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時時處處都在呵護著我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5日】

一 走出公安局

2003年元月猶大帶領幾個警察到農村大姐家,把她抓到公安局。大姐被鎖在一間黑屋裏,她看到金光一閃屋內的桌椅、手銬全動起來了,心想它們都是靈體,也有靈性啊,不願被邪惡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警察開始審問大姐,她在心裏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惡人的邪惡因素,並慈悲的向他們講真象,警察一邊喊,一邊把手舉起來:「叫你癡迷」,半天也沒打下來,最後這個警察說:「我看你太善良了下不去手。」另一個警察說:「乾脆給她吃餃子。」(腳鐐子)大姐並不知道是甚麼意思,就說:「謝謝,我是修煉人,不能隨便吃別人的東西」。這個警察哭笑不得來了一句:「把她送精神病院去」,轉身就走了。惡警威脅大姐:「你早就在名單裏了,這麼多年沒抓著,這回就判你。」不管警察說甚麼,大姐都是坦然面對,心裏發正念,不停的清除邪惡,審問的警察開始迷糊,自己問些甚麼都不知道了,最後把她鎖在屋裏就走了。大姐堅持發正念,這時她看到師父來了,眾生都在給師父磕頭,她流淚了,是師父來救弟子來了。第二天早上一個警察拿來麵包,「你吃吧,這是我自己的錢給你買的。」之後,大姐在師尊的呵護下被釋放了。臨走時一個自稱是姓馬的(後來知道是局長)握著她的手說:「以後我一定要到你家串門,吃農家飯。」背後的邪惡滅盡,表面空間的人也清醒了,知道大法弟子是救度他們的唯一希望。

二 擺脫惡人騷擾

2002年我們在北京做證實大法的工作,有一次我和大姐出去做真象,由於資料太多,背包沒裝下(當時我有些貪心),餘下的就放在透明塑料袋裏,順道又給同修帶一個泡沫褥墊,沒多想交給大姐拿著。為了節省車費我們經常往返步行,沒想到被那裏過路設的聯防隊注意了。快走到聯防隊設的卡子時,大姐就感到腳底下好像有個螞蟻在腳心串動,癢得很,於是停下腳步,把鞋脫掉查看,奇怪那裏有甚麼螞蟻,就穿上鞋,也不知為甚麼順手把拎的塑料袋捲到泡沫褥墊裏放在腋下夾著,繼續往前走。當走到聯防隊時,衝出幾個人來,其中一個胖子拽著大姐的胳膊:「你給我站住,說清楚,老在這裏走怎麼回事,」大姐心裏發著正念掙脫惡人的手繼續走,後面緊追不放:「你還走,」伸手就拽泡沫褥墊,大姐用力一晃甩開那人的手大喊:「大白天搶東西呀,你們幹甚麼,不讓走路啊」。嚇得他們不敢再造次,大姐順利的脫險,明白了是師父在保護自己。

正像師尊講的:「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真修弟子走的正,誰也動不了,師尊時時處處都在呵護著我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