醫的。Charles是個忠厚誠懇的人。他付出了全部的時間精力與金錢講清真相,可是卻不愛表現自己。他也是個非常熱心的人,樂於助人,只要找他幫忙,他決不推脫。

Charles很和善,經常面帶微笑。給人很溫暖的感覺。 一次,我向他抱怨說自己最近能做的大法事情少。他非常耐心地聽我的訴苦,一點也不嫌煩,然後說正好有件事情適合我做。我有事情做了,心裏很高興,覺得踏實了。現在想想,其實他像許多其他弟子一樣都超額地承擔著大量的工作,我如果能更早地學會向內找,去執著,站在法上去認識法,不是等靠要事情做,那該多好啊,能減少很多損失。

Charles開了一家小公司以維持生計,因此上班時間靈活,他幾乎把所有的能支出的時間全都用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上了。一次,他聽說南美同修人少經濟困難,就默默地寄去大批錢物予以幫助,並且從來不說。他踏實穩重,不愛表現自己,灣區幾乎所有弟子都認得他,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好非常好的人。

Charles的未婚妻泳清是個高個苗條秀髮披肩的年輕姑娘,溫和文靜。我是個大大咧咧的「粗人」,因此剛見她時,用常人心想:像她這樣的人可能不愛答理我吧。一次也是請她幫忙,與她搭上話,才發現其實她是個隨和熱心的人。

當我在明慧網上看到Charles被捕的消息,我震驚難過不已,看到泳清奔走華府接受採訪時淚光閃閃的臉和憂鬱的面容,我心裏悲痛,喉嚨酸楚。灣區學員都難過得吃不下飯。

看到同修的文章「在另外空間看到營救Charles Li 的場面想到的」時,我震撼不已。我認得Charles,所以還算是積極地參與營救,可是我有沒有做到有「不把Charles營救出來誓不罷休」的氣如長虹的氣勢?另外,因為Charles是我認識的同修,又幫助過我,所以我很重視,那另一個很早被捕的美國學員滕春燕呢?還有那些其他美國同修在國內的親人呢?最近加拿大同修的母親被提前釋放,我們灣區其實就有參加「營救我們的親人」的活動的,他們的親人在國內受著迫害,我因為不認識,是不是也很冷漠地對待呢?

其實,從人這表面看我的力量很薄弱,我做的事情很少,可是作為修煉人,真正需要的是我的那顆心哪。

我悟到,我們美國學員那些不認識Charles的同修不見得一定要多做甚麼,把這事放在心上,多發正念,每次發正念時心裏想到Charles,想到「營救我們的親人」裏那些我們不認識的親人,自然就會令邪惡膽寒,令邪惡自滅。上次眾議院420:0全票通過「188決議案」譴責江XX迫害大法,我覺得就是因為我們全體美國學員都重視,都當做大事,都放在心上,才會有這樣好的結果。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指正。爭取早日把Charles救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