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清華人寫給校友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0日】記得我和我的先生在2000年回國探親時見到一對素昧平生的老夫婦,健談的老人突然問我們:「你們是清華大學畢業的吧?」我們愕然,問她怎麼知道的,她指著一直沒太說話的老伴說:「他也是清華的,我看你們兩個的氣質和他很像。就從這股勁兒裏我猜你們也是清華的。」我更愕然了,我先生是清華精密儀器系畢業的,的確帶著清華人特有的嚴謹、持重的氣質,而我畢業幾年來一直認為自己並沒有很多清華人的氣質,因為我上的系是被清華別的系的學生多多少少視為另類的建築系,而且我愛畫畫,喜歡玩兒,好像和那些學理工科的差距不小。

清華人的氣質到底是甚麼樣的?當我回到德國後又是一位素昧平生的中國人點醒了我。她說我沉穩,和我在一起覺得特踏實。我不得不承認,就連我這樣一個性格外向,活潑的女孩子也被清華五年的苦讀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踏實學習的風氣從骨子裏深深地重塑了。正如清華校訓中所說:「嚴謹、勤奮、求實、創新」 ,「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當我1998年9月回國探親時,我第一次在清華園見到了王為宇,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典型的清華人。他1991年以優異的成績保送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和我的先生是同班同學。大學五年,在人材薈萃的清華他曾獲優良畢業生獎章、優秀學生獎學金、中國儀器儀表特等獎學金(首次授予本科學生)和飛利浦獎學金等多項獎學金,曾擔任班長、團支書、科協副主席、精儀系學生團委副書記。由於品學兼優,1996年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精儀系博士研究生,博士導師是著名的光學信息處理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嚴謹求實的治學態度加上名師指點,王為宇在國內外學術雜誌上發表了數篇論文,並獲得一項研究專利(申請號:00103362.X專利名稱:獲得穩定被動調Q激光器的增益預泵浦方法)。

他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也正是他在1998年9月把《轉法輪》這本教人向善的寶書送給了我和我先生。在十食堂旁的小樹林裏,在他一直參加的法輪功煉功點上,從一個和善的女孩子那裏我學會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自此我和我先生開始了我們的修煉。

一別兩年,期間風雲突變,1999年7月江澤民一夥開始迫害法輪功,電視報紙中的造謠誣蔑鋪天蓋地而來,我們在互聯網上看到很多清華學子和教職工被停課,被抓,被打,被趕出校門送回老家。我們也看到王為宇被抓的消息。當我們再見面時,已是2000年夏天法輪功正被殘酷打壓的時候,大批法輪功弟子流離失所。我們回到北京探親,先生的昔日的同學們藉此聚會,誰都不知道王為宇是否會來,誰都不知道他在哪兒,只知道他有一段時間沒來系館做他的博士課題了。可當我和別人閒聊時,我突然看到他笑著向我們走來,他的變化非常大,如果說兩年前他還是一個做學問的單純的書生,那麼現在他的笑容裏又增添了成熟,堅韌和無畏,同時我覺得他變得更加純淨。在我們的聚會上,他第一次告訴我們,也是第一次告訴他的同學們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他和他的妻子(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碩士)曾幾次被清華派出所關押。在學校裏,學校和繫裏的領導們和黨委的領導們一起找他談話,面對著一群年齡是他兩倍的黨齡好幾十年的老黨員,他問了他們這樣一個問題:「我是黨員,在黨做錯的時候,我敢對黨說真話,告訴他們是他們做錯了,你們誰敢?」老黨員們一片沉默,沒有一個人敢回答。事後一位領導私下裏拍著他的肩頭對他說,他很欽佩他,他還告訴他等到法輪功平反了他可以回來把學位讀完。

那次見到王為宇時他已經流離失所了,為了不讓警察發現,有時他天天都得換住處。他已經讀了四年博士學位,只有一年就可以畢業了,卻因為煉法輪功修真善忍而被趕出校門,而且他不能在國營企業找工作。一次外資企業面試時,外國老闆奇怪地問他為甚麼不把學位讀完。他實話實說了,外國老闆很激動,說沒想到當今的中國還有如此堅守自己的信仰的人。當場就表示他被錄取了。

短暫一面之後我們就又各奔東西了。隨著迫害的升級,國內傳來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越來越多,他們的照片登了出來,從8個月的嬰兒到70幾歲的老人,甚麼年齡,甚麼職業的都有。兇手的姓名,電話和罪行也被陸續地在網上曝光。我們看到袁江,一名於1995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專業的學生在蘭州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www.rescuetsinghua.org 的網站上可以看到多位清華學子被判刑的消息。在這期間我和先生不時還能收到王為宇的電子郵件,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他還是個自由之身的信號,直到一次很久他都沒給我們寫EMAIL。不久以後在明慧網上我們看到了他被綁架的消息。至今我們不知他的下落。

我們無從知道王為宇和他的妻子的近況如何,然而另外一名清華人,我的好朋友趙明告訴了我他的經歷。趙明是清華大學計算機系88級的學生。畢業後曾任清華大學紫光集團計算機網絡中心項目經理。1999年3月進入愛爾蘭都柏林三聖學院電腦系攻讀碩士學位,同年聖誕節期間返回中國大陸,希望中國政府停止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但卻遭非法拘押。2000年5月被囚禁在北京大興縣團河勞教所,期滿後又被非法延期10個月。2002年3月12日,在愛爾蘭政府,歐盟,國際大赦組織,愛爾蘭三聖學院,愛爾蘭民眾和西方各國政府和媒體的強大的呼籲聲中他被釋放了。他在團河勞教所的22個月的日子裏,曾被五六個警察拿六七個三萬伏高壓的電棍電擊,十幾天不讓他睡覺,管教人員唆使犯人毒打他,然後又把他手腳併在一處地塞到床底下,還被逼從事強體力勞動。他還在逼迫下一天24小時地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勞教所就是用這種方式強迫他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

當我第一次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呼籲釋放趙明的遊行的隊伍中看到他的大幅照片時,他給我的印象是理性,沉靜,還有點兒文弱。在清華園的三教前,每天早上上課前的快速向前滾動的自行車大洪流中,這將是一張極普通的臉。然而真善忍賦予了他強大的精神力量,使他在經歷了22個月的魔難出獄以後仍然努力地向各國人民呼籲幫助停止發生在中國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我不知道那個教我煉功的和善的女孩子叫甚麼,是哪個系的,現在身在何處。我聽說清華園中有300多名學生及教職員工被開除,關押,軟禁,送勞教,甚至被判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其中。1998年,鎮壓以前我在清華小樹林的煉功點上見到的那一張張容光煥發,善良的面孔呢?他們今天在哪裏?為了他們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們是不是也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他們的家人是不是因為獨裁者對他們的迫害而同時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這一切我都無從知道,然而我知道發生在我身邊的王為宇的故事。在我的母校,這個水清木華的靈秀之地,是不應該有這樣的悲劇發生的,在「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清華人身上,是不該打下這種傷痛的烙印的!

清華人的自豪與驕傲在哪裏?如果清華人的驕傲僅僅在於嚴謹治學,廣出科技人才的話,那麼我覺得這還不夠,清華人的驕傲還應該在於他們的正氣與赤子之心!朱自清,聞一多……清華的歷史是這樣一些人寫下的,他們不止治學嚴謹求實,更有做人的高風亮節,不為外在的威逼利誘所動。而有著如此的尊嚴,堅韌與崇高的道德修養的人材才真正是神州大地的棟樑。

我為那些用他們所擁有的一切堅守真善忍信仰的清華人自豪!他們是清華人的脊梁!我將和全世界的清華人一起為他們呼籲,直至他們能夠重新在自由的天地之間行使他們的信仰真善忍的權利。

請你,與王為宇同享清華人的稱號的校友,加入我們的行列,以你的正義的呼聲給予這些可敬的清華人一份道義上的支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