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自焚」,怎麼不一樣?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9日】一提到天安門自焚,許多朋友會很自然地想到2001年發生的所謂「法輪功癡迷者」自焚事件。當時,這件事被媒體強力炒作,特別是現場錄像在電視中反覆播放,留給人們很深的印象。當然,隨著對這件事的深入分析,人們發現這一事件實質上是江澤民為嫁禍法輪功而上演的一個醜劇。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人對於這一栽贓事件的諸多細節已經淡忘了。在前一段時間瀏覽國內新聞網站時,筆者注意到在最近的幾個月內,在天安門廣場上接連發生了幾起自焚事件,但從媒體及相關部門對這幾起事件的處理來看,同對2001年的自焚事件的處理方式卻迥然不同。筆者選了幾個角度對這兩類自焚事件進行了對比,通過對比,我們想再來看一看江澤民在用自焚案栽贓法輪功的過程中造假的證據。

近來發生的自焚事件有:2003年9月15日,在天安門金水橋前,安徽青陽縣農民朱正亮往身上潑汽油後自焚。原因是被強行拆遷後遲遲未得到公正處理。2003年10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東南角,湖北荊州市公安縣的上訪人員楊培權用汽油點燃了自己。楊是一位下崗職工,49歲。當然,還有幾起自焚事件國內的相關部門未予以證實,我們在這裏不再列舉,

也許,上面所提到的自焚事件國內的許多朋友了解得不多,這是媒體低調處理的結果。媒體的這種反差也讓人想起了它在所謂「法輪功癡迷者」自焚事件中的極度造勢。我們姑且稱近期發生的幾起事件為「真實的自焚事件」,那麼我們比較一下這幾例真實的自焚事件與央視2001年宣稱的「法輪功癡迷者」的自焚有甚麼迥然不同的地方。

(一)「這次有沒有錄像啊?!」

在今年國慶日發生的楊培權自焚事件後,電視不予報導,其它媒體也大都低調處理,但有的新聞網站做了轉載,而且在某些網站的論壇上還可針對此事發表評論。在網友們的評論中,我看到這樣一句話:「這次有沒有錄像啊?!」

楊培權自焚有沒有錄像呢?沒有。朱正亮自焚有沒有錄像呢?沒有。為強行拆遷而自焚致死的南京市民翁彪自焚時有沒有錄像呢?沒有。而且所有關於自焚的報導中,除了那幾個自稱去天安門廣場「自焚升天」的人有這樣的幸遇之外,其他的人統統沒有。

大家可能還記得,在電視對所謂的「法輪功自焚事件」進行報導時,有遠景俯視整個自焚現場的鏡頭,有近景的大特寫的鏡頭;有警察手持滅火器撲滅火燄的鏡頭,有劉春玲在火燄中掙扎倒地的鏡頭,有王進東喊口號後滅火毯蓋在身上的鏡頭……,可以說,所有的關鍵環節都有錄像。直到今天,許多人都對那次「法輪功」自焚事件印象深刻,甚至仍然心有餘悸,「現場」的錄像所起到的作用「功不可沒」。然而正是這幾乎接近完美的錄像讓人產生了疑問:如果說這幾人自焚是不可預知的突發事件的話,那麼能夠拍攝到自焚場面的可能性就太小了,而從不同角度、不同地點,對整個自焚過程的關鍵環節都能進行記錄,實在是不可能的,然而這實在不可能的事情卻活生生展現在觀眾的面前。而今天,在接二連三發生自焚事件的時候,在公安部門加強了這方面防範的時候,卻再也沒有類似精彩的錄像展現給觀眾了,不但沒有錄像了,連一個鏡頭、一張照片都沒有了,所以這讓江澤民回答起來實在尷尬。當公安部門聲稱「法輪功」自焚的錄像來自CNN記者之手,被CNN馬上澄清事實,予以否認之後,公安部門便不再打其它新聞媒體的主意了,索性對類似的質問裝聾作啞,充耳不聞。至於說在光禿禿的天安門廣場上那麼多的滅火器材來自何處,公安部門從未做出正面的回答。

(二)自焚幹甚麼?!

近期發生的幾起真實的自焚事件,動機都非常簡單明確:即用生命來請願、抗爭。當然我決不贊同這種抗爭方式,但從常理來推斷,人到了這個份兒上了,命都可以不要了,這後面一定有重大的冤情在,否則經過了這麼多次運動的人們早就明白了:哪有地方說理去?!好死還不如賴活著呢。可這幾位卻把命豁出來了,這說明可能連賴活著都活不下去了。出於這種抗爭的動機去天安門自焚,倒也不奇怪,可反觀一下那幾位電視上的「癡迷者」的自焚動機,倒讓人實在理解不了了──央視說那是為了「升天」。

我也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李洪志老師出版的所有著作我都讀過,關於不准殺生和自殺的問題,在法輪功的一系列著作中強調得非常重,關於殺生,在《轉法輪》的第七講專門列出了「殺生問題」進行闡述,書中說到「……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轉法輪》,229頁);關於自殺的問題,在《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第86頁明確說到:「……自殺是有罪的」 。

可這幾位卻在春節的前一天,在央視的鏡頭前去天安門自焚「升天」,這實在讓人不解。因為:第一,這違反了法輪功的基本要求(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第二,這嚴重敗壞了法輪功的形像,因為這天是中國人最為喜慶的日子,在這一天自殺,會引發不了解真相的人對法輪功的仇恨;第三,去天安門廣場自焚,成功率實在太小,如果他們真的相信自焚能升天的話,那麼他們也一定不會去天安門。為甚麼偏偏要去天安門呢?!找個僻靜的地方或在自己家裏自焚,成功率一定會大得多。看來這幾位一是不按法輪功的要求做,二是不想維護法輪功的形像,三是更不想自焚成功。那麼這樣的自焚事件發生後,媒體來大肆報導,則其中的險惡用心不言而喻了。當對法輪功的迫害越來越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時,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還是江澤民更想出現這類破壞法輪功聲譽的事件呢?

法輪功從92年傳出到99年,沒有過一例因為煉功而自殺或殺人的事情,但從99年7月20日以後,在電視編排的角色中,從自殺,到殺人;從殺一個,到殺一批,由無到有,再到比比皆是。這又讓我想起了在六、七十年代那些「樣板戲」中扮演「反面人物」的演員,怎樣才算這個演員演得好呢?既讓人感到真實,又讓人感到這個角色可惡,最好是能引發人們對這個人物原型的仇恨才算演得好。至於說這個角色的原型真正是甚麼樣的,那不必管。看來在我們大陸演練了幾十年的樣板戲今天用到「法輪功」身上,輕車熟路了。

這種一脈相承下來的法寶在「癡迷者」自焚事件中可謂發揮的淋漓盡致,我們不妨接著看:自焚事件發生兩小時以後,中央電視台國際頻道就對外發布了這一消息。通常,像這等大事要經過層層審批,特別是涉及到像「法輪功」這樣在國際上影響很大的事情,向外報導時是非常謹慎的,但這次卻出奇地快。

而王進東在滿身冒煙時,仍能穩穩地坐在那裏,底氣十足地喊道:「法輪大法是人人必經之法」。作為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覺得這句口號太奇怪了,從99年7月20日到現在,數以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走上了天安門廣場進行和平抗議,比如在2000年10月1日的一天時間,在天安門廣場上就至少有1千名法輪功的修煉者被逮捕。「停止迫害法輪功!」或「還法輪功的清白!」成了走上天安門廣場的抗議者最通常的聲音。如果王進東是一個修煉者,對「法輪功」如此「癡迷」,一定不會對這場無理的迫害無動於衷。然而王進東的口號只會引來人們對「法輪功」的反感,卻絲毫沒有呼籲停止迫害的意思,為甚麼喊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口號呢?通過仔細分析後,我明白了,因為媒體把自焚的主題定為「自焚升天」,所以所喊的口號就得與這個主題配合。而「自焚升天」這個主題也確實具有極大的煽動性,如果把自焚的主題定為簡單的抗爭,這就不足以反映「法輪功」的荒唐,同時電視觀眾也會進一步探究對「法輪功」鎮壓的合理性。這也是江澤民最為恐懼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自焚者每一個舉動都不是隨意的。於是,自焚結束後,一部份自焚者「幡然醒悟」,馬上加入到對「法輪功」的深揭猛批之中,但仍然有不醒悟的「癡迷者」,但不論是「醒悟者」還是「繼續癡迷者」,當面對電視觀眾談話時,自焚的動機總是圍繞著「自焚升天」的主題進行展開。

(三)媒體的反應

下面我們再來比較一下媒體對這兩類自焚事件的反應:與對「法輪功癡迷者」自焚事件進行轟轟烈烈地報導相比,媒體在近來的幾起自焚事件之後卻表現的非常平靜,平靜的讓人根本想不到在天安門廣場還曾經發生過甚麼不平靜的事情。在各種媒體中,電視是對人們影響最大的,但在電視新聞中,對近期的幾起天安門自焚事件根本不提。雖然幾家新聞網站給予了報導,並且有的網站還辟了塊地方讓大家來評論,但是網管們卻「兢兢業業」地工作,對「不合格」的言論予以刪除,從網友們的抱怨來看,我們不知道那些帖子被發表的多一些還是刪除的多一些,所以大家對這種行為由憤怒到沒了脾氣。在某新聞網站針對楊培權自焚開闢的論壇留言中,我見過很多這樣的帖子,比如:「為甚麼不發表我的帖子?五六個了,都給我刪了嗎?白忙活了!!!」,或「反正說了也會被刪,我宣布:今日無話可說」。我不相信說過這樣的話的朋友以後還有興趣參加類似的討論。

而在所謂的「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後,媒體極盡其能,高深度,高強度,大範圍地進行了報導,所以一時間全國上下無人不知,而且中央電視台專為此事件製作的「焦點訪談」節目被強行要求在各地方電視台上轉播,各地方報紙也紛紛轉載有關此事的報導,所以這一「新聞」轟轟烈烈地鬧了好長時間。反觀對近來的幾起自焚事件的報導,反差實在太大,這中間的緣由相信讀者能略知一二了。從迫害「法輪功」以來,所有批判「法輪功」的聲音都可以通過媒體的擴音器來放大,而真正的修煉者的聲音卻一概槍斃,我們真的不知道,在江澤民盡一切努力來營造的反對「法輪功」的聲勢中,究竟是有幾個人的聲音。

(四)兩類自焚事件發生的背景對比

讀到此處的朋友可能又要問了,中央電視台為甚麼要製造這種欺世謊言呢,而既然要作假,為甚麼手段又如此低劣呢?談到這個問題,我們就得看一下這謊言產生的深刻背景。

法輪功自從92年公開傳出後,就以其顯著改善人們身、心健康的特點吸引了大批的人群,因而在傳出的開始得到了國家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隨著法輪功的傳播,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迅速增加。儘管法輪功從來不用媒介宣傳自己,表面上在社會上的影響不大,但是這個人數上仍然不斷增長的群體已經使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感到不舒服了。另外,法輪功所闡述的確實要超出江所認定理解的理論體系範疇,因而在習慣於獨裁統治的政治氛圍中,這可能已經孕育了法輪功的深刻危機。當時羅幹所主管的公安系統想盡辦法對法輪功來進行挑剔,終於在99年4月下旬在天津野蠻地抓了45名法輪功修煉者後,引發了萬名法輪功群眾4月25日的大上訪。當時,總理朱鎔基很快釋放了那些無辜被抓的修煉者。儘管這一事件引發的問題圓滿地解決了,但這卻深深地觸動了江澤民的獨裁神經。4.25之後,江澤民一方面著手安排公安系統對法輪功進行詳細、秘密地調查,一方面在表面上通過媒體來製造一個寬鬆的環境來麻痺法輪功的修煉者。有關部門的統計估算顯示,此時,法輪功的煉功人數已經達到八千七百萬人,但對江澤民來說,也許法輪功煉功者的人數越多,越會觸動它那強烈的嫉妒心。1999年6月10日,中央成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辦公室,即後來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的由來。現在,每一級的鄉、鎮、街道都設立了這一機構,今天,這個類似於「蓋世太保」的組織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肆意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7月20日,當江澤民認為準備得很充份的時候,便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也許,當時在江澤民看來,集「黨、政、軍」權力於一身的他鎮壓法輪功,總比文革時打倒國家主席要容易得多,所以聲稱三個月之內要解決法輪功問題。於是,所有的國家機器都為這場鎮壓而運轉了起來,此時,媒體又一次扮演了其卑劣的角色。然而,當5倍於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之後,天安門廣場上仍然幾乎每天都有上訪群眾為這場迫害鳴不平時,江澤民的恐懼感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加大了,因為在當時的七個常委中,是它最初把這場荒唐的鎮壓強行推銷給別人。在中國的權力結構下,江澤民把狹隘的獨裁者的需要,偷換為「政治」的需要, 「黨」的需要, 「國家」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因此他知道,當它把權力交給人民時,沒有人會繼續這場迫害,也沒有人願意扮演類似的角色,而要想在它的任期內解決這一問題,就需要採取更大的力度,就需要有更大的理由。於是,在這種畸形的政治形勢下,荒唐的謊言出現了。而在「法輪功」自焚事件「發生」之後,也確實掀起了對法輪功的新的一輪迫害,而且把這種殘酷的迫害又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

反過來再看一下近來的幾起真實的自焚,應該說,媒體在報導之後在儘量縮小這幾起自焚所帶來的社會影響(當然,不能完全不報導)。而這些事情的發生,也同其後面所聯帶的背景,乃至和更深的社會原因有關。近十幾年來,雖然中國的經濟在表面上發展得很快,但實際上畸形的發展及膨脹的腐敗,把全中國特別是社會的最下層推到了水深火熱之中,因而對江澤民而言,它絕不希望人們對這幾起自焚事件後面實質的原因進行思考。

(五)以史為鑑,明辨是非

在央視2001年報導的「法輪功」自焚案中,破綻遠不只是以上所提到的這幾點。另外的疑點比如:在整個自焚陣容的組成上導演們也努力編排了,有成年男子、有婦女、有老人、有兒童;而年齡最小的受害者小思影,在抬上救護車的緊急關頭,擔架還被停下來,錄下她喊媽媽那令人心碎的聲音。報導中稱小思影受傷後作了氣管切開手術,可被記者採訪時居然還能唱歌。另外大面積燒傷的病人,創面要儘量地暴露,防止化膿感染,同時也為了上藥方便,在整個電視報導中,劉思影的鏡頭很多,但從頭到尾都是包裹的非常嚴,而且非常恐怖的樣子,沒有露出可辨認的面孔。不到兩個月,醫院就宣布劉思影猝死。而作為自焚事件中的另一個重要人物王進東,打坐的姿勢居然不對;而且被嚴重燒傷的他放在兩腿中間的塑料雪碧瓶竟沒有變形。而另一個老大媽劉葆榮喝了半瓶汽油後好像沒有甚麼事兒,在不長時間後接受採訪時能底氣十足的進行揭批。在自焚中被警察擊倒、即被電視聲稱因自焚而亡的劉春玲,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曾到她的家鄉──河南開封實地調查,結果發現她根本沒煉過法輪功,當劉春玲被擊倒的這段錄像被曝光(通過慢放才能發現)後,在海外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於是中央電視台在隨後的節目中把這段刪掉了,幸好國際教育發展組織保存了原來錄像的拷貝,並針對此事在聯合國會議上發表了正式聲明,可見,中央電視台有時手法卑劣到了無恥的地步。前幾天看到一個網友說過這樣一句話:「家醜不可外揚,千萬不要說『央視』是『央視』啊」。是啊,堂堂的國家中央電視台如此造假,確實讓每個中國人蒙羞。(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正式聲明原文見: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9/9/13711.html)
新唐人電視台製作人曾經系統地分析了「法輪功」自焚偽案的疑點,並出品了電視節目《偽火》(False Fire)。最近,《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可以看出,謊言漸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實際上,在這場「自焚案」中,江澤民是在拿全國人民對政府、對媒體僅存的信任在進行一場豪賭,而這種荒唐的謊言引來的惡果它卻不想自己來品嘗。然而,以史為鑑,可以知古今,歷史上欺騙、殘害人民的獨裁者,哪個能有善終呢?

作為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我知道法輪功的力量來自於法理的本身,因而堅信這場迫害也決不是江澤民所能最終左右得了的。然而,在這一歷史關頭,是在謊言的帶動下與邪惡為伍,還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擺正自己,這無論對於一個局內人還是一個局外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今天,當我們回首歷史時,我們會為那些在歷史的迷霧中,因為一念之差而沒有擺好自己位置的人嘆息;那麼,在未來,是否後人又要為今天我們中的一些人嘆息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